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經常認為台灣的性別已經非常進步了,今天我們從兩個女性政治人物的故事,一個關於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與母親,一個關於國民黨朱玄配發言人徐巧芯,思考究竟台灣政治環境,是否對女人夠友善?同樣也參與選戰的作者,自由台灣黨不分區立委參選人周芷萱投稿,性別不是什麼高遠的話題,性別是生活的重要一環。(同場加映:

每當選舉,大量的公眾議題出籠,就是檢視台灣的性別意識的大好機會。也是檢視台灣的政治,到底對女人夠友善了嗎?

在這裡我要講兩個女性政治人物的故事,一個是蔡英文跟他的母親,一個是徐巧芯。

為什麼我們在乎蔡英文的媽媽是不是酒家女?

第一個故事。屏東楓港是蔡英文的故鄉,最近傳出一個消息:有人指稱蔡英文的母親是酒家女,民進黨立委參選人莊瑞雄氣瘋了,直呼這是抹黑、下三濫的手段。然後蔡英文的堂哥出來說,她是非常好的賢妻良母。

我們當然可以理解,蔡媽媽跟蔡家人,聽到不實的指控,會很憤怒的心情。但是我想問,為什麼指出一個女人是酒家女,會可以成為一種攻擊、一種抹黑呢?這樣的指稱,就跟如果有人說某個政治人物是同性戀,他跳起來說,你們抹黑我一樣。是把酒家女、同性戀都當成一種汙名、一種「不好的東西」,所以才叫做抹黑。(推薦閱讀:

而為什麼,蔡家人的反擊,要強調她是非常好的賢妻良母?顯然對台灣社會來說,「酒家女」跟「賢妻良母」是兩個相反的概念。但真的相反嗎?酒家女就不會是賢妻良母嗎?如果我們真正去看酒家女的故事,一定就會發現不見得是如此。酒家女是他們的工作,回到家在私領域,誰說他不能是個賢妻良母?

我想再退一步問,如果蔡英文的母親真的是酒家女,就會影響什麼了嗎?

酒家女的女兒,在政治場域有所表現,難道不可以嗎?還是我們認為,一個人的出身,會成為他未來人生的阻礙?如果都不是,為什麼要在乎蔡英文的媽媽是不是酒家女。

這讓我想到我自己參選的故事。因為我的性交易合法化主張,許多網友說我是妓女出來選。我實在想問,真是妓女,又如何呢?妓女不能當候選人嗎?(推薦閱讀:女人「很想要」又怎樣?專訪周芷萱:「社會要接納性別與情慾的更多可能」

在我們為了所謂的抹黑跳腳之前,也許該想想,這個抹黑,真的是「黑」嗎?當我們說這是抹黑,是不是就把自己跟那些稱為黑的人分開了,覺得自己比較高尚、比較乾淨呢?

巧芯巧芯好棒棒!被社會默許的「騷擾」

第二個故事,關於朱玄配發言人徐巧芯。有位部落客在他的臉書,還有徐巧芯的臉書上,不停地跟徐巧芯告白,說因為國民黨的美女牌,他要改變立場了,網友起鬨說要把巧芯送進他家。

我想跟這位部落客說,這不好笑。這叫騷擾。

他的文章裡面,可以看到網友一起極盡各種嘲笑國民黨女人外貌之能事,還說巧芯一定是因為喜歡壞的男生或是連家公子這種有錢人,網友還叫人家壓寨夫人。

我們換個角度想,今天有一個男生,整天在另一個女生的臉書上面說,他喜歡她、覺得她很漂亮。女生不理他,男生還是持續這樣做,而且在自己的臉書上持續示愛,朋友們起鬨說要讓女人嫁進他家,當台南媳婦。這樣你會不覺得是騷擾?不覺得會給女生帶來困擾?如果會,為什麼當我們遇到女生是政治人物,就覺得這樣是可以接受的、是好笑的。(推薦閱讀:

今天任何人當然可以不喜歡徐巧芯的發言跟政治立場,但是說人家是美女牌,作為一個女性政治人物,我很清楚,這一點、都不、好笑。徐巧芯有他的本事走到今天,這個本事你可以不喜歡不欣賞可以批評,但憑什麼說人家是美女牌,只看人家的外表。

當然,我不能代替徐巧芯發言,可能他並不在意。但是作為一個旁觀者,我和很多女人,都對網友對她以及其他國民黨的外貌評論、標籤化女人的行為,感到很不舒服。例如:「你幹嘛熱臉貼她的巨臀」、「女人最怕纏郎,戲棚下待久就是你的」。

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的告白沒有反應,我們的社會解讀就是:「她愛錢不愛才華、纏久了就有用。」難怪出現情殺的,大多是男人殺女人。因為社會處處在暗示著男人,如果女人不愛你,是她不知好歹。

立場不同不代表可以利用外表或是其他的東西嘲弄別人,立場相同也不表示護航的方式都是值得認同的。在這一場選舉中,很可惜的性別議題被候選人提出的比例,還是遠少於其他議題,在國民黨這種性別盲政黨中就更不用說了。相信大家都有看到各種下限盡出,從單身歧視到外貌歧視,國民黨一應俱全。(推薦思考:

如果我們希望台灣的未來更好,性別議題絕對值得重視,也絕對值得用來檢視我們的政治人物和媒體,值得用選票來選擇我們想要的未來。

性別不是什麼高尚的理論,只是反應了社會中男男女女,真實的心聲。選舉馬上要到了,我衷心的希望大家投票的時候,把性別考慮進去,那也許我們未來的台灣,會對女人參政,更加友善一點,可以免於騷擾和威脅。(同場加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