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的母親節特刊連載,為你獻上更多樣的母親樣貌。她是涂堇芸的母親,她二十八歲的女兒遭男友割喉而亡,她每天半夜坐起來哭,而她後來選擇原諒兇手的決定,讓很多人說她「一定拿了兇手很多錢」,她說「正義太傷人了,我想選擇寬恕。」聽聽她的故事,母親不只有一種,女人的選擇也是。(同場加映:

文 ─ 簡竹書 Photo ─ 賴智揚

那天媒體報導後,有網友留言問我憑什麼代替女兒原諒兇手,有人說我一定拿了凶手很多錢,有人說我幫廢死聯盟說話,還有人罵我「白痴媽媽」。

去年五月我趕到醫院,禮儀社的人把(屍袋)拉鍊拉開,女兒的眼睛闔不上,脖子被刀割得⋯⋯。我每天半夜就坐起來哭,可是我先生看了更難過,後來只好背對著他流淚,但不能哭出聲更痛苦。

報紙寫兇手脾氣暴躁,不是,他有很多正面特質,否則我女兒不會喜歡他,但分手後他無法接受,不斷恐嚇,女兒沒報案是不想毀了他前程,怎知最後被殺死。他在獄中寫好幾封信懺悔,我不想回,直到出庭時他避重就輕,也許是律師教的,我才回信要他說實話。

再次開庭,他坦承一切,我知道是他的良知被喚醒。我們通信,我才得知他母親曾被家暴,那男生平常很陽光,分手時卻不自覺重蹈父親的覆轍:恐嚇、暴力。我不知這樣猜對不對,但讓我比較好過。

一般人都沒想過,許多家屬要求死刑,其實是怕兇手出獄後報復。我不支持廢死,但我知道判死刑很難,與其恐懼被報復,不如去了解他。我們也常看到兇手的家人出面道歉,卻被瘋狂撻伐,但這只會讓兇手更恨社會,不認為自己有錯;被遷怒、仇視的家人也會覺得社會都是壞人,哪天又用不好的方式表現。社會也在製造壞人。如果兇手被寬恕、或看到社會接納他家人,良善的一面會不會被激發?

所以當兇手的母親來找我,我請她轉告其他子女,不要背負哥哥的重擔過生活。我不偉大,只是不想被仇恨腐蝕,一生走不出來。從那男生身上我也看到,人都不知道自己潛藏的內在是什麼、理智失控時會如何,包括撻伐兇手的人。而罵我的網友或許自認正義,卻不知道他的正義有多傷人。


書名:有故事的人,坦白講。——那些愛與勇氣的人生啟示
作者︰《壹週刊》人物組
本書集結自《壹週刊》多年來最受讀者歡迎、屢屢創造百萬點擊的專欄「坦白講」。每則僅五、六百字,卻精準刻畫親情、愛情與人生諸般苦樂,觸動你我內心最幽微的角落。以精鍊而冷靜自持之筆法,細細撿拾生命與情感的碎片,充滿敬意地為每一個受苦或迷惘的靈魂寫下生命的祕密。

一本最真實的故事集!都在《有故事的人,坦白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