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引起廣大討論熱度與共鳴的《追婚日記》林依晨、陳伯霖、周渝民的黃金三角組合,除了剖析白領女性面對「怦然」與「細水長流」的愛情掙扎,也進一步討論追逐夢想與成就這條路上必然的犧牲,我們還能是自己嗎?聽聽作者 Jeffrey 繼《234說愛你》後的精彩影評。

《追婚日記》(中國片名《杜拉拉追婚記》,原著小說《杜拉拉2:華年似水》)是中國電影《杜拉拉升職記》(2010)的續集之作。中國自經濟發展以來,快速生產出一批新富階層,杜拉拉不僅是新富代表,更是職場成功的「女性代表」,延續《杜拉拉升職記》憑藉自身努力奮鬥晉身「白領」,《追婚日記》再現東方都會白領女性在事業成功後,面對愛情及婚姻的態度。

跨國白領對抗世界也需要勇氣

《追婚日記》裡登場的杜拉拉,已經算是個讓人稱羨的白領菁英,在跨國企業工作、有著不錯著收入、在物價高昂的世界級城市裡有個環境不錯的單位落腳,更重要的是,還能經常飛往各地出差。杜拉拉代言的不僅是白領,更重要的是其「30幾歲」、「未婚的」、「職場女性」三種複合身分。如同田馥甄演唱的電影宣傳曲《姐》:

「高跟鞋穩穩踩碎那些是與非,用香水狠狠擊退不懷好意的氣味,別來問通宵加班累不累,就說說姐今天的妝美不美……每一天有多麼寶貴,當自己寶貝,為自己而明媚,天塌了姐都無所謂,大不了買醉換個天空再睡」——田馥甄/姐/《追婚日記》電影宣傳曲

作為「白領女性」,好像可以很獨立、很做自己的不受年齡、婚姻及性別束縛,只要在乎自己美不美、為自己而活就好,許多「杜拉拉粉」大概也是期許自己能夠成為這樣的一個新時代女性──一種源自西方的現代性典範。然而,杜拉拉所處的東方社會,「成為白領」並不足以完成自我實現,杜拉拉的複合身分化為各種枷鎖,在《追婚日記》裡成為扣住「姐」、讓姐面對社會性別刻板印象也無法真的瀟灑的原罪。

 

做自己好難?在婚姻或事業裡,自己都不是自己

杜拉拉其實不做自己。這部講述都會白領女性面對小資男友和高富帥新追求者的故事,從片名「追婚」也不意外的去描述婚姻的意義,無論是女人的夢想,又或是社會對女人的期待、家人對未婚女性的不放心,對30幾的職場成功女性來說,幾乎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成功女性在這裡一點也不獨立,婚姻的意義成為一種形式,成為感情裡和另一半爭吵的話題,在「追婚」的過程裡,為的是給愛情更高的承諾?為的是滿足社會期待?(推薦給你:

在成就事業裡的杜拉拉,享受在一套套華服堆裡的生活,品牌衣著成為女人的 LOGO,30歲的白領不能再穿平價uniqlo,要時尚要品味,在中國快速成長的背景下,如杜拉拉般的「新富」要也要快速學習新的穿衣品味去改造自己,彷彿有著《穿著 Prada 的惡魔》裡安海瑟威的影子,在「成為夢想中的自己」的過程裡,都懷疑自己是否還是自己。(推薦思考:

東方社會對小資女與新富女的社會期待

對比近期同樣由林依晨主演的電影《234說愛你》裡「20幾的小資女」和《追婚日記》「30幾的新富女」,在情節敘事中,其實都套用了同一套模板:小資女和新富女都同時周旋在「交往多年的小資男友」與「新出現的高富帥」之間,但20幾的小資女卻背負著忠貞於一人、追求富裕生活而背棄小資男友的道德壓力,同樣的情況對30幾的新富女來說,卻因為「追婚壓力」,就算要捨棄小資男友都可能成為「不得不的選擇」。(推薦閱讀: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所謂的「道德」在東方社會裡,卻因為女性的社會位置不同,而有了不同的道德期待。我們期待20幾歲的你努力成為杜拉拉,但在此同時,你必須為另一半「守貞」,當你成功成為白領,30幾的你被期待婚姻,甚至被期待門當戶對,或與「更好的(社經地位更高的)另一半」結婚──其實,我們的「道德」還滿有彈性的,對吧?

做自己也可以

「你口口聲聲說你別無選擇,究竟誰在逼你啊?」——《追婚日記

無論是在事業上成為杜拉拉、穿著華服,在感情上選擇哪個另一半、要不要走入婚姻,我們可能經常說著「我現在別無選擇」,事實上是「我們沒有對抗社會期待的勇氣」,杜拉拉是成功典範、年紀到了有了結婚典範、選擇另一半也有典範,這個社會給了太多樣本典範告訴我們人生勝利組的樣子──但再多樣本卻只有一種典範,是這個「典範」在逼我們,我們總是很怕一旦偏離典範,我們就是一個人,就會被世界遺棄。

「你可不可以輕輕的鬆開自己,就算你想放棄也可以失去也可以,別再步步進逼不留餘地愛只會窒息……就算你想流淚也可以任性也可以,別再苦苦壓抑鎖上情緒心會更封閉……就算一個人至少還有自己。」——閻奕格/也可以/電《追婚日記》插曲

如果捨棄那些典範,我們不再輕易評價別人,不再將典範套用在任何人身上,或許我們不僅是鬆開社會給的枷鎖,也是鬆開了自己。那麼,做自己,是不是也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