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記得《百吻巴黎》的計畫嗎?作者楊雅晴拍下 100 張吻照記錄巴黎的文化地景,這一部少女獵豔記在當時引起許多正反討論。女人迷作者施舜翔曾在全球慾望城市中的陰性惡魔一文中提到,楊雅晴之所以會成為輿論的矛頭,是因為她象徵著脫離父權控制的自由女體。讓我們也聽聽楊雅晴在 TEDxNCCU 的現身說法,女人握有情慾為何會讓社會如此焦慮?(推薦閱讀:

我是雅晴,很多人問我說,妳為什麼要拍這一百張照片,妳是有特別想要去衝撞什麼?或是受到什麼啟發嗎?其實都沒有,只是突發奇想而已。

我之前在巴黎唸書的時候,某個晚上我突然就想:「如果我跑去親一百個人,然後跑去問一百個陌生人願不願意親我,不知道會怎麼樣?他們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我也不知道會怎樣?」我越想越興奮,然後就跑去找一個學攝影的朋友商量這件事,他覺得可以做,我也覺得可以做,於是我們兩個就上街去開始親人了,其實就是這樣子而已。

其實百吻對我來說,真的就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情會有新聞價值,我也沒有想過這件事情能引起這麼大的討論,更沒想到會引起這麼大的憤怒。

我的事情被登上報紙頭條之後,我當時的無名小站一天之內就湧入了十萬人次,一篇文章底下就有兩千多篇的留言,其中大概有一千五百篇都在罵我,罵什麼呢?就是⋯⋯

「無恥的蕩婦!丟臉丟到國外去!」

要不然更狠一點就是:「我覺得妳連妓女都不如,妳下體早就爛了吧。」

要不然就是說:「妳就承認妳性慾很強,我還看得起妳一點。」

好,然後又有另一批人,他們來到我的部落格為我反駁。

他們的說詞是這樣:

「雅晴的創作是藝術,不是情慾,你們搞清楚!」

或者是說:「演員也會拍吻戲啊,他們都是為了工作好嗎,雅晴本身是很純潔的~」

當我看到這些吵來吵去的內容,其實我覺得很尷尬,好像我如果帶著一絲情慾去親這些人,我的作品就髒掉了,然後我這個人就髒掉了。但是,怎麼可能沒有情慾?我今天上街去親這些人,總不會是帶著金屬探測器上街,然後專挑那種身體含汞或身體含重金屬的男人親吧?我今天是找順眼的、我覺得喜歡的、看得順眼然後他們讓我心動、我覺得帥的,我是這樣找人的,所以這不是情慾,什麼才是情慾?所以呢,百吻巴黎它其實就是一部少女獵豔記,從頭到尾都是情慾,不用為我辯解。(推薦閱讀:

當我發現大家在吵的是情慾和性之後,我就一點都不難理解為什麼我會被罵得這麼慘了,因為我們的社會對性和情慾其實是很壓抑的,大部分的人對性都有強烈的罪惡感和羞恥感,所以呢,他們無法消滅自己心裡的那種罪惡感,他們就消滅眼睛所看得到的有關性跟情慾的跡象。

其實很長一段時間,我的部落格每天打開來就看到一大堆的器官、髒話、羞辱,然後我的照片跟我的人和我的名字永遠跟什麼「台灣女人很好上」還有「死西餐妹」、「哈洋屌」這樣的文章連在一起,我就非常鬱悶。(同場加映:

更慘的是,我結束了巴黎的學業回到台灣之後,我不但要面對網路的酸言酸語,還要面對面對面的指責,我要承受面對面的指責。那其中誰最會施行面對面指責?就是我阿嬤,就在我家,我的外婆。我阿嬤會說:「拜託妳出去不要說妳是我孫女,妳真的很丟臉,妳真的很髒,妳親過那麼多人,沒有男人敢要妳,妳嫁不出去了!妳嫁不出去妳嫁不出去妳嫁不出去⋯⋯」她就一直跳針,用「嫁不出去」這件事情來威脅我。

