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選告一段落,遠在法國的 RenRen 一樣關心這場選戰,也聽聽他分享法國媒體如何看待這場選舉,以及不同文化的選舉文化觀察。(推薦閱讀:

受到全世界矚目的台灣總統立委選舉終於告一段落了,不知道身為選民的你是否滿意這個結果呢?

做為一個法國人的太太與業餘法文課學生,Renren 平時會在家收聽法國的網路廣播也在 IG 或 FB 追蹤了不少法語新聞媒體(可是法文還是以蝸牛的速度進步)。在大選前的一個禮拜左右,平時習慣收聽的法文電台 FRI 以整點新聞的頻率報導台灣的選情;而在選舉前兩天,這個電台甚至邀請了四位亞洲政治研究者討論了近 40 分鐘的台灣政治現況、新政黨崛起、將來國會多數會變成另一個黨、以及我們與中國美國的關係。

選舉之後各個法國知名的媒體都在臉書上發佈台灣選出了女總統的新聞,結果我看到好多法國網民紛紛留言恭喜台灣,還有好多人留言說什麼時候法國才會有女總統呀!跟 2012 年的總統大選比起來,台灣在國際之間的討論度似乎熱烈許多,這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至少沒有人會把台灣跟泰國搞混了!

轉開我家訂閱的幾台法國電視台,除了益智問答得大獎、歌唱表演、法國當地文化之旅、Plus belle la vie(美麗人生,法國的長壽連續劇)、還有類似「60 分鐘」的節目之外,最常看到的就是政論節目了。不過 Renren 小小的心得是法國的政論節目多是在解釋或討論國際大事,很少聽到他們在說八卦之類的不過也跟台灣一樣會激動吵起來。

達令說法國人對政治其實比台灣人還熱衷,也不介意跟不同論調的人爭辯或吵架。話雖如此,達令對於政治或選舉這種事情完全冷感。剛交往的時候他還會陪我去抗議遊行,但結了婚之後他對無論是台灣或法國的政治事務完全放生而之後我也只好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去抗議遊行了(所以說結婚後有朋友是很重要的!)。(同場加映:

達令自從成年有投票權以來從來沒投過票,一開始他是因為討厭當時的政治人物而不投票。後來幾年他都在思考這個問題,結論是他發現這個世界上並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讓他信服而投下一票。對他來說選舉不是最民主的行為,因為我們選出幾個人來替人民做決定──而且常常是很爛的決定。

我問過達令他認為哪一個人讓他信任可以選他當總統,他居然回答“Coluche”,Coluche是法國很有名的喜劇演員也是個大慈善家,不過他已經過世 30 年了! 我想在法國跟達令一樣的例子不多,他應該是個突變的特例。


Coluche(圖片來源) 

大家都知道台灣人民從 1996 年才開始擁有投票權可以選自己國家的總統,這樣的歷史並不長。而法國在 1848 年成為世界上人民最早可以行使投票權的國家,但只限於男性,直到 1944 年才開放婦女投票權。法國人 18  歲是法定投票年齡,希望有天台灣也能跟法國一樣能讓年輕一代能在 18 歲時擁有投票權。跟達令結婚也六年了其中經過了幾次選舉,我只能說幸好達令不是台灣人不然我一定會一直逼他去投票搞不好還會危及婚姻吶!最後教一些簡單的相關法文,希望你也跟著一起練習喔!(延伸閱讀:


PS. 中文發音僅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