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總統大選在即,網路上開始出現不少競爭言論,其中不乏以性別氣質為論述的攻擊手法。我們如何期待一位執政者的政治手腕?女性政治菁英需不需要模仿男性特質?男性當政者的性別氣質為何又要約定成俗?聽聽作者蔡宜文從當紅連續劇《瑯琊榜》與《民王》看台灣當代需要的執政者。(同場加映:

*前情提要:我已經盡量不暴雷了,但還是有點劇情,還請大家見諒。

2015 整個後半年,我的臉書先後被兩部連續劇洗版,分別是日本的《民王》與中國的《瑯琊榜》。前者劇情為日本首相武藤泰山突然跟自己兒子武藤翔交換身體,事逢父親剛選上首相與兒子畢業前夕求職的重要時刻,兩人決定先以對方身體過對方的生活,卻惹出了許多的笑料;後者劇情是主角梅長蘇為被陷害含冤而亡的自己與將士們復仇洗雪,隱藏自己的身分回到帝都,用盡心力協助自己竹馬舊友靖王蕭景琰登上皇位、洗清自身與家族的汙名。

這兩個故事一喜一悲,一個處於現代的民主日本,另一個處於架空的封建中國,看似沒有絲毫相同之處但卻同樣受到網友們的熱愛喜愛,民王在日本剛開播不久,位於泰山身體內的小翔一席對於基本工資的談話,在 FB、批踢踢等各大網路討論區瘋傳,讓許多在城市中浮沉的年輕人,大嘆說到自己的心坎裡。而瑯琊榜劇中諸如「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的思想或一心期盼幫舊友及兄長洗刷冤屈蕭景琰即使大權在握位太子之尊,仍然希望完全按照司法程序來辦案等,更是被認為是政治理想主義之作


圖說:民王的劇情為父子互換身體,除了政治之外,也看出兩代對於男子氣概不同的想像

蕭景琰跟武藤翔這兩個角色有許多共通點,他們都是政治世家的子代,當前執政者的第二代,戲劇開場的時候都不大受到自己老爸的青睞,頭腦都不大好...,而我認為他們有一個最大的共通點——他們都是愛哭包。

武藤翔是個在當前日本社會下典型的草食男,不大有男子氣概,很會做家事,個性畏縮,卻溫和能夠跟女性談心,碰到事情第一反應就是哭,發現身體跟老爸交換的也哭,後來被迫要做首相要做的事碰到難題也哭,和爸爸武藤泰山這個表情凶惡、無時無刻散發出霸氣的中年男子截然不同。

蕭景琰雖然是個武將,耿直不二,但在劇中他想念被冤入獄的年少故友哭,緬懷兄長的理想也哭,被父親質疑時的泫然欲泣,整齣戲裡充斥著他睜眼欲淚的樣子,作為一個先是武將後登基的帝王,在劇中擦淚的次數大概也創下古裝劇的紀錄了。


圖說:作為一個常常在哭的男主角,蕭景琰經常被網友惡搞。

這兩個小哭包都不是最典型的男性,也非最典型的執政者。

武藤父子互換的時候,身邊的隨扈都一副天要垮了的表情,梅長蘇要選蕭景琰的時候,身邊所有人認為各種不適合。這個社會不只預設執政者是男性,同時也預設執政者應該要是某群特別男人的男人,與男性連結的特質,就被認為是適合領導的,例如理性、勇敢、堅強、愛好競爭等,而與女性連結的特質,就相對被認為是負面的,像是婦人之仁、軟弱、退縮,所以當總統做不好的時候,批評他是娘娘腔成為了先知,女性候選人要出來選的時候,必須要再三強調她的理性、堅毅、專業等,要強調自己比男人勇敢,敢承擔,不懼戰。(同場加映:

當然,隨著時代的改變,對於陽剛與陰柔,男性與女性氣質的定義也會隨之改變,隨著性別平等思潮湧現、女性執政者嶄露頭角,以往連結到陰柔與女性的溫柔、體貼、關懷的特質,也逐漸地被認為是適合於執政者的特質。但,當討論到一個失格的執政者時,「娘」或指涉其為性交中的被插入者這等詞彙,卻仍然不停地出現。

我們對於政治人物,對於政客有一定的想像,我們希望他們精明、理性,抱持著他們能為民喉舌、為國為民卻又同時「現實地」了解,他們必然要學會權衡、學會協商、學會了解利益得失。也因此情感用事,不懂得評估利益得失的武藤翔跟蕭景琰感覺都不是社會上認定最適合的執政者。

