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麽期待有一天,沒有人需要為了他們的模樣、性向、性別認同道歉,我們毋需再小心翼翼的透過特定語言傳遞秘密,出櫃也不再是「敏感話題」,講到男朋友/女朋友時可以理直氣壯。作者半寧布衣投稿的短文小品,當出櫃以後,我願你遇見的是更寬闊友善的世界。(同場思考:

發現他的性向已經一陣子了。

也許是因為他的穿著總是特別有型,身上的單品、配件和使用的器物都那樣的獨特和有趣。也許是因為已經有男友的女性朋友,毫不顧忌地和他分食一道甜點。

但最主要還是因為,每次聊起彼此的伴侶時,他從不使用任何稱謂,而是微微遲疑地發出一個語音百轉千迴的「他.......」。(同場加映:

因為他一直沒說白的緣故,我也一直裝作不知道。

今天我們幾個人聊起了生日禮物,討論該不該先讓男朋友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禮物。他難得聊得開,連最近是交往紀念日都說了,但依然謹慎地避開所有指稱。我也跟著他游移的談話曲線遊走,堅決不碰觸任何禁區。結果,共同友人聊得興起,不小心蹦出一句男朋友。

他的眼神馬上散開了,還先鎮定地回應了對方幾句,才偏過頭對我說:「嗯,他是男的,你知道吧?」我也馬上鎮定地說:「嗯。」

他微微笑開,伸手輕拍我的膝蓋好幾下。他並不是個喜歡動手動腳的人,我想他是一時有點慌又有點安心地,隨意做出一些表示親近和善意的動作。(推薦給你:

分開到現在已經超過七個小時,這短短的畫面一直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我想起高中時喜歡過的男生,特地在我十九歲生日那天跑到大學來找我。當他告訴我他喜歡的是男生時,那個緊緊鎖住我的眼睛的、亮閃閃的眼神,亮得彷彿是一個探測器,如果我表情一個不對,他就要馬上做出一個相應的、適當的回應。

我想起另外一個朋友,倒是奔放自在地對男性品頭論足,可是那樣張狂的姿態,反倒像是一種「你本來就不能拿我怎麼樣」的自我防衛。

我好希望成為他們曾經告訴過的每一個人,不,我好希望成為世界上的每一個人,讓他們知道,沒關係,你可以做你自己,說你想說的話,喜歡你想喜歡的人。

如果我的表情不對,是我的錯。(同場加映:

我不知道我的「嗯」到底是不是一個最好的回答,我只知道,那是如果他跟我說「我有女朋友,你知道吧?」時我會有的回答。

我們的社會,什麼時候才能讓他自然而然地說起,那個他喜歡的男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