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執行長馬克·佐伯格喜滋滋地在個人牆上分享即將當爸的喜悅,並且宣布自己將請兩個月「產假」(Paternity leave)。我們想起九月 Yahoo 執行長 Marissa mayer 的兩週產假,一起思考「產假」的決定,以及台灣距離「產假」的進步還有多遠。(議題討論:理想的產假

2015 大概是科技圈的富饒之年,新生兒呱呱墜地,「產假」議題也以更顯而易見的方式搬上檯面,多長的產假才合宜?公司高層該以家庭還是公司發展為重?突然成了全世界共同傷腦筋的關注焦點。

你記憶猶新,Yahoo 執行長 Marissa Mayer 於九月釋出懷上雙胞胎的消息,並發表聲明自行縮短原定八週的產假,只打算請兩週,引起正反意見討論。多數意見表示:「Marissa Mayer 做了糟糕的錯誤示範,這是產假議題的倒退。」Marissa Mayer 成了一時間的媒體箭靶。

相較之下,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 先是在七月分享與老婆 Priscilla Chan 的懷孕合照,並於11/20日在個人牆面下,留下期待的興奮心情,並宣布將請兩個月的產假,眾人稱好。

「Priscilla 與我已經準備好迎接女兒的到來了。我們已經開始挑選我們喜愛的童年故事與玩具,迫不及待想跟她分享。我們夫妻倆也討論著,該如何與女兒共度她來到世界上的第一個月?這是非常私人的決定,我已經決定請兩個月的「產假」,讓我能好好迎接我的孩子。」

「研究顯示,如果在職父母花更多時間陪伴他們的新生兒,最後成效對於孩子與家庭都會更好。Facebook 提供美國員工們四個月的帶薪產假,讓爸爸媽媽能夠沒有後顧之憂。」

「隨著孩子出生的腳步越來越近,每一天感覺越來越真實了,我們也已經準備好來到人生的下一個階段了。附上一張照片是我們家寵物 Beast 與嬰兒車的合照,我想 Beast 也知道接下來會有很大的驚喜報到!」

相較之下,馬克·佐伯格的決定顯得「政治正確」許多,不過也讓我們開始深思,產假的決定是否真的如我們想像得那樣「私人」?

產假是否是私人的決定?Mark Zuckerberg 記得自己還是孩子的父親

「產假」看似是私人的決定,但以 Marissa Mayer 與 Mark Zuckerberg 的立場,這更是超脫「私人」的決定了。他們必須權衡公司利益與家庭權益;他們必須在「父母」與「執行長」間選擇某個優先的身份;他們更必須明白每個決定,都能由上至下的全盤影響公司生態,這都是很現實的考量。(推薦閱讀:理想的產假

Mark Zuckerberg 的產假不只是私人的決定,更帶有鼓勵性質,像是對世界宣告,「FB 是這樣的企業,我們盡力提供最好的社群服務,同時我們也兼顧每個人的生活品質。我們在意用戶,同樣也在乎家人。」

Mark Zuckerberg 的決定是感人的,在 FB 執行長的光環以外,他記得自己還是個孩子的父親。而他珍視這個身份,想跟孩子紮紮實實地走過起步的第一個月,為了看什麼書、聽什麼音樂、怎麼認識世界...等細瑣重要的諸多問題煩惱,他要關心身邊的孩子一如他在意用戶的每步體驗,他要孩子不只認識自己是 FB 執行長,更是個實實在在存在身邊的父親。

想到 Mark Zuckerberg 懷抱什麼樣的心情寫下個人牆上的文字,讓我動容。而同時,面對產假爭議,我們該做的不是譴責 Marissa Mayer 為承擔 Yahoo 營運壓力而選擇將自身利益放在後頭,而是致力創造讓每個人請兩個月產假都跟 Mark Zuckerberg 一樣容易的職場環境。(推薦閱讀:雅虎執行長 Marissa Mayer 產假請太短,何錯之有?

那麼,我們所處的台灣呢?我們對於產假的進程又是如何?

台灣性別現況:「產假」依然是個假議題

根據勞動部性別工作平等法之相關規定顯示,「女性職員分娩前後,應停止工作,給予產假八星期。受僱工作在六個月以上者,停止工作期間工資照給;未滿六個月者減半發給。父親得於配偶分娩當日及其前後合計15日期間內擇其中三日請陪產假。在產假之外,可以申請長達兩年留職停薪的育嬰假。」

儘管有明文規定,但能不能請產假?能請多長的產假?產假期間是否真的給薪?對現在的台灣來說,還是個遙遠的「假議題」。

你並不陌生,時常耳聞台灣公司以「共體時艱」之名將產假員工薪水減半或留職停薪,又或者女性工作者在產假期間,仍必須分神處理公司事務,背負兩端的壓力,在媽媽與職員的身份間來回奔波擺盪。而父親,更被理所當然的排擠在「父母」身份之外,重擔更是沈重的落在女性職員身上。更多女性員工,心裡有說不出口的恐懼,即便有留職停薪的保障,我們更害怕請了產假,再也回不了職場。

遙望挪威,父母可選全薪育嬰假 49 週或 59 週育嬰假領 80% 薪水;而法國,第一胎產假有 16 週,二胎以上增加至 26 週;瑞典則是父母享有 480 天育嬰假,其中 390 天可領取原薪水80%的育嬰津貼。而台灣的育嬰假,目前的最新現況是夫妻兩人可請半年的育嬰假,並給六成新。

從馬克·佐伯格的兩個月產假,我們看到了什麼?我們看到世界前行的方向,除了員工的身份以外,還存在更多值得珍視的身份;我們深感台灣現況的不足,更期許政府能代表台灣替亞洲走出性別權益的更大步。(推薦給你:請感謝願意在台灣生小孩的媽媽們

我期望著,哪一天在台灣,我們能更好好地把自己活得像個人。

身為女性職員,不會再覺得想生小孩的念頭必然與職場晉升抵觸不再擔心生了小孩會讓我們丟掉工作或過不好生活;我們的社會能更尊重每個生命的誕生與成長;而那一天,我們才能驕傲且心安理得的相信,我們的下一代,確實活在一個更好的地方。(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