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愷芯將滿51歲,於台中一中任教生物老師一職。你現在看見的「她」,過去叫曾國昌,現在名為曾愷芯。現在的她完成變性手術,做為女人的渴望,就是她活著幸福的意義。(推薦閱讀:

如果可以,多希望能輕輕將她身上「台中一中創校百年首位變性男老師」的標籤拿掉,從此大家只需記得她是「曾愷芯」,一個隱忍大半輩子終於能勇敢做自己的美麗女人。現在的她比從前快樂,接下來的人生,她要為自己開心妝扮,精彩綻放。

一直都想當女人

從有記憶以來,我一直渴望當女生,討厭身上的男性器官,常常會作靈魂互換的夢,希望一覺醒來就擁有女生的身體。

小時候有想要偷偷穿女生的衣服,但不敢真的實現。我不敢讓別人知道我想穿女裝的傾向,主要是因為,當時整個台灣社會都很保守,總是會聽到周遭環境性別歧視的言論,六、七○年代沒有人敢大聲討論多元性別這種事。

從小老師給我的評語都是「文靜」,我給人的印象一直不是粗魯的男生,但也不至於被說娘娘腔。國中時曾經有同學說,我有些舉止看起來像女生,那時候心裡反而有一點高興,覺得有人看見我的內心,但畢竟不敢真正外顯出來。身為長男,我也不敢讓父母弟妹發現,曾經想過寫在日記裡面,後來想一想,如果被偷看了怎麼辦?最後只能選擇藏在心底。(延伸閱讀:

以前資訊沒有那麼發達,從國中開始,我會特別留意報紙上登載相關的新聞,記得《聯合報》連載過美國第一個變性人 Christine Jorgensen 的故事,我特別剪報收集起來。大學畢業時,《張老師月刊》登載過台灣第一位變性人林歡歡的專訪,根據我了解,她最後過得不是很好,變性後無法回到原公司上班,雖然有時會接攝影外拍,但不是很穩定,最後只好往摸摸茶、第三性公關發展,但因年紀漸漸大了過得很困難。許多像我這樣的人,要嘛沒有好的學歷,要嘛找不到好的工作,得去從事色情行業,不然沒錢過日子,甚至還有很多人被家裡趕出來。這讓我明白,如果沒有穩定的工作,環境又不友善,很可能會落到這樣艱難的下場,所以我決定台大畢業後進學校教書,成為女人的渴望我能可以忍。(推薦閱讀:

終於決定做自己

2013 年底我的妻子因為乳癌過世,處理完後事後,有一天靈光一閃,突然想到現在可能變成一個機會,不再需要有那麼多顧慮,因為我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的了。就算失敗或後果很嚴重我也有退路,可以提早退休離開學校。如果現在不做的話,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有機會了。

去年初我將臉書大頭貼改為女性頭像,開始嘗試變裝,戴首飾、擦指甲油去學校,過了幾個月女同事發現不對勁找我懇談,我才坦承,我很訝異同事跟學生都很願意接納、支持我,高中生比較成熟,不會用那種好奇、想要了解你到底是什麼動物的心態看待你。我很謝謝他們的尊重,並以平常心看待我的改變,還有學生耳聞有人要到中一中抗議時,說了一句很可愛的話,「如果他們真的來了,我們可以手牽手去圍著他們跳土風舞嗎?」

為了動變性手術,我積極配合醫生做諮商、服用女性荷爾蒙和抗雄性激素,雖然吃藥會提高心血管疾病、婦科癌症的風險,我寧可選擇少活幾年,也要變成女生。本來預定今年六月動手術,因為塵暴事件延期,讓我有點不安;幸好最後終於接到醫生通知,814 是我重生的日子。出手術房到恢復室,麻藥漸漸退了後,我做了兩個夢,夢到很多朋友開 party 幫我慶祝,還夢到有好幾個姊妹跟我一起進去動手術,出來後大家都變成女人,非常快樂。

