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焦糖綠玫瑰曾寫下〈〉一文,提問:非經婚嫁,我們有沒有為自己選擇家人的權利?她向來對家庭議題敏銳,這次,焦糖綠玫瑰將與我們分享她自幼生長在單親家庭下,因此更堅定要給女兒一個「完整的家」,不一定需要父親角色。(推薦閱讀:

每當介紹女兒 DAHLIA(小DA)的時候,總是直接陳述我沒有結婚、單親扶養孩子的事實,多數人會驚訝於我的直白,接下來問「那娘家呢?」我也不會避諱,把自己原生家庭有家暴問題,所以無法倚靠娘家的尷尬說出來。

這大無畏的態度,仍會碰到一些耳語跟歧視,有些人「好言相勸」,要我別曝光這種「家醜」,甚至連 DA 爸的父母(就是從沒來看過 DA 的爺爺奶奶),聽聞我從小父母離婚、由父親扶養長大,之後因為家暴離家後,竟對他兒子說風涼話:「我們家(族)沒有人離婚的!」

我一直不懂,為什麼不了解事發經過的人,要把這樣的標籤,隨意貼在別人的身上。

對我而言,把心裡最深、最痛的難堪挖出來,血淋淋地面對它帶給我的傷害,是一種自我療癒的方式。不管是寫文章,或是跟朋友談到這些,我從反芻的過程中,分析自己受傷的程度,因為,去理解「為了什麼而受傷」是最重要的,唯有這樣,才有辦法去接受這些來龍去脈,並且獲得釋懷與原諒的能力。

我是如此勇敢、不畏懼。

DA 爸的原生家庭,在外界看來是「健全」的四口之家,認識他的時候,我還在唸大學,單純地認為 DA 爸有雙親、有妹妹,所以他們家一定和樂融融,是我所缺少的溫暖!但深入交往後才發現,他們家4個人,平常在家不打招呼,到外地工作後,DA 爸從不主動打電話回家問候父母、家人,只有缺錢或是需要幫忙的時候才會想起他們。

他說他父母重視金錢,從小不過節、不過生日,能不花就不花,打電話回家要算電話費,講太久他媽會生氣,所以乾脆不打。數年後,我體會到他的雙親是「直升機父母」,給孩子的教育以「冷漠、重視金錢、獨善其身」為圭臬。(延伸閱讀:

DA 出生就做了生父認領,一開始是跟著男方姓,在我獨自帶 DA 一年並搬回台北後,我提出讓 DA 改姓。不是因為想傳香火,我沒有這樣的困擾,而是認為 DA 爸跟他家,不但從無實質照顧,也沒有基本關心。

沒想到,DA 爸第一句先問「是不是以後就不用付錢?」接著竟然嗆我:「我媽叫我再娶,多生幾個姓陳的!」

這樣的家庭觀念是健全的嗎?

雖然出於單親家暴,但因為父親是補教名師,小時候家境優渥,對我的栽培教育及物質提供不在話下,我自己也算爭氣,離家以後半工半讀完成兩個學位,大學還沒畢業就在媒體上班,相對於 DA 爸當時28歲無業,每天在家打遊戲,之後又靠爸才有工作,生活上由女友(我)打理內外,那時我每天煮飯做家事,是差在哪裡?(推薦閱讀:

對於這樣的歧視,我一直不能忘懷,何況延續到女兒的身上,但我不是單純地謾罵,而是去剖析他們家到底什麼情況,我又是為了什麼而著魔多年,然後發現,我只是想有個家,所謂「健全」的家,所以判斷失準了,而且也讓我的女兒受傷。

這一切最好的方法,就是迎戰它,承認自己對這些事情難過,承認自己的選擇錯誤,「不承認就無法改變!」矇著眼睛做事是沒辦法有條理的。

「沒有爸爸,絕對比有個爛爸爸好!」

當時好多人勸我為了孩子忍耐,但依照原生家庭的經驗,一個人若是出現了暴力行為,是不可能有所改變的,反而還會裝傻,讓人誤以為是被害方妄想,我雖然痛苦,但堅持「孩子沒有爸爸,總比有個老扯後腿、或是會施暴的爸爸好。」最終,我離開 DA 爸,而現在仍慶幸做了這個決定。

受傷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只管表皮癒合、不曾清瘡掩埋是沒有用的!不要害怕那些傷,只有面對它,妳才走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