在泰山的內閣閣員發生桃色糾紛、失言的時候,小翔沒有遵照父親及幕僚的指示做出最合理的判斷,斷尾求生;蕭景琰明知不救舊友的副將才最有利於自己的奪嫡之途,卻仍堅持要這麼做。這種重視情感勝過於利弊計算的政治人物,往往會被認為是婦人之仁。可是,愛哭的小翔跟景琰多麼的難得,當產業大臣因摯友逝去而失言,小翔為此在記者訪談時大哭。被網友暱稱為小哭包的景琰因故友、長兄、眾將士英魂的冤屈無數次落淚。

他們兩個人都不是太聰明、也不能算是什麼政治上的潛力新秀。景琰剛直而不得法,沒有手腕又不得君心,沒沒無聞,前期即使軍功累累也升不上一個親王,在知道兄弟為了黨爭貪贓枉法、魚肉百姓也沒想出什麼解決良方,只能憤怒悲痛後,跑去跟幕僚哭哭,可是他卻堅守著朋友兄長的清白與自己的原則,即使落於下風也不願學習「平衡官場收服各方」之術;怯弱而不敢跟他國總理對戰相撲的小翔能在螢幕上靦腆的談論年輕人最低薪資無法維生完成學業又進入貧困的循環,能夠理解單親母親生存在世上所面臨的困境,並為此與父親爭執,當我們看著小翔哭著與父親爭執說單親媽媽的生活有多辛苦,連一個單親媽媽都幫不了,只能說這是經營的現實,算什麼首相時,我們理解,這些眼淚不只是代表脆弱或堅強,而是代表深刻的同理。

然後我們才發現,我們的政治人物們從來都不是太娘,而是不夠娘。

武藤翔在電視直播時,對父親最大的政敵藏本先生說出請他助自己一臂之力讓日本變得更好;終結了兄長間黨爭的蕭景琰,仍然信任參與黨爭卻有能力的官員,期待他們能回歸本心,發展所長。當我們在看《民王》的時候,可以比較出翔跟父親的不同,翔總是期待理解與合作,而一開始的泰山無論是辯論或選舉都是為了競爭的輸贏,並不是說泰山或泰山所代表的男性特質錯了,而是在競爭之下,已看不見最初他從政的本心。(同場加映:男人真心話:我覺得自己最 man 的地方其實是...

 

《琅琊榜》中,梁皇最初與好友所想創立的朝政,也絕非現在的面貌,故梁皇最後也跟主角說登上皇位,人就會改變的,當我們對於政治的理解只剩下競爭與輸贏時,政治人物或領導者的「改變初心」就變得不得不然。

我們並不知道武藤翔跟蕭景琰會不會改變。
我們不知道蕭景琰是否能真如梅長蘇所願成為一個以民為重的皇帝,
也不知道武藤翔是否能抱持著政治就是為了幫助那些有困難孤立無援的人的本心。

我們知道蕭景琰跟武藤翔都是只活在戲劇中的政治世家,現實中我們能看到的官二代,也從未能真的長成那樣。但在狂熱而紛亂的政治新聞中,從他們的被愛,我們看到了不同的政治人物理想,不再是殺伐決斷道德制裁的包青天,也不再是黷武窮兵萬朝來歸的天可汗,不再是高高在上勝券在握的硬漢。而是眨著眼因小事小情小愛而淚奔,與我們一樣脆弱而易感的愛哭包們,他們不需要太聰明,不需要很強,不需要很 MAN。

我並不是要說「不娘」或「很 Man」就是錯的。我們總習慣用一種很二元的方式看待人所具有的特質,特別是在性別之上,好像當說政治人物應該很娘,他就不能很 Man,政治人物應該要很 Man,她就不能很娘。可是在小翔跟蕭景琰身上中,我們所看見的,不會只有陰柔或陽剛的特質,或者是等到我們有一天不再以性別區分人的特質之後,我們會看到在他們身上的其實就是「人」的特質,而在這偉大的遠景達成前,我們必須要先讓「娘」回到一個領導人的優秀品質中,為什麼呢?

因為很娘的人不會對災民說出這不是見到了嗎?很娘的人會落淚,會感受到人民的悲傷,會心疼。很娘的人會了解年輕人的貧困與無奈,很娘的人會感受到窮人老年時的苦楚,很娘的人不會在冬天用水噴遊民,很娘的人感受到自己的悲痛也此感受到他人的傷痛。

我們的政治人物從來都不是太娘,而是不夠娘。

而這個世代需要一個夠娘的執政者。

圖片來源:民王維基百科條目 王凱表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