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Kanghao 的時事性別觀察專欄,繼公共空間裡的情慾同志之間的「厭女」情節,讓我們談談生活中經常出現的「租屋限女」狀況。許多人覺得租屋限女是女性的「特權」,而男性通常在這樣的前提下,會覺得自己的權益被剝奪了。讓我們深入討論「租屋限女」的原因,更或許一切都是性別刻板印象作祟!

對於一個外地人來說,在台北生活久了,會越來越覺得,如果可以自己擁有一個小套房,不需要看人臉色,會是一件多麽幸福的事情。


(圖片來源:玖樓facebook

找房子,真的不容易。很多房東,一間公寓隔成好幾間,出租給剛出社會的新鮮人、學生,窄小、採光跟隔音不佳,也沒有消防逃生設備。好不容易,把預算提高一點,找到條件好一點的房子,結果發現房東設立了「限女」的條件,此時此刻,就會有一把無名火,幹在心裡。

「限女」已經成為全台灣租屋客男性的夢靨。很多人抱怨,為什麼要設下「限女」的條件?台灣不是很講求「性別平等」嗎?其實「限女」是台灣社會長期懸而未解的性別議題,並非三言兩語能解釋得清楚,它涉及了很多面向。

「限女」是一種對男性的歧視?

首先,很多男人覺得,房東設下「限女」的條件,是對男性的一種歧視。因為,這些房東預設了:「男生比較臭、比較髒、比較不愛惜房間、折舊率高、生活複雜,而女生永遠是香噴噴,又比較愛乾淨、整齊、比較愛惜房間、生活簡單」。這種兩性二元對立的刻板印象,大概就是房東設立「限女」最主要的原因。

有趣的是,在這樣租屋市場的條件下,很多男人開始發現:「原來我們也可能是被壓迫的一方」、「男性不是永遠都是既得利益者」。所以,男人們會說:「乾不乾淨,跟性別沒有關係」、「明明很多女生才很髒吧!」等論述提出反駁。

沒錯!這些針對性別的預設,都是一般社會大眾對性別的刻板印象,可是過去這些刻板印象,總是跟著女性一輩子。很多女人,終其一生都在對抗「不合理的性別刻板印象,衍生出來的性別歧視」。但是,難道我們這個社會沒有對男人的刻板印象嗎?當然有,可是很多時候,加諸在男人身上的刻板印象,並不構成太大的問題,也不構成壓迫,因此男人們也都不太有感覺。

當「限女」成為一種對女人的「優惠」時,身為男人的相對剝奪感被凸顯出來,男人才能真正感受到「性別壓迫」。所以,雖然我贊同,房東選擇房客不應該有性別差異,因為房客的好壞跟性別沒有關係,但是「限女」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性別議題。言盡於此,我相信男性們,應該可以感受到「性別無所不在」。男人們平常一定要更關心「性別不平等」的議題,想辦法去化解性別權力關係的不平等,或者至少盡力地消除性別刻板印象。(推薦閱讀:


(圖片來源:JD Hancock@flickr,CC

為什麼這個社會覺得「限女」沒有問題?

再來,我們要繼續探問,為什麼我們這個社會,會對「限女」這種性別門檻沒有感覺?當我去問身邊的女人,為什麼會想要選擇「限女」的套房或雅房,她們都會覺得「限女」的集體管理,「讓女生可以免於暴露在異性的環境,而得到安全感與保護」、「女生一起住,比較方便」。

這種論點當然有幾分道理。因為,性騷擾案件中的加害者,的確是男性偏高。但是,退一步來說,曾經騷擾過女性的男性,我想大概也會是男性中的少數。很多男人會開始急於區分「自己」與「性騷擾者」之間的不同,認為性騷擾者只是少數男人,跟自己無關,何以要受到牽連?這樣想法,就是標準的「只想到自己」,卻沒有感同身受「集體女性對於性騷擾的恐懼」,以及性別權力關係不平等的問題。

不過,其實女性不是只會受到「異性」的騷擾,也會受到同性的騷擾,同樣的,男性也是。「限女」,意味著我們這個社會,只承認女性會受到騷擾,只想處理女性被「異性」騷擾的問題,預設了男性是潛在的加害者,並且充滿了異性戀中心主義。

我們不應該預設男性是潛在的加害者,也不該天真地以為同性之間不會有性騷擾的問題,但是無論如何,我們看見了「性騷擾的多元樣貌」,仍然不應該轉移性騷擾議題中,男女不平均的真實分佈狀況。這也就是為什麼,在「集體女性對於性騷擾的恐懼」的前提下,「限女」的集體管理觀念還是無法有所突破。(同場加映:

「限女」對女性來說,是好還是壞?

第三,很多女生覺得,房東設下「限女」的租屋條件,是對女性的一種「優惠」。可是真的是這樣嗎?

對整個社會來說,我們依然不挑戰「限女」的正當性,是因為普遍而言,我們依然覺得「女性就是弱者」、「女性就是需要保護的對象」,所以「限女」變成是房東對女性的一種「體貼」與「優惠」。可是,這種體貼與優惠,背後預設的除了對女性就是「乾淨」、「乖巧」、「單純」的刻板印象之外,當然還有對女性就是「需要受保護」的性別歧視。(推薦給你:

「限女」也意味著「男賓止步」的「單性」區隔。我相信有很多男性都曾經有過「男賓止步」的經驗。例如:因為「限女」的關係,顧及其他房間進出的女性房客,所以很多男生也不太能夠去女性友人家作客;很多住在「限女」房間中的女生,也不太方便帶男朋友回家,所以只能去男朋友家住,複製了「女隨男」的男性霸權邏輯。

可是,「限女」當然也有很多好處。對於移居城市的女人來說,「限女」降低了女人離開原生家庭的門檻。女人住進「限女」的房間,便可宣稱「安全」,脫離家長的掌控,也說服自己「逃家」,尋求一個新的自我。

因此,雖然「限女」有著性別歧視與性別壓迫,但是它卻提供了女人逃家的策略,提高了女人尋求自我的可能。女人開始有權自主選擇「另類家庭」。很多「限女」的公寓分租套房,由於公私領域的界線並不明顯,女人之間容易形成互助的網絡,突破傳統家庭的界線與管制,進而形成「姐妹情誼」。除了互助群居,女人也可以選擇單身、同性戀家庭、穩定交往卻不婚住在自己的「限女」套房⋯⋯等各種新型城市家庭類型。(同場加映:


(圖片來源:Alba Soler@flickr,CC

我談了那麼多關於「限女」的性別議題,無疑是希望男人們,你們要知道「性別」並不是一件跟你們無關的事情,更希望男人能夠理解女人在這個城市中,所遭遇的現況,以及女人們之間,理解「限女」對於女人的限制與可能在哪裡?唯有透過更進一步的討論,我們的性別現況,才有辦法改善。(推薦給你:

至於,我覺得最好的居住形式,當然還是混居。只是在性別權力關係尚未改善的前提下,「限女」還是會普遍存在在這個社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