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艾瑪華森的你,一定知道她是為在性別平權路上不遺餘力的女性主義者。但是,前些日子有網友向艾瑪提出關於「白人女性主義者」的提問。這次,她不再是 HeForShe,而是 SheForShe,用她的力量替其他被遺忘的聲音發聲。(推薦給你:安海瑟薇、茱莉安摩爾、凱莉墨里根!四位女星對好萊塢的性別反擊

你對「女性主義」的想像是甚麼?你覺得在女性主主義者中,有優勢族群和劣勢族群之分嗎?最近,艾瑪華森(Emma Watson)在 Twitter 上發表了一封信,受到大家廣大的迴響。寫下這段文字的契機,來自於網友在艾瑪 Twitter 的線上 Q&A 的提問:

你是個白人女性主義者嗎? Are you a white feminist?

除了性別之外,女性還會因為膚色、社會地位、宗教、性向等因素,在生活中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視和壓迫。像是白人女性與黑人女性在工作上可能會有膚色的差別待遇;或是穆斯林女性在西方社會中,很容易被視為恐怖份子而受到排擠、歧視。白人女性主義,就是因為擁有西方主流族群的優勢,而容易忽略其他可能造成女性受到不平等的待遇。(推薦給你:馬拉拉、艾倫佩姬、綺拉奈特莉!2014 六個屬於女人的反擊時刻

我很高興今天有人提出了這個問題,事實上,這個問題也時常在我心頭,讓我想了很多。I'm glad this question came up. I've been thinking about it a lot.

一直以來,艾瑪華森女性主義者的形象深植人心。不論是去年九月在聯合國擔任婦女署全球親善大使時,振奮人心的 #HeForShe 演講,或是今天三月國際婦女節在倫敦直播的精彩 Q&A,都看的出她在性別平等路上的不遺餘力。(推薦給你:艾瑪華森震撼人心的聯合國演講全文:「不只爭取女權,而是兩性都能自由!」

沒想到「白人女性主義」除了是網友的疑問外,也是艾瑪華森曾經思考的問題。不閃躲也不逃避,艾瑪勇敢坦承自己擁有身為主流族群的優勢,但她同時也重申自己對性別平等和女性主義的理念。

男性在女性主義中是參與者而不是拯救者

有人認為,艾瑪 #HeForShe 演講中將男性定位為「拯救者」,而非一起奮鬥的夥伴。也有人為「女性主義」貼上「厭男」的標籤。事實上女性主義不等於厭男主義,而是相信男人與女人都該被賦予同等的權利以及機會,爭取兩性在政治、經濟、社會上的平等地位。

除了艾瑪華森之外,艾倫佩姬(Ellen Page)、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都曾經為女性主義的污名平反:

我不懂為什麼有人會拒絕成為女性主義者?這是不是代表「女性主義」在父權社會當中,仍被視為一個貶義詞?I don't know why people are so reluctant to say they're feminists. Could it be any more obvious that we still live in a patriarchal world when feminism is a bad word?──艾倫佩姬

為什麼我們會覺得女性主義者是個貶義詞?如果你是女性主義者,你也同時會是個人權主義者!At one point, "feminist" became a pejorative term. How did that happen? If you're a feminist, you're basically saying you're a humanist.──茱莉安摩爾

艾瑪重申,男性在 #HeForShe 的運動中,扮演的是「參與者」。不論男女,都該意識到「性別平等」不只是女人的革命,而且不分性別的共同議題。

白人女性主義意味著,忽視女性因為種族、膚色受到的不平等待遇;白人女性主義,意味著忽略女性因為不同性向受到的排擠;白人女性主義,也意味著女性因為不同宗教而受到的汙名和歧視。身為聯合國婦女署親善大使,我最大的使命就是讓不同性別、不同種族的聲音,在性別平權的道路上被大家聽到、並且得到重視。It implies a willful ignorance or neglect of the issues surrounding intersectionality. My mandate as HeForShe and women ambassador was to include men in the dialogue about gender equality. So this of course has been my main focus.

我是主流族群,但我未曾忘記過自己的優勢

對於擁有主流族群的優勢,艾瑪顯得很坦然,認清自己的優勢並不代表遺忘其他族群的權利。她在聯合國 #HeForShe 的演講當中,總共五次提到自己的幸運和所有擁有的優勢。艾瑪希望有一天,其他女人都能夠擁有和她一樣的機會,為女性發聲。(推薦給你:「如果你相信平等,你就是女性主義者」女人節倫敦直播!艾瑪華森十句精彩的性別宣言

白人女性主義者意味著,我並未覺知到自己身為主流族群的優勢。但事實上,在去年9月聯合國的演講當中,我總共提到五次自己擁有的幸運和特權,同時我也希望其他女性能夠擁有和我一樣的機會,能夠為女權發聲。It implies that I am not aware of my own privilege but i mention my own luck/good fortune/privilege something like 5 times in my UN speech and my wish to make sure other women have access to the same opportunities that i have.

我渴望聽見更多聲音、更多故事,並將它們傳遞出去

性別平等,是一項全球性,並且需要被普及的運動。雖然艾瑪沒辦法代表所有女性發聲,但是她利用自己身為白人女性、名人、聯合國親善大使的優勢,到大學校園、孟加拉、贊比亞等地方,將自己和他人的經驗傳遞出去。

因此,她更渴望聽到更多不同的聲音、不同的故事。盡其所能地,讓每個人的故事都能夠被看見。

我無法代表這些婦女發言,但是我可以藉由自身的影響力,將自己和他人的經驗分享給更多人知道。I can't speak on behalf of intersectional feminists specifically but i can use my platform to give those that do as my role- to speak to my own personal experience and to amplify the experiences of other people.

每個人都是改變的一部份──艾瑪華森 Twitter 原文

 

我很高興今天有人提出了這個問題,事實上,這個問題也時常在我心頭,讓我想了很多。白人女性主義者意味著將黑人女性排除在性別平權運動之外,但是賦予我聯合國親善大使工作的是兩名黑人女性。

白人女性主義者意味著,我並未覺知到自己身為主流族群的優勢。但事實上,在去年9月聯合國的演講當中,我總共提到五次自己擁有的幸運和特權,同時我也希望其他女性能夠擁有和我一樣的機會,能夠為女權發聲。

白人女性主義也意味著,忽視女性因不同因素(如種族、能力、宗教等)受到不同程度壓迫的情形。身為聯合國婦女屬親善大使,我的任務和使命就是讓不同性別、不同種族的人都能有在性別平權的道路上受到討論、受到重視。

然而,我在國際婦女節的 Q&A 中,談論了很多關於各種程度的女性壓迫議題。我無法代表這些婦女發言,但是我可以藉由自身的影響力,將自己和他人的經驗分享給更多人知道。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到大學校園、孟加拉、贊比亞,明年會到更多國家巡迴演講,因為這些故事應該要被聽見!

我希望聽更多不同的聲音、不同的故事。讓每個人的故事,成為世界轉動的力量。

我們都相信,社會不只有一種樣子。讓每一種「不同」都成為改變世界的力量。

艾瑪華森是白人女性主義者嗎?是的,她是「白人」同時也是「女性主義者」,但是她在認清自己的優勢之於,也同樣知道未來在性別平等路上該努力的方向。她無法代替每位女性發聲,她也無法剝去主流族群的特權,但是會盡力聽到更多的聲音、更多的故事。因為每個渺小的故事,集結起來就會是世界轉動的力量。這樣的艾瑪華森,你怎麼能不愛她?(推薦給你:關於 Emma Watson,22件你不知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