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艾瑪華森邀你一起加入讀書俱樂部,跟全世界一起當書友。《我們的書櫃》是艾瑪華森近日推出的新計畫,藉由共讀交換彼此對於女性主義的想法,由淺入深,來看看第一本共讀的書,他們選定哪本女性主義經典。(同場加映:

「不只爭取女權,而是性別都能自由。沒有彼此支持,我們沒有辦法飛得高。爭取平等這條路上,我們是彼此最有力的支持。」——艾瑪華森

這是艾瑪華森接下婦女署親善大使的第三年,我們記得當年她在聯合國演講登高一呼 #HeforShe,我們記得她與馬拉拉首度會面,兩人臉上有著羞澀神情,懇切認同著女性主義即是平權的同義動詞。(推薦閱讀:

艾瑪華森的姿態不卑不亢,在巨大遙遠的女性主義名詞面前,她承認自己需要懂得更多,而她從不退縮,每個事件,每一本書,每一場演講,每一次對談,都開展她與世界更深切的女性主義對話。

而在近日,艾瑪華森宣布成立名為《我們的書櫃》女性主義讀書俱樂部,藉由閱讀女性經典著作,身為女人的煩惱能被認同與交換,過往的女性主義者先我們一步苦了過來,已對世界提出眾多疑問與解方。

她在臉書上寫下這段句子,

「接下聯合國婦女署的任務後,我開始大量閱讀與性別相關的書籍與論文,讓我能更掌握現況與著手改變。這些書太美好了,有趣、具啟發性、讓人流淚、引人深思、也賦權!我在書裡看到太多,腦袋幾乎無法負荷,所以我決定成立女性主義讀書俱樂部,與你們分享我看的書,也想聽聽大家的想法。

俱樂部名為《我們的書櫃》,月初我會選出一本書,月底時我們會開始討論。我會先放上一些問題與討論句子,但我誠摯希望這是開放自由的討論,每個人都能參與發表意見。

如果你有興趣,請加入我們,我們歡迎每個人。你的加入,是我的榮幸。」

 

As part of my work with UN Women, I have started reading as many books and essays about equality as I can get my hands...

Posted by Emma Watson on Thursday, 7 January 2016

艾瑪華森之外,J.K 羅琳、泰勒絲、《女孩我最大》製作人莉娜·丹恩也是你的俱樂部書友。而第一本書,艾瑪華森選定了美國著名女性主義作家葛羅莉亞‧史坦能的 《我飄零的人生》"My life on the road"。

書櫃第一本書:葛羅莉亞‧史坦能《我飄零的人生》

「女性主義的存在目的,是釋放個體的特殊性。我們進而理解,每個人都是雜揉遺傳特質與環境因素,獨特的個體,」——葛羅莉亞‧史坦能

葛羅莉亞‧史坦能是第二波女性主義教母之一,曾是記者的她,後來成了女性主義運動家,並創辦力推女權的《Ms.》雜誌,著重女性權益與受害議題,主要服務群眾是已懷有女性意識的中產階級女性。60年代,史坦能與創辦柯夢波丹雜誌的海倫葛莉布朗意見相左,角力拉扯,因而孕育出飽滿的第二波女性主義思潮。(推薦閱讀:

這樣正好,女性主義從不只是單一的大寫名詞。史坦能作為美國女性主義先驅,也曾遭人抨擊言論過度仇視男人,她說過一句極具爭議性的話:「女人需要男人,就像魚需要腳踏車。」

《我飄零的人生》是史坦能於 2015 年出版的自傳,她寫下「我最後的心願,是希望打開因性別而互相侷限的道路,我是認真的。直至目前為止,道路基本上還是男人的地盤。男人體現了冒險價值,女人守護爐灶與家庭價值,這樣的傾斜太超過。」(推薦思考:男人,女人,誰來搞定家務事?

《我飄零的人生》是本親密的書,像是坐下來,面對面與史坦能吃飯聊天,聽她說如遊牧民族般的女性主義實踐過程。艾瑪華森選擇由史坦能的晚期著作閱讀,有時代的意義,也開啟諸多想像與討論空間。

誰說性別不重要?屬於女人的女權俱樂部

俱樂部的概念原先是陽剛的,馬術俱樂部最早是上流階級的貴族男性才有資格進入的社群,後來延伸為校園兄弟會的意象。男人聚會是謀權自我成長,女人聚會卻經常被比喻為三姑六婆,後來俱樂部的概念逐漸開放,名詞也漸漸的中立起來。

這樣一個女權讀書俱樂部不只為女人而生,更為了更友善的性別環境綻放。

我想,閱讀如此迷人,在於它替你開展一個與真實世界同樣複雜的世界,盤根錯節,不存在標準答案,你不見得必然得同意書中的論述,但書中每一句話都讓你停頓思考,你於是與自己對話,與作者對話,進而與世界對話,找自己相信的答案。(推薦閱讀:

一如艾瑪華森說,「我想做個文藝復興時期的女人,我想畫畫、寫作、表演、閱讀,我想做幾乎所有事情。」喜愛閱讀的人,都是不滿足於既有世界的人吧,我們貪心地希望世界更好,好的更快。

感謝艾瑪華森的女權讀書俱樂部,誰說性別不重要?新的一年,我們提醒自己從閱讀性別相關的書本開始,跟 JK. 羅琳、泰勒斯、艾瑪華森當不分國界的書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