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英雄》編劇于小惠以工作室文化帶頭改善拍片產業的健康憂慮!聽聽為母則強的她如何在有了孩子後更察覺身邊人的需要。「人就是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好好吃飯」是于小惠送給影視產業時常為觀眾一個笑容犧牲健康的工作人員最好的祝福。(推薦閱讀:

一種工作形態  照顧團隊的方式

口述=于小惠
與導演蔡岳勳是夫妻,更是工作夥伴,擔任多部電視電影製片人、編劇。製作多部膾炙人口的電影,如《痞子英雄》,目前正在製作電視劇《深夜食堂》。


圖說:在雲端空間,每周五員工會分組作菜給大家吃,會作菜的跟不會作菜的一組,最後原本不會作菜的人都能做出一盤盤美味可口的餐點。

「雲端」空間的成立,我們希望為員工打造一個吃好食、上好課的生活空間,有了適度的放鬆,工作才可以更有創意。

我這幾年工作最大的遺憾,是經常錯過孩子們成長的小細節。我的老大到二歲才會走路,在之前我們到處問醫生。有一天家裡的保母打電話告訴我,他會走路了。當時我正與十個編劇開會,我突然哇的一聲,崩潰的哭了。(推薦閱讀:

對我們這個行業來說,生活最大的挫折就是如何兼顧家庭和工作。影視產業它已經不是一個職業,它佔住我所有的時間。後來我就把工作和孩子合併,用了集中管理的方式,把一樓改造成一個雲端複合式空間。在工作的同時,可以跟孩子不分開。拍戲期間,一天都要工作十、二十個小時,員工跟我一樣,錯過了與孩子的陪伴。在這個空間裡讓是媽媽的員工們在樓上上班,孩子在樓下的空間學畫畫、跳舞,互相把孩子照顧好。

創意是無法在辦公桌上發生的。我們開編劇會議,會約喝下午茶,看看甜點。思緒被卡住的點,一下就想通了。看似在吃喝玩樂,其實是在增加團隊的生產力。我喜歡皮克斯這個公司,公司孕育了無數的可能,比方說辦公桌,他們會給你一個預算,由你去設計自己的空間。我可以理解他的概念──工作只是一種名詞,他們比較不視為它是一種工作,而是不斷創造發生的可能,所以皮克斯才能那樣的自由。


(圖片來源:來源

有一段時間,我看到我的員工吃泡麵或是速食,我看了一天、二天,一年、兩年。我擔心有一天生病了怎麼辦?二、三十歲過了,很快就要六十歲,即將面臨疾病或死亡,我們的一生就是要這樣嗎?我不認為,所以我就想要開始改變。在雲端,我們要求員工每周五要輪流動手做菜。這裡有專門煮菜給我們吃的阿姨,為我們打造營養均衡的食物。其實只要請阿姨從周一作到周五就好了。

但是我們讓大家分組,讓彼此去打點大家的一餐。進入一個團體或產業,團隊們要互相照顧,不是我做我的,你做你的,不溝通,這樣效率差,錯誤也多。這樣可以讓他們理解其他人的節奏和組織,建立默契,這些都跟工作有密切的關係。

雲端會自己做麵包,主動分享給安養院或是育幼院。當把麵包交到別人手上,看到別人快樂時,我們會覺得更快樂。表面上這件事花了很多的時間,但是對於團隊來說,增加了許多價值。所以當他在做創意工作時,他的生命厚度就會跟別人不一樣。尤其是做創意工作的人,更需要這樣的累積。

我們是娛樂大眾的影視產業,不時聽到哪個燈光師得了肝癌、攝影師得了三高(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壓)。劇組吃食物的方式也是每天蹲在地上吃便當,所以我們就開始規定便當不能放地上。再來我們請外燴到片場,蔡岳勳自己還希望有一個餐車,在國外都是這樣,把車子上的桌椅放下,中午大家是自助式的午餐,吃得很好。影視產業這一行,我們付出的不比別人少,甚至比別人多很多,付出時間、青春、心力,換來大家的笑容,更應該要換到自己的財富和健康。

人就是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好好吃飯,站在公司的立場,還要讓員工沒有後顧之憂,不管是孩子或是他們的健康。我們現在正在打造一台劇組餐車,有餐台、流理台,我們會努力讓這些熱情奉獻的員工在工作中也是感受到他是好好的生活著。

(出自《小日子》011期  平民便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