我聽到真的很不爽,好像我人生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辦法把自己銷出去,而且我更不爽的是,我如果想要找到好的買主,我就必須保持貞潔。但非常不幸的是,我之前已經親了那麼多人,所以我已經不貞潔了,所以對我阿嬤而言,我就是一個沒有選擇權的滯銷品。「人家肯要妳妳已經要偷笑了,妳不要挑了,有人想娶妳妳就嫁了吧。」

然後呢,我從我阿嬤的邏輯裡面,去看到,原來我親一百個人,會這麼多人生氣,不是只是性壓抑而已,是性壓抑的對象主要是「女人」。

我開始回想我自己,我從小到大的情慾跟性的那些想法是怎麼建構起來的?那些片段到底是什麼?

我相信大部分的女生都跟我一樣,最早你很快就會發現,你穿裙子腳不能開開,如果你穿裙子腳開開,大人就會很緊張很難為情,叫你趕快把腳關起來,女生坐要有坐相,下面不要給人家看到,羞羞臉。

那跟我同年紀的男生,他們在幹嘛呢?就是我的鄰居,他們沒事就在我們家(我住鄉下),就在我家附近的樹那邊亂尿尿,還會比說看誰尿得比較高。

等我再大一點,我記得有一次,我穿了一件短褲,還有一件領口大概開到鎖骨下面一點的衣服,要出門,我阿嬤就不讓我出門,她站在門口說:「妳穿這樣太露了,妳這樣很丟臉,妳出去人家會指指點點。妳去換衣服,妳這樣不行,壞女生才這樣穿。」

好,那跟我同年紀的男生他們在幹嘛呢?他們早就已經在看裸女圖,偷偷在討論打手槍的事情。男生他們都已經在同樣的年齡,知道要怎麼讓自己爽了,結果我卻連穿短褲、短袖的衣服都不行。

等我年紀再大一點,我有喜歡的男生了,所有人都說:「不要倒追喔,很丟臉,女生要矜持(指),不要倒追喔。」好,等到我好不容易交到男朋友了,大家又會說「ㄟ你不要太快跟人家上床喔,這樣他會覺得你很隨便。」

從這裡面我們可以看到,男生,他們去探索,隨著年紀去探索自己的身體、去探索自己的情慾,甚至去跟一樣性別的人,去競爭自己的性能力,都是很合理的。但女生在成長過程中,不論是什麼階段,女生的身體、女生的性慾、包括各種有關這方面的事情,都是被壓抑的。每當女生如果對於這種事情表現得興致勃勃,很想知道的時候,總是會有人衝出來跟她講說「不行,你這樣不行喔,你這樣很丟臉喔。」去譴責她。

是誰?總是會這樣衝出來,第一個衝出來跟我們說「你不行喔」?就是我們的媽媽,媽媽最關心我們。媽媽如果看到兒子在打手槍,抓包會怎樣?不會怎樣。媽媽搞不好偷偷覺得「有點開心,我兒子長大了。」媽媽為什麼不會怎樣?因為媽媽知道社會是接受這樣子的事情,所以媽媽很安心,她完全不擔心。

但媽媽如果抓到女兒自慰,抓包,會怎樣?我們直接來看看曾經自慰被抓包的少女現身說法。

噢,我的粉絲一號,她說她幼稚園就會自慰了,而且還有高潮,真的非常開悟。她說她被媽媽發現之後,媽媽的言語跟表情,讓她覺得自己很髒很賤。

粉絲一號信件內容:我小時候,幼稚園就會自慰了…那時因為下體癢癢的,用手一直抓癢處,不知不覺就很舒服,那是我第一次高潮。後來試了幾次,被媽媽發現,她用表情和言語,讓我驚覺自己的行為在她眼中有多不堪多髒多賤…

好,粉絲二號。她也是很小就會自慰了,她媽媽抓包之後一直打罵她,而且還說:「你自慰是跟誰學的?」

粉絲二號信件內容:我小時候有一次自慰(我很小就會)被我媽抓包,他非常生氣且難過的不停打罵我,罵我怎麼可以做個這樣的女人(我那時候才小學==)!!!而且一直逼問我要我回答自慰是跟誰學的!

