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月我們與作者海苔熊KangHao,以及女人迷主編 Audrey 一起談了電影裡的女巫形象。最後要與大家分享的一部電影是極具女體革命意義的《Lady's 尖頭們》,太安穩的歷史與動盪的心就是溫床,看看是誰推動了這場女人的上空秀。

「他們先是忽略你,然後嘲笑你,接下來攻擊你,最後你就贏了。」

女性影展影片《Lady's 尖頭們Free the Nipple》改編真實社運故事,把鏡頭帶到街頭背後抗爭的生存現場。說出這句話的是一位按圖索驥著社會體制的紐約記者維斯,維斯在追著社運分子莉芙「解放運動」報導後丟了工作,報社老闆認為這是「無價值的新聞」,也促成她成為解放乳頭運動一員的契機。

解放乳頭?為什麼是我們

我們依稀記得前一陣子冰島少女 Adda Smaradottir 因不滿臉書審議機制上傳上空照,網路上延燒「#FreeTheNipple」活動,許多女星都出面表達支持性別平等。為什麼如今我們要用裸露的方式追求平等?這個世界體制的社會與宗教已經壓迫了女性上千年之久,不是一夕之間就能改變,在歷史上從來改變不了的事情?為什麼是此刻?為什麼是我們?你不禁這麼想。

影片中維斯做了很好的回答:「你別忘了人與動物,就算是昆蟲都在 DNA 的深層裡深深渴望著自由。我們活在一個社群媒體時代,我們的訊息一週內能觸及的範圍,遠比耶穌、佛陀與摩西他們那一代花上數千年可以達到的更多!」

正是這個說來氾濫的資訊網路、言論蓬勃的社群世代,這個變動的時代,使我們成為這樣特別的存在。當時代允我們更多的表述空間,也應該擁有相對的表述權利。文化這個載體必須包容更多形色的模樣,否則我們的自由只是一副虛有的空殼。(延伸閱讀:

每每想起艾瑪華森在聯合國發表演說:「如果不是我,那會是誰?如果不是現在,那會是什麼時候?」心裡都湧起一陣顫動,這不是將天下事視為己任,而是打破與性別的距離,看見當代社會發生的諸多議題,不是別人的事,而是我們自己的事,那麼多的反動只為了一個最單純的理由——不論性別,願誰都有自有表達脆弱、彰顯堅強的理由與途徑。

走出歷史包裝的女體糖衣

1907年,法國設計師保羅・波烈設計出了胸罩,取而代之當時歐洲盛行的束腰,女人的肉體開始有了更自由的彈性。至今將近一百年,我們卻開始想要掙脫這層裹住女人表述權的衣物。不是反抗,不是作對,而是我們的身體必須擁有除了性感以外的意識形態與話語權。

女人時常只是歷史的衣架子,我們各個要成為標準、一套被允許審議通過的時裝。拿中華體系來說,古時一向不喜歡太觸目的女人,女人要得體,就得通過一套考驗。裙子上的摺痕用來成就「小家碧玉」,走路要輕輕巧巧,不讓一陣風顫起裙上的摺;三寸金蓮要妳搖搖欲墜、以興起男人雄風與保護慾,堆砌起層層的美麗規範,讓女人看來公式化了。(推薦閱讀:

如今我們不再做一個脫下衣服才知道你是誰的人,不再甘願被動地被社會裹上層層糖衣。當我們爭辯女星裸照外傳、波卡與王大陸,我們更想進一步思考的是在當代社會裡作為一個女人代表的涵義是什麼。

「作為」一個女人的禁忌

「我們並非生而為女人,我們是成為了女人。」——西蒙波娃

「你穿著這麼短的裙子、活該被強暴」、「Facebook 對於色情內容的分享採取嚴厲的規定。我們同時也對裸露的尺寸有所限制。」、「你行為不檢點所以被撿屍」、「你在公共場合裸上空,這是犯罪行為」。是誰要我們成為女人,又讓女人的本質充滿荒謬。

女人的乳頭被簡化成一個色情的、羞赧的象徵,比起暴力、殺戮、傷害內容,它更不宜坦白在光天化日、媒體報導中。是什麼讓我們盯著乳頭卻又同時感到難堪?誰讓乳頭成了社會禁忌。電影導演琳娜.埃斯科說起拍這部電影的初衷,在於反抗紐約政府對身體的多重標準。研究指出一個孩子在未成年之前,至少可以從美國電視看到超過16,000件以上的謀殺報導、故事。而女星珍娜傑遜(Janet Jackson)卻只因為在足球賽直播中公然露奶被罰了550,000美元。(同場加映:

身體是個人的故事,不是通篇一律的傳說

「當我的電影角色裸胸奔馳穿越過紐約時代廣場,其實他們穿越的是這個世界的十字路口,這是社會宏觀的故事,也是個人的勝利。一個人為了自由,它可以戰勝自己多少的恐懼?」——琳娜.埃斯科

與其說這是一部向體制宣戰的電影,我覺得更像女體的自我革命。我們試圖洗清潛意識內身體的的不潔感,被厭女歷史弄髒的經血、被文化宗教裹上衣物的乳房、又在夜深人靜被爆裂撕開的胸罩。

這個時代,需要有新的故事,新的英雄版本。電影裡,女人們振臂高呼,彷彿說著,不要把我的身體制約在你的恥辱裡,這是我的身體。

「一個人做夢,夢想只是空想」
「一群人做夢,夢想就會成真」

維斯引著約翰藍儂的預言。一個故事,總是發生在一個最不起眼的角落,在紐約公寓的天臺上,兩個女人裸身守著渺小的自由,風刮著他們的的汗毛,在陽光下肌膚顯得透徹、連同那些斑點,細紋。


這個月我們與女性影展合唱時代妖嬈的【女巫】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