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經歷有限,但透過電影,我們能短暫與他人交換人生;那就是電影魅力所在吧。在 2015 年末,一起回顧作者陳太陽精選的年度電影,期望你能從中找到自己的快樂與悲傷,好好紀念或告別心裡的身影。(推薦閱讀:陪伴你成為更好的人!2015 經典電影名言:長大不可怕,可怕的是遺忘

「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到哪裡都是在流浪。」--- 三毛

倘若有一百種理想中的生活模式,卻沒有一種能夠使你身心愉悅,感到知足而幸福,生活還有什麼意義呢?曾有一位朋友說過:「喝你喜歡的酒,做你喜歡的事,看你喜歡的電影,去你喜歡的國度,其他的,便隨緣分吧。」假使生活使你煩憂,身子無法實際前往每一個你想像的國度異地,至少還能有一些電影,僅需耗費你兩小時的短暫時間,引領你前往不同世界,悲喜與惆悵欣喜皆能在黑暗的影廳或沙發上獨自品嘗,The End 顯示於黑幕之時,內心的一方角落亦若獲得了一絲慰藉,此時回想起 2015 一整年,總有一些精彩電影值得回味與分享!

《推拿》 Blind Massage :明眼人張眼的視野,卻不如眼盲人的心思細膩

「每個人的眼淚不一樣,但是想哭的念頭是一樣的。」電影裡有句台詞是這麼說的,在這世間有許許多多眼淚,孤獨的淚、受委屈的淚、失戀的淚…等等,淚水有千萬種,但想哭的念頭無論你身在何處卻是相同的,在推拿裡,無論是明眼人抑或是眼盲人,都有想哭的時刻,我們有太多太多時候,都太習慣把有眼睛的地方,兀自狂妄地稱作「主流社會」。(延伸閱讀 : 倚著《推拿》嘗盡人生百態 : 每個看不見的臉龐都是愛情的縮影 )

《踏血尋梅》 Port Of Call :失能的愛,終歸得踏著血追尋終點

「如今自己繼續每日製造我熱熱鬧鬧的一生,但在美夢裡又渴望再做個簡簡單單的人,回頭問問這天空,這人生可輕易嗎?」電影裡的配樂總是不斷透過女主角滿懷無奈的唱著這令人心疼的曲,有太多時候我們在他人面前總嘗試在臉上掛上笑容,像是一位勇敢、充滿魅力跳著曼妙舞蹈的舞者,然而在午夜夢迴時,我們卻渴望能夠做個平凡的人,享受平凡的日子,不奢求、不想望,僅希冀能自由的愛。(延伸閱讀 : 金馬最重口味的懸疑片《踏血尋梅》: 愛是邪惡的平庸

《醉‧生夢死》 Thanatos, Drunk:不被認同的禁忌之愛,伴隨無奈與嘆息

與家庭的羈絆,是最難解的課題,無法改變的渴望被認同感,在家人之間埋下分離的因子,比較與難以割捨,複雜矛盾的親人之情,在學習追求自己與伴侶之間充分的自由愛戀之外,又希望得以讓最親愛的家人認同,在晦暗的不明的生活裡,誰都夢想能夠做最真實的自我,另一方面,潮濕的慾望在身子裡滾滾發燙,燙得令人窒息而無法忽視,選擇了正視,卻又尋得了另一個苦難,在醉生夢死的時光裡,若能在狹小空間裡呼吸,便是醉生夢死之外的光輝歲月。

《安樂派對》 The Farewell Party:死亡並非終點,天堂已經客滿

如果有一台機器,能夠讓人得以扮演上帝,你會送走摯愛的人,抑或是看著他在病榻上努力呼吸?死亡對某些人來說也許不是人生的終點,也許對於摯愛之人,死亡是一種救贖,透過準備死亡和給予死亡的過程裡,伴隨著淚水就像是舉辦一場安樂派對般,看著摯愛的人緊緊閉上雙眼,最後一步至少能夠看著摯愛之人,平和安穩的離開這充滿苦痛的世界。

《黃金時代》The Golden Era:不因女人之身,容許一絲妥協

「我只願蓬勃生活在此時此刻,無所謂去哪,無所謂見誰,那些我將要去的地方,都是我從未謀面的故鄉。」

蕭紅身為知名女作家,卻在那樣的時代裡,奮力作著自己,綺麗的人生早已是後代的我們妄自加諸的故事,只願傳奇得以光輝耀眼,哪知蕭紅卻呢喃說著:「我的黃金時代,是在籠子裡過的」,一語道盡身處在那樣的年代,想在寫作裡真實,卻又在愛裡浮沉,是惆悵,亦是無奈,恍若一座空城的黃金時代,在安靜裡透著荒蕪,卻在荒蕪裡生出枝椏。(延伸閱讀 : 永遠失落的《黃金時代》, 柔軟而鏗鏘的蕭紅

《貝禮一家》 La Famille Belier :謝謝親愛的父母,請讓我展翅飛翔

「我愛你,但我要離開」,深愛父母與家人,但仍要離開,請讓我展翅高飛,孩子並不是要離父母而去,只是希望勇敢跨出未來的步伐時,父母能在背後支持,我深深愛你們,在父母的愛之下成長,當然也希望能帶著父母濃濃的愛追逐夢想,在樸實的故事裡,紮實描繪親情之間的單純與不捨,甚至連聽不見,都不會成為父母與孩子之間的阻礙,因為愛一直以來都不需要言語。

2015 即將過去,而電影卻能因著人一生的境遇伴隨你讀懂故事,電影演出的是一種概念,而透過成長,能在電影裡看見什麼、感受到什麼因人而異,但電影就像是給予一條道路,讓你得以透過他人的視野,窺見你還摸不透的天際,倘若破碎的心還找不到地方棲息,或許電影會是你暫且停泊的一方淨土。

最後,一如既往的分享一首,適合獨自喝著酒,聽著哼著的歌,經典電影《 B. Monkey 》的配樂再適合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