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第一季度的大主題是「勝力女子」,我們思考著為什麼女人身上總是有著「聖女」、「勝女」、「剩女」的標籤?為什麼年節一到,單身女子就要被全家族的人數落?為什麼多數人仍然認為女人必須結婚人生才完滿?聽聽作者 Fanning 談「剩女席」與「勝女團」,這只是女人人生中的兩種樣貌。(同場加映:

在「親愛的,我們不結婚,好嗎?」文章推出之後,有讀者留言:當男人主動提出結婚的念頭,代表他想對妳負責;我想妳應該回應他。

這位讀者的文意我理解;不過當男女雙方的交往建立在互相喜歡、愛慕的基礎上,然後才慢慢發展成一起生活的關係時,為什麼到最後我們期待男人要為女人負責,而女人自己則成了這個觀念的主要推手。

因為教育學制的觀念養成,六歲上小學、十二歲進國中、十五歲讀高中、十八歲上大一、二十二歲大學畢業,然後兩年之內念完研究所,就可以順利找到工作,接著開啟照理說應該順遂無誤的人生。因為一直照著既定的安排做人生中應該完成的事,一旦從學校學制中畢業離開了這種安全思維模式,我們頓時失去方向;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我們繼續替接下來的人生也擬定一份時間進度表。

二十六歲之前應該得找到接下來四十年的鐵飯碗工作(有為青年),二十七歲時擁有可以託付終身的對象(好好把握青春時光),三十歲得增產報國替家裡長輩添孫兒(生不出來呀?!),三十五歲要存下第一筆頭款為接下來的三十五年簽下終身分期付款合約(有理財觀念),四十歲時應該擁有一個看來幸福美滿的家庭(賢妻良母、好爸爸好先生)。(同場思考:

如果你很幸運,在這個大家以強烈意識塑造出來的體制中站站按時抵達,那麼你屬於人生勝出組。如果不幸,沒有辦法按照遊戲規則來,那麼則首先被掛上黃牌記了警告,紅牌則是看你是否願意在敗部復活賽中努力爭取進擊機會。

如果這場遊戲規則套在女人身上,則醞釀出「勝女」與「剩女」之間的拉鋸戰;分界點從是否擁有可以託付終身對象的二十七歲開始。(推薦閱讀:

如果很剛好,擁有一個對像,不過兩人間對於「終身」不感興趣尚未計劃共譜未來,只想享受有人作伴的單身同居時光,那麼周遭親友的催促聲則不絕於耳,再外加叮嚀囑咐千萬不要遇人不淑、蹉跎了女人青春大好時光。

如果交往的對象不再享受兩人時光,率先提出分手,那女人自己則落入了「剩女」圈套中;還得小心,要事業不怎麼成功才行,否則更多形容詞加諸於身上,搖身一變成為女權主義代言者,隨即繫上紅底白點頭巾、捲起藍色襯衫袖口露出手臂肌肉,還不忘表達堅毅不拔的表情。

「勝女」與「剩女」間的界線其實是我們自己擬定的人生進度表所造成;而推女人就定位的,則是我們自己那顆在乎別人評判眼光的心。

前陣子與認識多年的女友碰面,一直到了要說再見才察覺她欲言又止。

「我打算與先生分開一陣子再說。」三年前女友透過電子郵件與我聯絡上,讓我幫她與未婚夫設計結婚邀請卡;兩人分隔兩地相戀多年希望結婚可以讓這樣的遠距離戀愛終結,相守在同一座城市、擁有同樣的郵遞區號。「他是位正直誠懇的朋友、也是個好男人。不過,自己對他只有感情沒有激情;我喜歡他的陪伴,卻無法愛上他。當初心裡好掙扎,如果放棄了這樣的好男人會不會太笨,而且也怕對彼此的家人造成傷害,畢竟兩人已經交往了那麼長久一段時間。我一直問自己,為什麼那時候要為了雙方家人的期盼而步入婚姻,走上一條連自己都懷疑的道路。」

現在的她卻陷入當初「應該按照進度完成的事」的苦惱中;因為不僅對身旁的好男人,還有好男人家人與關心自己的父母感到愧疚,還有自己這三年的糾結。

女友外形亮麗,擁有在不同國家求學生活的經歷體驗,樂觀活潑好人緣;如果,我們把「人生進度表」與「在乎別人評判眼光的心」從她身上拿開,並且誠實面對自己的處境與心聲則會有不同情況。只是,婚前的她剛好二十七歲,「是應該邁入」人生中的另一個階段了。

我們都避免坐上「剩女席」,擠破頭想進入「勝女團」。在人生中的確有些應該做的事,不過絕對不是那些應該按時完成的事,而是我們心中盼望並且一心全意成就的那些好事;而過程,則是這些好事的精彩細節累積。(推薦閱讀:

如果年輕時候無法馬上找到一份安穩的工作,那麼在顛沛流離間體驗,從不同角度學習其實沒有壞處;如果三十歲之前沒有願意結伴終身的對象,那麼請先好好享受自在的單身時光,唯有學會好好獨處,才能以正向開朗的態度與人交往將生活延伸;以自己身心狀況即使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無法生育,我們都還會是個完整的個體,不應該擁有宗教道義上的內疚,讓別人說嘴我們自己的生活;還有,其實租屋也很不錯,理財也很有多方法,如果找到志同道合可以在屋簷下一起生活的伴侶,組織一個生活共同體,那麼應該以這樣的生活感到滿足。

生活處處充滿挑戰與驚喜,應該有忙不完的好事;如果只顧著追趕進度,一一在完成事項列表中打勾,幸運的,在年老之後或許終於可以鬆口氣,不幸的,大氣喘不完還蹉跎了那些應該浪費在美好事物上的時光。

「勝女」與「剩女」不是唯二,只是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