我們看到這兩個媽媽都很激動,都修理了自己的女兒。為什麼媽媽要很激動修理自己的女兒?因為與其讓女兒這個樣子出了社會被別人打死,還不如我現在先斷她的腳、斷她的手、封她的嘴,讓她知道要收斂,免得以後出去更危險。

其實我見過更極端的例子,就是少女被鄰居強暴之後回到家跟媽媽講,結果也是被媽媽痛打一頓,媽媽說:「你千萬不可以告訴別人,因為很丟臉,而且以後會沒有人要你。」

好,讓我們來看看這些被媽媽修理過的少女,之後怎麼樣了。

剛剛的粉絲一號,她說她每次自慰完就會用媽媽罵她的話罵她自己。即使現在已經不那麼批判自己了,但是想起小時候那麼沈迷自慰,還是覺得很羞恥。想到媽媽的眼神、媽媽的辱罵。

粉絲一號信件內容:我那時候很常邊自慰邊自我批判,每自慰完就用媽媽罵我的話罵我自己…我現在二十幾歲,自慰已不再是上癮,是正常的舒解生理需求的範圍!我現在早已不再像以前那麼批判自己,但對自己曾經那麼小就那麼沈迷自慰還是會覺得羞恥…想到母親的眼神、母親的辱罵…依然代表了當時的自我價值。

好,我們來看看粉絲二號,她長大怎麼樣?想到我媽竟然覺得自慰要跟別人學,就覺得媽媽好可憐喔。難道我不能無師自通嗎?幹。

粉絲二號信件內容:想到我媽竟然會認為自慰是需要跟別人學的,想到她一輩子大概都從沒享受過情慾,就覺得好可憐哦,但卻偏偏是這些沒享受過情慾的女人喜歡來剝奪自己女兒的情慾自主。

這件事已經超過10年了,但是我只要想到她一直逼問我自慰是跟誰學的就還是覺得很生氣難道我不能無師自通嗎…幹…

其實像粉絲二號這種這麼開悟、這麼幸運的少女很少啦。大部分的女生呢,她們被媽媽修理過後,都會對自己的身體、對自己的性慾產生一種很強烈的罪惡感跟羞恥感。從那一刻起,只要她的情慾一冒出來,她就會自我批判,而且當她看到別的女生在展現自己的身體、展現自己的情慾的時候,她就會發動攻擊,去批判對方。因為她認為這樣才是女生應該受到的對待。

那我們從裡面可以再一次的又看到,女生的價值跟她的貞潔指數完全成正相關,越貞潔的女生越有價值,像那些不貞潔的呢,就很廉價,就像我。那廉價的女生會有什麼樣的待遇?這些女生她自己都不好好對待她自己了,她自己都這樣糟蹋她自己了,所以其他人怎麼糟塌她都只是剛好而已。所以不貞潔的女生,她不管是被性侵、被羞辱、被罵蕩婦、被罵妓女或是被騷擾,都是因為她自己有錯在先,不是加害者有錯,是這些女生自己有錯在先。那其實我就是這個脈絡底下的受害者,我阿嬤其實也是,包括那些會罵人的人,其實他們也是受害者。為什麼?(推薦給你:

因為他們一看到蕩婦就會ㄎㄧ笑,他們其實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這麼生氣、這麼焦慮,但是,他們那股焦慮又會推動著他們必須去殺掉蕩婦不可,他們其實也是受害者。

