11/8,蔡依林在台北舉行「PLAY」加場演唱會台北最終場,每每演唱《不一樣又怎樣》前,螢幕上就會播放不同的故事。寫在曾愷芯葉永鋕的故事後,這次,蔡依林在最終場與我們分享曾英齊的故事:不完美,使我們成為不平凡的人。(推薦閱讀:

 

曾英齊,國小就被確診罹患「裘馨型肌肉萎縮症」,醫生說他 10 歲就無法行走,20 歲前就會離開人世。曾英齊從蔡依林 2000 年的《SHOW YOUR LOVE》就收藏了她每張專輯。曾爸爸透過朋友牽線聯絡蔡依林,她南下拜訪。2011年,曾英齊離開世界,當年他 28 歲,意志力使他活過了醫學預言死亡的年紀。

曾英齊一生最重就是二十公斤了,他生命的重量卻無可比擬。當我們害怕打擾曾英齊僅剩生命裡的平靜,曾英齊卻在有生之年盡自己最大的影響力,樂觀地參加演講分享生命。甚至在僅剩日子裡以纖弱雙手在鍵盤上逐字敲打;完成了五萬字的自傳《我的肌萎酒》詼諧談生命;死亡臨行前,他在醫學院舉辦一場生前告別式,宣示大體將回歸社會,愛將留在每個人心裡。

每個不一樣的人,背後都有一個愛他的人

撐著英齊脆弱骨架的背後,是無私的愛。當曾英齊的父母找不到照顧這樣罕見孩子的前例,他們心想與其單打獨鬥,不如結合眾人力量,父親曾金世在1996年成立「中華民國肌肉萎縮症病友協會」,夫婦倆不辭辛勞,他們揹著英齊挨家挨戶拜訪,鼓勵有特殊困難的家庭。

英齊爸爸說:「我兒子一生的表現讓我覺得很欽佩。他離開我們四年,心中好像少了什麼,都在思念他。這頂帽子帶在身上,就想是他陪伴我們。去爬山時,他就化作一陣清涼的風,拂面。」英齊的爸爸為他學一手按摩好手藝,只為了替兒子減輕負擔疼痛,這樣一掌呵護就是二十年,未曾停歇。

曾英齊在世時曾說:「我從輪椅上看到的視野比別人低,我的父母仍把我帶到俯瞰人生的高度。」他沒有因為行動不便失去閱歷人生的機會。日本、韓國、新加坡、泰國、美西、澳洲,曾英齊父母帶著他蹣跚走過,如二十八年來的亦步亦趨。(推薦閱讀:

英齊媽媽:「如果英齊是一個平凡的小孩子,可能我們就過著平凡的日子。可是英齊豐富了我們這二十八年來,我覺得我值得。」

不完美,使我們的人生更值得

因為英齊的不平凡,所以他們一生值得了。影片當中英齊看見蔡依林出現,靦腆羞澀笑著,兩人坐著,一起聽英齊爸爸唱歌,那個明亮的午後就像人生不曾無常。

蔡依林在演唱會最終場說:「影片當中,我看到是真正的愛,那種愛是出自於全心的給予,我相信今天英齊也是陪著爸媽一起來的。他們教會我們一件事情,愛就是用完美的眼光,去看待不完美的人,我們每個人都有小缺點,但不會因為你跟他分手,忘記他,而失去,就像影片中的曾爸爸、曾媽媽一樣,都覺得英齊在他們身邊!對我來說,我看到的愛是接納、是包容,再一次非常謝謝曾英齊。」(推薦你看:

每個人都有小缺點,曾英齊用他的故事告訴我們:不完美,人生不會因此不快樂。他的父母更用行動說:接受不完美,人生會有不一樣的高度。不完美是份禮物,讓人放下應該成為的模樣;讓人知道世上有深深愛著你缺陷的人;讓人走更多巔坡,使我們成為更堅強、不平凡的人。

一個我們以為被上帝遺忘的孩子,或許比誰都深深地愛過人間,他的靈魂我們甚至不忍觸摸,讓人擔心髒了那樣的純粹質地。托爾斯泰在《戰爭與和平》寫下:「每個人都會有缺陷,就像被上帝咬過的蘋果,有的人缺陷比較大,正是因為上帝特別喜歡他的芬芳。」

真正的愛是接受,像曾英齊擁抱世界的不完整;真正的愛是無條件,像英齊父母超越時空地愛著這個孩子;真正的愛是擁有一顆自由的心,是超越醫學判定死期的意志力。

不一樣讓我們愛上彼此的芬芳,愛讓我們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