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週,世界在討論什麼?上週替你精選了英國衛報的熱門議題「當一位男子當面騷擾我13的女兒」,這週一起來看看赫芬頓郵報上的讀者投書,大尺寸模特兒 Kat Stroud 厭倦了世界總用質疑的眼光懷疑她與天菜老公間的關係,她走過自我懷疑的時刻,決心不要讓別人的質疑擋在相愛面前。她要讓世界有更多胖女孩的敘事,一起來看看她鏗鏘有力的投書翻譯!(推薦給你:

多數小女孩從小都聽過爸媽這樣的告誡,「如果你想像童話一樣有幸福結局,最好要讓自己的外貌吸引人,也不要吃得過胖。」這倒是很合理的解釋了為什麼我們很少在主流媒體的論述裡,看到大尺寸女人與天菜男人的故事,因為這社會叫我們深信「有吸引力、身材又好的男人就該跟有吸引力、身材又好的女人在一起。」

你從來不會看到大尺寸的公主跟白馬王子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Rebel Wilson 永遠跟 Brad Pitt 不會一起演愛情喜劇,胖子有胖子圈,瘦子有瘦子圈,這就是我們的世界。

多數的人都會同意,大尺寸模特兒被視為時尚圈裡的二等公民。我們被各式各樣的瘦身活動轟炸,找上我們的代言通常是整形手術或瀉藥,然後我們不意外的會被諸如 Project Harpoon 或 Thinner Beauty 等一類厭惡胖子的社群騷擾。(推薦閱讀:

因此,當他人眼中的「天菜」靠近大尺寸的我們時,無論在螢幕前或是現實生活,其他人都很難相信我們之間有所謂「真感情」。

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他人的讚美通常夾帶懷疑的口氣。但後來,我發現懷著自厭與懷疑的情緒對兩人關係相當有害,特別是面對你珍惜的關係時,這是我的老公教會我的事。

前幾個月,當我和他約會時,我內心充滿著不安全感與狐疑。他無論對我或對於社會觀感而言,都很迷人,我無法克制自己持續猜疑他的動機。「他為什麼要約我出去?」「他難道在測試自己能不能跟胖女孩約會嗎?」「還是這是什麼西洋版『改造野豬妹』的玩笑?」我很想相信他真的對我有興趣,我跟他確實「水準相當」,但社會在我心中種下蔓生的懷疑種子,把我僅存的一點點自信摧毀殆盡。


Project Harpoon 粉絲團截圖

我們開始約會的時候,我都法說服自己相信「我真的配得上這男人」。我不停問自己「他是不是正偷偷打量著剛走過去的金髮俏妞跟她的高跟鞋?」「我是不是他約會過最大隻的女生?」當我們約會時,旁人投射在我們身上的打量眼光,更讓負面情緒在我心中越疊越高。我清楚看到人們厭惡的神情,我們走過之後,人們開始交頭接耳或發出訕笑。

人們覺得我們的相愛是特例,一定有什麼蹊蹺。

直到有一天,我終於鼓起勇氣把我心中所有的疑問向老公一次問個明白,他的憤怒、訝異與受辱的心情可想而知。他從來沒想過人們在議論我們,更對於我曾覺得「我配不上他」感到非常吃驚。

你知道嗎,我面前的這個男人,從來沒把我的「胖」當成「我必須解決與克服的問題」,他只是純然的把我視為一個美麗、善良、獨立而且有吸引力的女人。我才明白過去我花了太多時間在意他人對我是美是醜的評價,卻花太少時間關注自己對身體的真實感受。

我們對自己的自信不該僅是源於他人對我們的讚美,同樣地,我們也不該因為他人一兩句批判,而走進自我譴責與懷疑的無限輪迴。

自此之後,我對自己的身體更有自信了。而我也發現,真正讓我性感的不是內衣、珠寶或高跟鞋,而是我理直氣壯地覺得自己如此美麗。

我深信,活在一個竭力製造質疑與恐慌的社會,選擇愛著自己是最浪漫的反撲。

當人們看到我的老公與我,他,人們眼中的天菜,我,人們眼中的肥妹,互相相愛,支持彼此,這衝撞了人們對幸福的既定印象。可能,也讓許多人有不舒服的感受。但又怎麼樣呢?如果你愛著自己的模樣,你的情人也愛著你的模樣,那麼其他人的言論再也傷不了你。

 

Love,
Kat Stroud 

更自由的戀愛時代!社會需要更多真實敘事

大尺寸模特兒 Kat Stroud 訴說少見的胖女孩敘事。她遊走在自我質疑的幽谷,曾經也是「瞧不起自己」懷疑自己不值得被愛的胖女孩;最後她從容寫下誠實的告白,不只為控訴,更為積極鬆綁相愛與身體的既有教條。她輕柔而堅定地說:「是我們談戀愛呢,何必讓別人的眼光走在我們相愛之前?」我低下頭回想,我是不是也曾看過類似的情景,心裡閃過「他們怎麼會在一起」的念頭?(推薦閱讀:當我們無法打造差異共存的社會:「胖女孩也很美」就成為矯情

社會從小就用各種方式恐嚇胖女孩(也同時告誡我們不要成為胖女孩),在電視上我們看見胖女孩經常是被班上排擠的那一位,人們惡意朝她丟擲石頭、番茄、雞蛋或仇恨語言,胖女孩的背影總孤單得悽涼。觸目所及的所有傳播管道都告訴她,「你與『美麗』的距離太遠,人們並不愛你,當他們說愛時,更多時候是別有居心。」


醜女大翻身劇照

於是我們好像就習慣了,印象中的那些螢幕胖女孩,不是非得「醜女大翻身」瘦下來向大家雪恥,就是得被貼上「胖女孩心地很善良」的二分標籤等著遇上另一個同樣善良的胖男孩。社會用反覆的語言訴說,胖女孩不值得同等被愛。於是自由戀愛一百年後才不自由,人們的眼光就是昔日的門第,評斷著A與B夠不夠格在一起。

而當我們以二元的維度觀看世界,受害的從不只是胖女孩,也包含被視為理所當然就能 Take it all 的瘦女孩。一個標準,深切地迫害著不同族群的日常生活。沒有誰真的是既得利益者。

或許我們早該跳脫胖、瘦、美、醜的二元相對論,深知相愛與相遇從不只是交換條件,他人的眼光不足以決定我們相愛的模樣。藉由 Kat Stroud 的告白,我們更想看到社會容納更多相愛的可能,擁抱更多逸散框架之外的情慾想像,訴說更多條件歸零依然愛著的敘事。(同場加映:

直到那一天,我們才能心無芥蒂地說,我愛你,只因為你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