我看清楚這個狀況之後呢,其實我真的是嚇出一身冷汗。因為這個結構他讓所有的人都在裡面受害,可是它還是持續地在運作,大家還是無意識地在助長它,另一方面我也想到我自己,如果我今天沒有經歷這麼多,其實我也會罵別人蕩婦,因為我並不知道,在我嘲笑別人是花痴、罵別人是蕩婦的同時,我已經助長了這個迫害女人的文化。我迫害到我自己、我也迫害到我媽媽、我阿嬤、我姊姊妹妹,甚至我也迫害到男人,然後我也迫害到男人以外的性別。

那因為我不想再助長這麼荒謬的事情,我決定採取一些行動。首先呢,我希望能夠取消蕩婦這個詞的殺傷力。因為太多人罵我蕩婦了,我就很不爽,我就跑去查字典。我想要搞懂這個詞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有沒有誤會它,好,我就查字典。但我越查就越覺得事有蹊蹺,這個詞真的很瞎,它真的是專門拿來規範女人、專門拿來羞辱女人的一個很空泛的詞。

那我看清楚之後,蕩婦這個詞就對我沒有殺傷力了。但是我不要它只對我沒殺傷力,我就是要它無法殺任何人,所以我就開始在我能力所及範圍,包括我的百吻粉絲專頁、包括我日常生活中我的部落格、我就開始大量去討論情慾這件事情,而且口無遮攔,我就是要拓寬大家的尺度。當我阿嬤又在跟我講說「天啊妳嫁不出去了,妳真的很髒你妳很丟臉」的時候,我就會跟阿嬤講說「阿嬤,對,我沒藥醫了,我是妖女,你放棄治療我吧!」因為我知道對阿嬤、對那些會罵我的人來說,他們所做的事情他們覺得是對的,所以我不會去要求他們改變,他們不會輕易改變,那我所能做什麼呢?

我就是喚起大家心中的蕩婦,邀請大家跟我一起當一個自在、快樂、坦蕩蕩的蕩婦,人人都是蕩婦,就沒有人可以再用蕩婦來罵人了。

我除了喚醒大家心中的蕩婦之外,我也開始了百吻台灣這個計劃,我也會在台灣拍一百張吻照。我目前進行到第十三張,我今天在這邊給大家看看其中的四張我精選的。(播放照片:雅晴親吻被繩子綑綁的少女、雅晴親吻閨蜜、雅晴親吻自己的父親、雅晴親吻一位布農族男生)我們可以看到,這四張其實它各代表了不同的情慾模式,女兒親爸爸,你要怎麼想都可以,也歡迎意淫我爸。或者是女生親女生,或是最普通的異性戀女生男生親,或者是我剛剛親了一個,你們看到的,一個被捆綁的少女。那我希望在這個作品裡面能夠討論很多不同的情慾模式,當然也非常歡迎的大家一起跟我意淫各式各樣的台灣人。


(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我今天在這裡分享我自己的故事,是希望能夠透過我,希望大家能夠透過我去看到那些我們一直以來都遵循著,可是其實讓大家都身受其害的那些陳腐的觀念。(同場加映:最惡名昭彰的傷口,時代厭女症 Misogyny

我特別想對女生說,親愛的女生,你們要拿回自己的身體、拿回自己的情慾、拿回自己的權利,但不是從你媽媽身上拿,也不是從男人身上拿,其實媽媽跟男人並沒有從你身上偷走什麼東西,他們其實不是敵人,權利一直都在你自己身上,在你手裡,只是有人騙你說沒有,而且你從不懷疑。去把屬於你的找出來、認出來,然後用它去創造出你想要的。   

環境不讓我當蕩婦,我就創造一個讓大家都是蕩婦的環境;環境不准少女自慰,少女可以去創造一個可以盡情自慰的環境;環境不讓女人說情慾、說性,女人可以創造一個可以大講特講的一個環境。(推薦閱讀:臉紅紅年度性愛問卷,寫下你的蕩婦宣言)

讓我們一起創造一個更爽的環境,謝謝!

(本文經原作者百吻巴黎 Kiss Paris 作者楊雅晴同意轉載,感謝李品儀協助繕打逐字稿初版)

下載臉紅紅 App,為自己的情慾發聲,拿回你的身體自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