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你曾在朋友的聚會裡,對於表述「支持多元成家」有點擔心。一個單親媽媽的告白,她支持多元成家法案,是因為期待社會對「家庭」有更多想像。聽聽她在生活裡聽見許多高知識份子對同性戀的污名,進一步思考,在言論愈趨自由的時候,我們該相信什麼。(推薦閱讀:

我有個很愛更換宗教信仰的爸爸,小時候沒有什麼自己的選擇權,大人信什麼就跟著拜什麼,從基督教、道教、一貫道至佛教,家裡每個階段都會出現當時信仰的大咖,像是陳履安的弟弟陳履潔,邱彰介紹的蓮生活佛。

我父親在「他那個時代」算是個名人,可能見多識廣,也可能是他個性原就「唯我獨尊」,對這些宗教實在很難發自內心的去相信、去寄託,反而變成是一種雅致、愛好,用毛筆寫寫佛典,如此而已。

或許是受到影響,一直以來,我以「多神論」的無神論者,來定義自己的信仰,曾受到的風風雨雨,也讓我無法全心仰賴這些看不見的神佛或上帝。我去教會,但我也點光明燈,心情不好就搭捷運去龍山寺,讓自己沉澱一會兒。

為什麼我去教會?

女兒 DAHLIA 先前的保母與我關係很好,很關心照顧我們,在她的引薦下,我去了她們在新莊的教會,那時候除了唱聖歌讓我挺不自在的以外,其他都算蠻自在的,特別是我在聚會上分享自己的故事,在場的人不只單純禱告,更是真誠地替我加油,也沒有強迫我要接受他們的信仰,雖然算是異教徒,但他們仍真心歡迎我。

可惜我因為搬家,所以離開了新莊一帶,聽保母說,她們仍然持續為我代禱。

妳們知道的,社會上給予單親很多負面的標籤,更別說我這種超前衛的不婚媽媽,連租個房子都會被拒絕,好像我隨時會不付房租落跑一樣!奇怪,我結不結婚干房東何事?跟孩子的爸交往 7 年、超過 30 歲懷孕後才做這個決定,難道天生就希望孩子沒爸爸嗎?我是看透了這個男人不可靠,好不好!

小組給我的震撼教育

外在的打擊不斷襲來,於是,我想追求心靈上的安定。這幾個禮拜,經由一位朋友的帶領,我到了附近一間極具規模的教會,當天是聖誕節活動,台上的傳教者要求我們當眾以舉手表明受洗意願,便可以得到特別準備的禮物,我心想「才第一次來…更準確地說,我才來半個小時!」當然,我沒有舉手。

上週五,我參加了她們的小組,原以為是分享聖經故事跟彼此的一週生活,沒想到小組長發下兩篇文章,一篇是該教會的牧師寫的,另一篇是所謂的見證故事。

牧師寫的那篇,大意是說,原本教會不想介入政治,這次的選舉關乎到家庭道德淪喪…等等,見證故事那篇,則是全篇謾罵「多元成家」法案,將使亂倫、通姦合法化,接著旅美多年、擁有高學歷背景的小組長起頭,說出一大段讓我震驚不已的言論。(同場加映:沒有爸爸的孩子等於不幸?兩個媽媽的幸福實踐

嘿,這個社會的標籤已經夠多了!

「多元成家這個法案實在太過分了!妳們知道這個通過了,爸爸可以跟女兒結婚,通姦不犯法!還有,同性戀怎麼可以結婚呢?」充滿歧視字眼的言論,完全反應在她的表情。

「同性戀是病、是罪!得到同性戀的要去治療!他們是因為性慾才變成同性戀,同性戀為什麼想要結婚?他們想要孩子嘛,他們生不出來就只能找人幫忙生,孩子變成買賣的物品,人口販賣合理化!他們會愛不是自己生的孩子嗎?不可能嘛!到時這些孩子被遺棄,多可憐?」

「不要看電視!現在的媒體都被把持了!記者都洗腦給你錯誤的訊息,這個法案要是通過,小孩子要等到18歲才能決定性別,到時小孩自己決定想當男生還是女生!」我簡直不能相信,這是一個讀過健康教育的高學歷職業婦女講出來的話。(同場加映:等了 15 年的吻:愛爾蘭同性婚姻公投通過攝影集

盡信書,不如無書!

在講述這些的當下,她的孩子過來要跟媽媽講話,「走開!媽媽現在在小組,你不要來吵我」孩子一臉無奈地走回房間,其他包括失婚婦女以及陸籍配偶等成員,繼續附和著這位小組長的言論。

「討厭被貼標籤,卻還往別人臉上貼標籤!」我邊想著。

成員正當我已經快受不了這些洗腦言論的時候,在房間跟其他小朋友玩的 DAHLIA 吵著找我,一開始小組長還阻止「不要管她,讓她自己玩,我們繼續。」我起身說她已經來了兩個小時,「現在晚上九點多,她該睡了!」帶著孩子離開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