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奧斯卡,在奧斯卡男主角預測過後,我們來看看這屆入圍的女主角們。凱特布蘭琪、布麗拉森、珍妮佛羅倫斯、夏綠蒂蘭普琳與瑟夏羅南,她們出演女人的故事,女人沒有典型,也不該有標準答案,哪一位是你心目中的第88屆奧斯卡影后呢?留言告訴我們!

奧斯卡來到第88屆,女主角的靈魂穿越時空而來。

1950 年代,凱特布蘭琪攜著卡蘿的柔情似水,不再願意否認愛情;來到奧地利,布麗拉森以五坪空間為起點成為母親,女人的名字除了母親還有更多;珍妮佛羅倫斯詮釋90年代的單親媽媽,四十歲追逐夢想的難;夏綠蒂蘭普琳等著45年的結婚紀念日,婚姻生活一片一片斑駁;瑟夏羅南尚且年輕,從布魯克林到愛爾蘭,迷惘煩悶地追尋家的方向。

細數奧斯卡88屆入圍女主角,當她們說起演戲,那是既痛快又兢兢業業的一回事。

《因為愛你》凱特布蘭琪的抑鬱愛戀

「如果你是個演員,你會希望遇到懂得你的觀眾,而這和追求名聲非常不同。」——凱特布蘭琪

凱特布蘭琪是個不願討好觀眾的演員,看她演戲,多數時候,我屏氣凝神等她一個眼神,等她呼喚我們。記得她在《藍色茉莉》裡蒼茫迷亂,那是落難貴族最後的掙扎,不願讓你看穿她的脆弱;想念她在《因為愛你》的抑鬱狂躁,那是抹去了任何回頭路,最後說出「我愛你」的心甘情願,最後那一幕的眼神,陪我想念所有相愛的樣子。

「我的至愛,人生若沒有意外,到頭來都會圓滿。我任何解釋都不會讓你滿意,你會一直追尋答案,因為你還年輕,但終有一天你會明白。」——《因為愛你》

《因為愛你》的故事發生在五零年代的美國,卡蘿遇見19歲的少女特瑞絲,愛情從眼神開始生根,從指尖開始騷動,那是同性愛戀被以疾病之名審判的年代,她們要駕著車開上橫貫東西岸的高速公路,希望能夠頭也不回。(同場推薦:

《不存在的房間》布麗拉森的切身疼痛

「作為一個演員,最讓人興奮的是創造角色,而這同時也讓演員戰戰兢兢,因為從無到有,我們有太多空白要填,有太多方向可以走。」——布麗拉森

布麗拉森是極其有說服力的演員,看她演戲,痛與愛都是內化的,不刻意張狂。她以《不存在的房間》裡媽媽一角,奪下演員工會獎與金球獎戲劇類影后,她想像劇中角色裘依受困房間,遭性侵、反抗無用、生下小孩、斷糧、缺乏維他命D的日子,她並不是在幾種表演方式裡選擇了裘依的樣子,而是裘依自然而然成為她體內的一部分。

「你還記得我說過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故事嗎?跟愛麗絲一樣,我也不是一開始就在這個房間。」——《不存在的房間》

《不存在的房間》講的是性暴力,也是生活全盤遺失的暴力。布麗拉森演出不典型的受暴者與不典型的母親,將角色凝練成不脆弱也不堅強的複雜體,這不是樣板的寓言故事,而是叫人看了疼痛的真實人生。(同場加映:

《翻轉幸福》珍妮佛勞倫斯的一無反顧

「每一次演戲,我都希望能挑戰從前沒演過的角色。」——珍妮佛羅倫斯

看珍妮佛羅倫斯演戲,好像已是這一代觀影經驗裡自然而然的記憶,就像呼吸。她的角色總靠我們很近,無論是《飢餓遊戲》的凱妮絲、《派特的幸福劇本》的蒂芬妮或《X戰警》的變形女,在印象裡鮮活靈動。

「你不要以為這世界欠了你什麼,這世界什麼都不欠你。」——《翻轉幸福》

《翻轉幸福》改編自真人真事,珍妮佛勞倫斯詮釋發明魔術拖把的單親媽媽喬伊,拿下金球獎音樂與喜劇類最佳女主角。那是1989年,理想太遠,生活太近,喬伊卻還沒忘自己追求夢想的眼神,不願妥協,不怕受挫,為自己而活。(推薦閱讀:

《45年》夏綠蒂蘭普琳的內斂悲傷

「演員從不只是演,而是從內心深處挖掘出真實的情緒與感受,交託在觀眾手上。」——夏綠蒂蘭普琳

看過《45年》,會讓人感嘆認識夏綠蒂蘭普琳認識太晚。她以《45年》一角,奪下柏林影展影后,她飾演的凱特‧莫瑟情緒很內斂,一層層的斑駁出悲傷,在45年結縭以後,眼睜睜看著已經死去,不存在的前女友,像魂魄鬆動婚姻的孔隙,揭開寧靜風暴。這部電影不企圖給你標準答案,要你跟著質疑,婚姻有多脆弱。

「我們一起吃晚飯,然後上床睡覺,然後起床,然後再重頭來過。」——《45年》

45結婚週年前夕,凱特‧莫瑟面對不全心全意愛著自己的丈夫,面對一個身為「次要選擇」的自己,生活一天一天被懷疑與猜忌分解,這場快樂的慶祝戲碼還要不要演下去?夏綠蒂蘭普琳慧黠地說,你無法用片段破碎的演技矇騙過觀眾,好的演員,會帶觀眾進入她的世界,演員會老,但表演不會。(推薦給你:

《愛在他鄉》瑟夏羅南的迷惘煩悶

「我從來不曾覺得自己是所謂的『童星』,我覺得我只是很幸運的,很早就開始演戲。」——瑟夏羅南

許多時候會忘了瑟夏羅南只有21歲,她那麼出色,那麼純熟,13歲時演出《贖罪》就獲得電影學院、金球獎、奧斯卡女配角獎提名,而後我們在《蘇西的世界》、《少女殺手的奇幻旅程》、《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與她相遇,她演起角色,不用台詞說服你。

「我無法花錢買到你想要的未來和生活。」——《愛在他鄉》

《愛在他鄉》改編自柯姆托賓得獎小說,推開大門,新生活開始了,瑟夏羅南飾演的少女艾莉絲帶著迷惘離鄉又返鄉,心緒遊走在兩個國度,兩種愛情。這是個平凡的故事,一如我們每日煩惱的人生,你想為自己選擇什麼樣的生活,追逐什麼樣的人生,那裡就會是你的家。

五個演員,五個故事,五段人生,你始終無法也不需要定義女人,她們的身體與姿態要從樣板故事掙脫,溢出框架,生靈活現。這一屆奧斯卡,開始注意到更被珍視的陰性氣質,更豐沛的女性樣貌,女性成長不再只有少數幾種成功的脈絡,我們要訴說女力,也要談性別的難。

我在想,能不能有一天,不再需要分誰是影帝,誰是影后,沒有帝與后的相互依從關係,會不會讓演員與故事都更加自由?我期待未來的奧斯卡,能回答我。(同場加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