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不公平的時代,性別的刻板意見與歧視經常不知不覺在言談中湧現,「你這麼恰會交不到男友喔」「妳事業心太強哪個男人敢追妳」,聽作者海苔熊談幸福心理學,最大的困境不是別人對你不公平,是你也把不公平的尺往自己身上壓。(推薦閱讀:

我們活在一個厭女的時代[1],一個看似女性主義抬頭,但實際上卻仍然充滿許多不公平的時代。然而,在這個時代裡面最大的困窘並不是其他人對妳的不公平,而是你對自己的不公平。(推薦給你:女人迷的厭女專題報導

三個潛藏在你內心的非理性思維

受到一些社會期待的影響,我們有些時候會不知不覺地對自己形成一些非理性的想法[2]。例如:

1.「我一定要表現得溫柔,才能夠找到愛我的人」

這裡的非理性信念(irrational beliefs)[3]是:「溫柔的人,才能夠吸引到好的人」,當然也可能隱藏著另外一個非理性信念:「世界上存在一個,真正愛我的人。」

破解:真的是這樣嗎?那些不溫柔的女人,「都」遇不到好人嗎?女人真的可以單純的用溫柔、不溫柔劃分嗎?還是在不同的情境下會顯現出不同的樣貌?

每次我去演講的時候,都會引用 Helen Fisher 的性格類型測驗[4],然後問大家在這個測驗裡面發現了什麼。結果大部分的人都指出,無論東西方的文化,男生總是比較偏好跟協調者在一起(溫柔、敏感、容易觀察體貼其他人的情緒、容易感動,看到卡通主角受了苦,會和他一起掉眼淚等等),女生總是比較偏好領導者(善於支配、邏輯分析思考、討論、掌控局面等等有霸氣的男人)。(推薦閱讀:

但這並不是事情的全貌。我們收的華人資料當中,雖然同樣有上面的現象,但不論男女,最多人選擇的對象,是建設者(讓你感覺安穩、穩定、可靠、願意和你建立一個家庭和未來的人)。可見得這個社會某種程度上性別刻板印象雖然存在,但如果我們想要找一個和自己牽手一輩子的人,重要的並不是他是大男人還是大女人,而是他是否是一位能夠讓你感覺到「安」的人。

2.「在男人面前不可以太有主見。」

有些女孩心中會有一種想法是:「在大家面前我不能我顯得太自我中心,不然身邊的其他人會討厭我,而且也沒有男人會喜歡這種女人。」然後攜帶著這種壓抑的焦慮進入人際關係、聚餐、聯誼、甚至各種聚會。結果真正讓你被討厭的並不是你太有主見,而是你表現出來的焦慮和非真誠讓人覺得你難以靠近。

破解:這裡有兩個非理性信念─所有的男人都喜歡順從的女人、只要我表現得太有主見就會被討厭。

你可以嘗試挑戰看看自己的想法,例如,你真的想要扮演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很順從的「良家婦女」嗎?回想自己過去的工作、社團、甚至帶營隊的經驗,有沒有什麼時候,你說出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反而被接納了?或者,有時候你假裝尊重別人,但是心裡還是很委屈,最後被看穿之後反而還被責罵說,當初為什麼不早一點表達想法?(同場加映:

3.「有工作固然好,但有愛人更重要。」

許多女孩心中默默的藏者這個想法,嘴巴上雖然說感情不重要,但是看到別人有閃光可以牽的時候,還是心裡一陣酸,然後很快地陷入自我價值的思考:我是不是一個很糟糕的人,所以才遇不到愛我的人?

破解:你的自動化思考(automatic thoughts)太快了。不過蠻多的時候,這樣的自動化思考不全然是你的錯,和你過去的一些經歷有關。你可以嘗試問自己幾個問題——我的家庭裡面,有沒有什麼規則或是信念影響我至今?我從什麼時候開始有「我是不是一個很糟糕的人」的想法?如果找不到一個愛你的人,最慘的情形會怎麼樣?我是不是把過去不被愛的經驗用某種形式保存下來(討好、追求完美等等),看起來希望有一個愛自己的男人,實際上是想要有個愛自己的媽媽[5]?(推薦給你:

有多少種女人,就有多少種幸福

或許我們的社會、男人們的期許營造出某種氛圍,讓我們不知不覺地相信,似乎「某一種女人」廣泛地受到歡迎,或者能夠得到最多的幸福。

但事實上是:世界上並不存在平均的那個人。你不需要藉由裝乖、裝可愛、裝溫柔來做個人見人愛的女人,你真正需要的是做自己,然後讓喜歡你的那個人看見你。(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