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份的蘋果發表會上公佈了新色「玫瑰金」近期引起一波搶購潮,也意外帶起一波討論:「男生,能不能拿 iphone 6S 玫瑰金 iphone?」有人急急忙忙說好娘,有人偽中立的說「要用可以,不過...」,一起跟臺大性平工作坊思考這個議題。(以及我們可以思考,為什麼「娘」常常是貶義?)

自9月10日蘋果發表會公佈 iPhone 6S 將有新色「玫瑰金」以來,就引發了男性是否可用玫瑰金的爭論。其中非常有意思的是,除去自身喜好與專業市場因素外,爭論並非只有「不要性別歧視 vs. 男生用就是娘」的「贊成/反對」兩分意見,而是就如09/10這篇PTT iPhone板發文下的推文一般(本篇後來被蘋果日報抄去當即時新聞男生拿6S玫瑰金會娘嗎?網友發現最大賣點》),大致分成4種論點:

父權型:男生用玫瑰金就是娘!

這型觀點堅持「粉色 = 陰柔 = 女性」的觀點,認為玫瑰金等粉色是女生專用的顏色,玫瑰金就是「粉娘金」、「大媽金」,男生買了玫瑰金就是娘炮,男生千萬不能買,買了就是 Gay,只有 Gay 才會買。

顯而易見,這些為父權架構中極為核心「維護上層異性戀男性尊嚴/陽剛特質」的觀念,將「陰柔」歸屬於「女性」,甚至言語上也帶有貶意(男性自身絕對不能碰觸)。而一旦違反此規則的男性,則就是次等怪異的娘炮 Gay。這些言論不僅試圖鞏固性別刻板印象,其異性戀男性霸權心態也展露無疑,而令人覺得相當諷刺的是,這些人如此堅定尊崇的「男性特質」會這麼容易被小小一隻玫瑰金手機所摧毀。(推薦閱讀:「男子氣概」與「雄風長度」無關!給男性的一封性別討論邀請信

 

語帶保留型:「只要不翹小指,那應該不會太娘」、「如果你是花美男就可以」、「也不是不行,只是好難想像」

這型言論看似中立,沒有特別反對男性使用玫瑰金;然而,當你看完後可能會感覺:男生使用玫瑰金好像有些「條件」?好像也不是那麼好?因此決定「那男生還是在先別用玫瑰金好了」,而這正是此類言論背後隱含的用意:「男生還是避免使用玫瑰金,因為那是屬於女性的範圍」。

這類言論在本質上就先將玫瑰金定義為「陰柔所屬」,本來就帶有「娘度」,所以男性在使用時必須要「夠 Man」才能抵銷這「娘度」,或是本身就符合「娘」的特質:花美男。而為了強調「夠Man」,這類觀點更會列出其他刻板印象中的陰柔特質:翹小指、輕聲細語、可愛配件等等,希望男性盡量避免接觸這類特質,以強化「性別隔離」(藍色 vs. 粉紅 也是種性別隔離) 。(推薦給你:男人打排球很娘?運動場上的性別歧視

而在《玫瑰金 iPhone 6S:這個娘化的世界!》這篇中國文章中(註),我們更可看到包在「中性討論」外皮下的排斥男性陰柔特質,表面上好像是推廣男性也可使用,然而言語中卻充斥著貶意,像是:「這違和感,就像看到了被 Hello Kitty 附身的復仇者聯盟男神一樣,一種娘賤娘賤的氣息撲面而來」。所以這類言論真的比較「友善」或「平等」嗎?

我想並不見得,只是他們包裝的比較漂亮。

註:台灣也有這些類似言論,只是散落在各處,所以才找一篇較為集中且明顯的文章做代表

 

功能理由型:「拿回來說不定會被會被正妹們包圍」、「一堆妹仔會倒貼你,爽的咧」、「就是要讓人知道是6S」

這型觀點好像更加中性,不僅沒有反對男性拿玫瑰金,反而還鼓勵,感覺好像已經「性別平等」了?其實不然,這些理由的背後其實仍隱藏著不夠平等,像「拿回來說不定會被會被正妹們包圍」以及「一堆妹仔會倒貼你 爽的咧」之類的句子,其預設仍在於「玫瑰金iPhone 6S是女性才會追求」,並以此認為「女性為因為追求『拜金』,對於手持玫瑰金的男性大肆示好」,這之中不僅仍認定「玫瑰金 = 女性」,更以「拜金」的角度再次貶低女性,完全沒有性別平等可言!

相較之下,「就是要讓人知道是6S」以及「馬莎專用機」之類的論點則真的中性許多,然而其本質仍帶有些許對於玫瑰金的陰性想像,所以才會試圖在「事後」用這類言論來抵擋對此的污名(註),而非直接說出「我是男生,我就是喜歡玫瑰金又怎樣!」

註:如果是『本來』就因為「我就是特別要顯示我買了6S」或是「我就是愛馬莎」才選玫瑰金的人,不在此內!

性別平權型:不論什麼性別,我愛玫瑰金又怎樣!

這型的言論的出發點在於「不再受限於性別刻板印象」、「不再對於陰性特質有所貶低」,父權下的性別刻板印象不只女性受到壓迫,男性也受限良多,像是:要 Man、講話要大聲、做事要大器、不要哭、要扛下一切責任、被性侵是可笑的、要排擠娘娘腔、Gay 是次等的、不能碰觸一切陰柔相關的事物等等,而此次 iPhone 6S 玫瑰金的爭論不僅讓我們重新檢視了台灣性別平等的發展,同時也不失為帶領男性一同解除性別綁架的契機。(推薦閱讀:男人真心話:我覺得自己最 Man 的地方是...

(W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