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在 11/6 演唱會上播映玫瑰少年的紀錄片,世界停下腳步重讀葉永鋕,那個曾被遺忘多年的故事,那個因為不一樣而被推往邊緣倒在血泊的人生。分享這則紀錄片給你,我們要留下片刻時光懷念葉永鋕,想像性別更自由的世界。(推薦思考:「你這娘娘腔」!同志世界裡的厭女情結

那是玫瑰少年的故事,他叫做葉永鋕。他來自屏東,他死在 2000 年的四月。

葉永鋕每天下課都不敢去上廁所,因為擔心同學會笑他娘娘腔,脫下他的褲子強行檢查。2000 年 4 月 20 日,他提前在音樂課下課前五分鐘一個人離開去廁所,下課後卻被發現倒臥在血泊中,送醫不治。這在之前,葉詠鋕曾對葉媽媽說:「媽媽你要救我,有人要打我,為什麼他們要欺負我?」

這是蔡依林在 11 月 6 日演唱會現場播映的紀錄片,侯季然執導,世界停下腳步重讀葉永鋕的人生。葉媽媽看著鏡頭說起死去的孩子,她說孩子好細心,總比任何人都擔心她,總不解為什麼世界要如此殘酷對待他。(同場加映:寫在蔡依林演唱會後:每個人都需要「坦然面對自己」的勇氣

他死的那時候,診斷書說是心臟病發作,葉媽媽顫抖不服,她說「你看看他的健保卡,從小到大有沒有看過這一科?」孩子的解剖,她不忍看,覺得這個孩子,被世界遺棄了。

蔡依林在演唱會說:「非常謝謝葉媽媽,因為這位玫瑰少年 - 永鋕的人生非常短暫,但卻給我們很大的教育意義。其實,包括我自己在內,從小到大,我們都在尋找大家的認同;這社會認同我嗎、老師認同­我嗎、我的朋友認同我嗎、我的家人認同我嗎?然後,我們被教育著什麼叫正常,什麼是對的。但是,很少被教育我們要有一顆包容心,學­會接納。先從接納自己開始,然後,接納所有的可能性,也許,發生在你身邊很特別的事情­,不代表你是很奇怪的,當你有對象可以傾訴的時候,那是你開始接納你自己的那一刻。」

我相信永鋕在跟媽媽說他在學校發生的事的時候,他其實也在懷疑自己。所以他的故事也希­望鼓勵大家,多一份包容心,先認同你自己,也許你真的不一樣,但是,那又怎樣。

我真的非常感謝每一個故事裡面的主角,給大家、包括我自己,非常多的提醒,尤其身為演­藝人員,更需要大家的認同,但是,當我自己不認同我自己的時候,我自己也會迷失方向,­我希望,如果你周遭也有這些朋友需要幫助,請你打開你的心,伸出你的雙手。」(推薦閱讀:「身為出櫃同志,我從小最不缺的就是罷凌」

葉媽媽失去了葉永鋕,也開始聽見其他孩子的故事。葉媽媽在影片裡說:「我會問,他們有罪嗎?我的小孩子沒有了,但我要救像他們一樣的小孩子。」總覺得是相似的,他們被其他同學冷眼排擠,他們的爸媽被老師約談,老師說「快帶你的小孩去看醫生,他們不正常」,然後轉身對罷凌狀況視若無睹。葉永鋕的生命是一個遠去的坐標,那些孩子是後世的經緯,葉媽媽想看到那些孩子替葉永鋕活下來。

2010 年,葉媽媽參加了高雄同志大遊行,她站上舞台,她說「孩子們,你們要勇敢,天地創造你們這樣的人,一定有一道曙光,讓你們去爭取人權。要做自己,不要怕。」她繼續說:「你們不要哭,我們沒有錯。我們要向著陽光,去爭取我們的權利。」(推薦給你:2015 臺北同志大遊行現場筆記

世界失去了葉永鋕。而我們還有好多葉永鋕。

世界,是該鬆綁正常與不正常的枷鎖了,我們看葉永鋕的故事默默流淚,因為想起了自己身上曾被貼上「不正常」標籤的那一塊,我們想起了多少人正走在葉永鋕的舊路上,差一步就要被社會的「正常」機制推擠墜落,就要被黑暗吞噬。但他們的「不一樣」沒有罪,沒有人需要跟其他人一樣。(同場加映:同志大遊行奇裝異服?讓世界生病的「正常」框架

因為人是這樣的啊,每個人身上都有特別的那一塊,陽剛或陰柔氣質不專屬於任何性別,我們有自己生活與愛的形狀,我們可以和別人都不一樣,我們不過都想為自己活得更自由。

給被世界貼上不正常戳印的人們,我們要向著陽光,任由光亮揭示我們多麼不同,因為,我們的不一樣,太美太美了。

我想為我們的不一樣發聲、我想為所有人的不一樣發聲;從解開性別暴力的傷痛開始,你呢?我們一起,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