順利完成手術後,我最想做的一件事是去日本泡湯,總算不必煩惱該進男湯還是女湯。我現在每天早上最期待的就是化妝打扮,挑符合心情的衣服去學校。以前跟男同事相處,除了 3C 沒有太多共同話題可以聊,我因為嚴重散光免役,也沒辦法聊男生最愛提的當兵。現在我可以大方和女同事聊天說八卦,和朋友逛街買衣服、做光療指甲、翻雜誌學彩妝穿搭。去年七月我從「曾國昌」改名「曾愷芯」,今年九月領到性別欄改為「女性」的新身分證;有朋友說我的新名字聽起來就像「真開心」,我覺得很奇妙,決定做女人後我的確每天都好開心。(推薦閱讀:

這輩子最愛的女人

我媽媽一開始看我穿女裝會一直念,有時會夾雜一些難聽的話,像是「不男不女、不搭不七」之類的;從小我的想法她也不是很接受,她講什麼我也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要讓內心受傷,但當然還是希望她能支持我。動變性手術是瞞著媽媽進行的,萬一在進開刀房前讓她知道,我害怕她會做出非常激烈的反應,只好帶著外甥女自己偷偷辦住院手續。之後弟、妹知道了,也只能盡量幫我安撫媽媽的情緒,幫忙打預防針告訴她,我有可能偷偷跑去動手術。

我很愛媽媽,也很在乎她的感受,看她難過我也很不好受,但這真的是我長久以來的夢想。如果要完全顧慮別人,一輩子過得這麼痛苦,不如去死一死算了。滿足媽媽的期望不見得是最好的,不管是對媽媽,還是對自己,應該要打破這種傳統孝道的束縛,畢竟還是自己的人生。不過,最後媽媽還是有來醫院看我,為我煮了一鍋鱸魚湯。

我很想念我的妻子,她是個健談的人,我們在一起說笑心情就很愉快。遇見她是緣分,她在我感情受挫、背負債務的人生低潮時出現,一路陪伴我走過。有時她可能會感受到我某些特質像女生,但我們從來沒有開誠布公談過這個話題。她一直很想要一個小孩,我們說好男生要叫小寶,女生叫小妞。我們嘗試過人工受孕,也討論過領養,本來想等她達成心願,我再和她商量變性,絕對不是想隱瞞不說。但後來她一病不起,我設想的時機點沒有出現,連想和另一半兼好姐妹共度餘生的希望也就此沒了。(同場加映:

不管其他人怎麼看,我深愛我的妻子,會永遠將她記在心底。其實我是想告訴她的,但現在也沒有機會了。或許,我將來還有可能遇到一起終老的伴侶,也許是很要好的朋友,不一定要是什麼身分,我也不知道,但不會是生理男性就是了;至於結婚,我是不期望了。

站出來為姐妹發聲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要是從出生一路順利長大,應該很容易活不下去。任何人一定都會遇到挫折,只是有些人挫折比較多比較嚴重,有人比較少一點,就看你怎樣去面對挫折,處理你的問題。當然每個人採取的策略不一樣,但我覺得一定要想一個儘量讓事情有好結果的方式。如果環境不友善,也要先調整自己的心態,盡量用溫和的態度和別人相處,也比較容易得到支持,等有機會再嘗試轉換到對自己有利的環境。

我以前就不是一個高調的人,只是被拱成公眾人物。我站出來也不是為了名氣,只是想幫助像我一樣處境的人,讓大家更認識這個議題,畢竟很多人對「跨性別」、「性別不安」的議題並不清楚。這個社會上一定有不能認同或理解的人,但我願意站出來讓他們能夠理解,至少能夠嘗試包容、尊重我們,因為我們沒有傷害他人,後果也是自己承擔。我自己年輕時只能忍耐,感覺很痛苦,也很茫然,但現在我曝光後,可以反過來幫助相同處境的朋友,就算不一定能解決問題,有人能聽聽他們的煩惱也好,而且我也能完全了解。

我很幸運,至今還沒遇到什麼攻擊性的言詞。做自己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但要永遠保持信心,相信天無絕人之路,總是可以想出辦法解決困境。人生只要能活得精彩,活得快樂,能達成夢想就夠了。我很喜愛現在的自己,我是曾愷芯。

【蔡依林 PLAY 世界巡迴演唱會】不一樣又怎樣紀錄影片-曾愷芯老師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