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我們曾報導過 700 年後,好萊塢才會男女平等,或許你也曾經好奇過為什麼要分最佳女主角與最佳男主角?寫在艾美獎落幕之後,讓我們一起探討影視圈假象「性別平等」背後,被長久忽略的性別討論。(推薦給你:奧斯卡女配角 Lupita Nyong'o 真情告白

今年的艾美獎有好多性平和人權亮點,激勵人心,讓人動容,希望能燃起大家對影視界性別平權的問題意識。但,大家還有沒有注意到一件我們習以為常,但事實上卻又有點讓人匪夷所思的地方?(推薦閱讀:艾美獎落幕後的四大人權亮點:「擁有說不的權利其實很珍貴」

為什麼有最佳男主角/女主角、最佳女配角/男配角的分別?

當大家在看電影,因為演員精湛的演技而拍案叫絕時,基本上不會去理睬演員的性別。演戲和運動不一樣,沒有體能或生理上的顯著差異,演技高超與否與性別無關。但在這講究性平的時代,為甚麼還有這樣古老的區分?(推薦閱讀:有必要分男女導演嗎?張艾嘉:「我們都是盡力把故事說好的人」

比較有趣的見解是,如果將男女混合,那被提名的人數將少一大半,頒獎典禮的時間就會縮短,得獎感言也會減少,能在電影海報和預告片上標註的桂冠頭銜也會減少。這對商業利益氣息濃厚的好萊塢而言,可不是明智之舉。

另外,有人認為這樣的區分對女性是有好處的。若無性別區分,在以男性為核心的影視領域,女性很可能將少有機會能站在典禮舞台上,得獎的機會自然大而降低。除了演員外,其他獎項皆無性別的區分,例如,首屆奧斯卡於1929年舉辦,最佳導演獎竟也要等到2010年才首次由女性導演 Kathryn Bigelow 贏得(危機倒數,The Hurt Locker)。(同場加映:首位最佳女導演!三位創下電影里程碑的國際女導演

此外,影視中的要角,其視角多是男性為主導,女性較難獲得要角的機會。論述上,為了要保障女性獲獎的權利,採納一種類似「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的名額保障方式,似乎能讓女性在影視界的表現得以被公平地表揚與展現。

但這種「隔離但平等(Separate but Equal)」的政策會不會過於保守?若真要徹底善用名額保障,那是不是該頒發最佳非裔男主角,或是最佳亞裔女主角?若種族不能在影視界被如此區分,那為什麼性別可以?在同樣也是男性主導的科學領域,為甚麼就沒有女性的諾貝爾獎呢?不論是科學還是演藝,性別有很重要嗎?

假象性別平等

這種保障名額的方式,會間接隱瞞一個不能說的秘密:假象的平等。

在現實世界中,女人和男人的數量不相上下,但在影視領域中,角色卻多是以男性為重,或是由男性的視角出發。根據聖地牙哥州立大學電視電影女性研究中心於2015年公布的研究,在2014年和2013年,前一百大票房電影中,女性角色皆只佔了其中主角的29%,在2011年為33%,在2002年則為27%。這樣的數據,在被性別分流的獎項中是完全看不出來的,而且此以男性為重的現象,顯然在這十多年來皆未獲得改善。

艾美獎在1949年第一次舉辦時,不同於奧斯卡,有一個主要獎項不分男女:最佳電視主持人獎(Most Outstanding Television Personality),這殊榮最後由女性主持人 Shirley Dinsdale 奪得。然而,自1951年開始,艾美獎竟也和奧斯卡一樣,開始對獎項作性別分流。

影評人 Tom O'Neil 表示,各項頒獎活動為了增加巨星的光芒,並為影視產業點綴更多的浮華與魅力,只會持續地增加各式頭銜與獎項類別,但當然,也多少掩飾了性別的不平等。

好萊塢的假象性別平等

此外,根據上述電視電影女性研究中心的同份研究報告,指出女性角色的平均年齡(多在20到30歲間)比男性角色的年輕(多在30歲到40歲間)。男性角色多以工作領域為取向(醫生或公司主管),而女性的角色多環繞在個人生活(妻子或母親)。

有85%的男性角色擁有顯著的職業或工作狀態,但女性角色僅有75%。這些研究結果,都一再地顯示影視媒體中的性別刻板印象不斷地重演。好萊塢以美帝之姿稱霸影視界,身為渲染性極強的媒體事業,性別教育,好萊塢責無旁貸。(推薦給你:安海瑟薇、茱莉安摩爾、凱莉墨里根!四位女星對好萊塢的性別反擊

性別本為一種角色扮演

除了生理特徵上的差異,性別本就富含高度的文化歷史背景與社會涵義。性別本質上就是一種角色扮演,學會當男人還是女人,正是一種角色扮演的學習。

讓我來問一個有趣的問題,在 Eddie Redmayne 所主演的電影丹麥女孩(Danish Girl)中,該位主角是位變性人畫家,請問 Redmayne 若有殊榮得獎,那該是最佳男主角還是最佳女主角?Redmayne的生理性別是男性,但他所詮釋的角色性別可是兩者皆曾兼具。

"An actor's job is empathy." – Natalie Portman

Natalie Portman認為一個演員的職責所在,正是同理心。

一個好的演員,能依循著同理心,完整地融入並詮釋角色的處境,拋開偏頗的觀感,擺脫預設的立場和自身的成長背景。不論是扮演男人或女人,都是帶著同理心走進角色的靈魂,那在演員的眼裡,又何來性別的差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