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厭女情結嗎?你想過厭女情結存在嗎?七月另一個專題「惡名昭彰的傷口:時代厭女症?」,我們與聯合文學攜手討論亞洲的厭女傾向藉由書籍的討論,帶出厭女最初源於生理上的無知,接著則是體現在日常生活中的大小情境,最後提到厭女情結背後更嚴重的自厭時代。

上野千鶴子女士的《厭女》是一本誠實的書。

還帶著點典型的日本壓抑感,這十年左右,日本文學小說開始翻拍成電影,湊佳苗的《告白》、《贖罪》在台灣上映時也算賣座。這類型電影與小說中總不脫死與罪,復仇與厭惡的不斷循環,許多的日本電影無論悲喜劇,也終究帶有這樣的氛圍,《厭女》這本書則直接將這樣的特點一刀剖開,向世人展示。台灣女人與日本女人的處境有些不同,日本企業女性要輪值打掃、添茶的文化,在台灣有些不可思議。但是不論何地的女性,對於女性要溫柔、優雅大方的擇偶條件(甚至還要兼顧美麗),一定都翻過不少白眼,這些女人們共有的經驗,都在這本書裡被誠實的一一點名了。(同場加映:「日本女人隨時都要帶妝」背後的日本禮貌哲學

女性厭惡並非起源於日本,各地的社會學與人類學者都有大量的研究,可以說自近代女權運動興起後,女性厭惡(或稱厭女症)的歷史也有了更多的關注。

人類學之父弗雷澤(James George Frazer)一九一〇年出版了《金枝》這本書,除了開啟後世對神秘學、人類心理的討論,也有許多篇章深入的介紹了古代女性經血的厭惡情結和禁忌。像是古代印地安人認為女性在經期時是危險的,可能汙染一切她們接觸過的事物,於是會把經期時的女性隔絕起來,直到經期完全結束。在這一類的傳統信仰中,許多原始民族認為血帶有一個人的靈魂,經血也包含了那位流出它女子的靈魂,而一個男性的靈魂怎麼能接觸甚至變成另一個女人?那時期對女性的厭惡,更多是來自生理上的無知,但是即使健康教育已經相當普及了,現代男性想到經血時的反應卻不一定有很大的差別。

《厭女》一書中,談論了更多心理上的厭女症,不只針對單純的男性,它將男性也分了階層(從剩男、好色者、皇室到父親),也花費了相當的篇幅講女性之間的厭女症,發生在女校的、母親與女兒間的、女性自我厭惡等。厭女症在本書中、或是說當代日本社會中已是一顆成熟飽滿的青春痘,裡面滿滿的液體只需要一個小孔就能流洩而出。

談談《厭女》中不同族群的厭女症,男性之間的厭女症,不論是追求魚水之歡的好色情場浪子還是一事無成的大齡宅男,上野千鶴子女士都認為並不脫離一個權力結構,是一種專屬於男性之間互相認可的關係,書中也不只一次的提到這段話:

男人得靠其他男人才能「變成男人」,也就是只有在取得其他男人的認同後,男人才能「變成男人」。女人頂多只是男人「變成男人」的一種手段, 或是一種報酬。

正是這樣的一層關係,讓女性也成為某種工具,不管是好色的男人或是得不到女人的宅男,都要藉由得到女性來取得被認同的快樂。而皇室的厭女症若改說成「重男輕女」會更容易理解,不同於我們熟知的中國皇室傳統,在日本皇室中的內親王(相當於公主)若不與皇族男子結婚,就只能放棄貴族身份或是進入齋宮侍奉神明。當然由內親王出任的齋宮會得到「齋王」這樣高貴的稱呼,只是這確實是皇室中的另一種厭女症。

女人之間是存在厭惡關係的,相信就算是沒有閱讀本書的女性,也都不會否認。但這本書中除了點明了女性想瞞著男性的那些互厭,比如說母親與女兒的角力、女校間的平衡與競爭外,還有一個很有趣的觀點是「旁觀者」的出現。旁觀者就是觀察者,他們總有一種置身事外的清高感,像是脫離了無產階級的白領黑人,可能就常聽到「黑人是如何如何,但你是例外喔 」這樣的話語,一個女性若是被男性說「妳跟別的女人比起來真是理性」,就也得到了觀察者的身份。

前不久時間,日本女星上戶彩演了部日劇叫《晝顏──平日午後三點的戀人們》,跟美豔迷人的女演員吉瀨美智子一起主演,講的是兩個主婦的偷情故事,但是一個嫁給了有錢的雜誌社老闆還生了兩個女兒,平日出入開的都是名車;另一個則是嫁給了一般企業的低階主管,還經常被婆婆質疑生不出孩子的原因。兩個主婦彼此遮掩、引誘對方來到跟自己一樣的偷情關係中,卻有了不同的結局,奢華慣了的主婦雖然情人無數,最終還是回到了自己的家庭,但上戶彩演的那個看來清純、無害的主婦卻是義無反顧的逃離家庭、離婚、破壞了自己原有的生活。(推薦閱讀:日劇《晝顏》裡的女性情慾:人妻出軌的情感出口

觀眾在觀察者的位置上,對這兩位女性表達出同情、不認同及厭惡種種情緒,對比男觀眾和女觀眾,男觀眾的感受多半直接單純。我一個閨蜜看了這部連續劇後感慨連連,她男友陪她看了一集只說了句「好無聊阿,妳在看什麼蠢東西?」我這閨蜜的感慨我大約能猜出來一些,比起拋家棄子、愛情還是麵包這些顯而易見的選擇困難,我想她是看到了更深層的──女性的自我厭惡。

在談論如何克服厭女症這一章,作者一度談到:「女權主義者就是具有厭女症的人。」而確實,發現厭女症的女性,如果對社會裡原有的女性待遇感到滿意,是絕對感受不到這些的。換句話說,女權主義者可能因為歷史上、經驗上或男性的對待感到不滿意,於是挺身而出,試圖對抗它。這樣的族群並非過得不好,大多還是社會上的精英,她們為何發現了厭女症呢?因為她們夠勇敢的面對了自己的厭己症。

男性也偷偷的被厭女症所苦,這幾年裡,身邊已經不只一、兩個男性朋友反應,對於禮讓女性、不能讓女生哭泣、丈夫養家等等行為感到不公平,若一個男性稍微弱勢(像個女人)了,就容易感到被打壓,或許男性終有一天也要面對厭女症對他們的波及。厭女肆虐,災情慘重,這本書將厭女症的案例都寫了下來,在這個人人自厭的時代,不管男人女人都該瞭解厭女社會下的生存法則。(同場加映:男人解放你的眼淚吧!熱淚是最溫暖的勇敢


你覺得厭女症存在嗎?【時代厭女症】專題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