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界盛事紐約時裝周剛落幕,大尺碼模特兒 Ashley Graham 首次登上伸展台,展現了豐滿女人的自信。但另一方面,黑人模特兒也開始發難,如 Nykhor Paul 和 Jourdan Dunn 等,都出面質疑時尚圈的種族歧視。對非典型身體而言,歧視而生的痛苦仍存,我們仍在努力的路上。(延伸閱讀:跳脫美醜相對論!Lizzie Velasquez:「別叫我世界最醜的女人」 )

紐約時裝週 New York Fashion Week 與巴黎、米蘭、倫敦時裝週並稱全球四大時裝週,每年舉辦兩次,會在2月份展示當年秋冬時裝,9月份則以次年春夏時裝為主角。

時裝周承載著女人對衣的想望,就像張愛玲曾寫過一句話:「人,都住在他自己的衣服裡。」時尚本是一種態度,一種自己的生活方式,但由於時尚界向來以「瘦」與「白」為標準,讓眾模特兒爲了自己的生涯,而無止盡地在瘦身的路上轉,或勉強自己來迎合時尚界的標準,以換取鎂光燈的青睞。

#IAmSizeSexy!大尺碼模特兒走入時裝周

不過也不是所有模特兒都服膺在這嚴苛的審美標準之下,今年的紐約時裝周剛落幕,大尺碼品牌 Addition Elle 和大尺碼模特兒 Ashley Graham 合作,推出同名系列產品,Ashley Graham 引領著一群大尺碼模特兒,在這機會下首次登上紐約時裝周,讓一向骨感模特兒稱霸的伸展台上,豐滿的女人們也能展現出自信的魅力。(推薦閱讀:

Ashley Graham 在 instagram 表示這經驗十分特別,所有走在台上的女孩都令人驚艷。她同時也在 PopSugar 受訪說,當走向伸展台時,腦中想的是:「該死,我看起來好棒!」

28歲的 Ashley Graham,作為大尺碼界的模特兒,向來以自己身穿16碼的大號衣服為傲。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品牌開始啟用大碼模特。例如,Zana Bayne 和 Chromat 都曾邀請了大碼模特兒走秀。(延伸閱讀:從芬蘭的身體自由看台灣:我們無心的「體重」歧視

對於時尚界的嘗試,Ashley Graham 說:「我們肯定還能有更大的進步,像這樣的活動,真的提高了人們對身材多樣性的關注度。」

在看秀期間,嘉賓還被鼓勵用 #IAmSizeSexy 的標籤,來表達不一樣尺寸的美。所以在 Instagram 上的相關照片皆標示有相關標籤,讓豐滿女孩的自信與自在,在社群網站中流動,這吸引了超過 1 萬 2 千則相關分享,成為這次時裝秀的亮點。

隱藏在專業之下的膚色歧視

但除了大尺碼模特兒奪得「美」的發聲權之外,黑人模特兒也開始對時尚界的標準發難。爭取走秀機會不是黑人模特兒會在時裝周遇到的唯一挑戰,因爲即使她們成為少數被品牌預訂的深膚臉孔,往往會遇到沒受過訓練的髮型師或化妝師,不知道該拿她們蓬鬆的髮質或偏黑的膚色如何是好。

黑人模特兒 Nykhor Paul 就在自己的 Instagram 發表一封公開信,指責時尚秀場的彩妝師應該「專業一點」以及懂得「尊重別人」。Nykhor Paul 一開頭就用「給在時尚世界的親愛白人們」來稱呼她想呼籲的對象,指責化妝師沒有準備適當的產品,來使用在她偏藍黑的膚色上:

「到底為什麼我們黑人模特兒就得自行帶妝到時裝秀的現場,而那些白人模特兒什麼卻都不必做?一名好的化妝師本來就應該要充份準備再來工作,因為你們早就知道會遇到什麼情況。不要說你們很抱歉,這樣只是侮辱我而已,至少做點努力去改變現況吧!」

這種專業知識的欠缺,在時尚界並不少見。意味著普遍對種族的無知,所以大家就自然而然地忽略了。所以 Nykhor Paul 也不是第一個站出來質疑種族問題的黑人模特兒,超模 Jourdan Dunn 也曾表示,「我發誓,有些人應該要知道怎麼處理黑皮膚、黑頭髮。」

而 Jourdan Dunn 也曾因為經紀人對她說,「你是這場秀中唯一被選中的黑人模特兒,很棒不是嗎?」而為黑人女孩的理所當然缺席感到莫名其妙。除了被當作偶然的幸運之外,Jourdan Dunn 還曾因為膚色被直接屏除在秀台外,在秀導說:「我們已經有一個黑人 model,不需要更多黑女孩了!」當時在前往 T 台路上的她,憤而直接掉頭回家。

標準仍然束縛著美

Mic 曾做了一支影片,在探討時尚圈中的種族失衡這件事,並且搭配圖表、訪問和親身實驗,讓我們更逼近這個問題的核心。從影片中可以看出,紐約時尚週秀場2008到2014年的白人模特兒比例,從87%逐步降至79%。但調整速度十分緩慢。

除了統治秀場模特兒比例外,在影片中,Mic 頻道編輯 Liz Plank 和前模特兒 Yomi Abiola 也做了實驗,她們購買了一本有名的時尚雜誌,以「白人模特兒」和「其他膚色的模特兒」做區分,來統計兩者所佔的頁數。結果兩者比例相差懸殊,甚至在不考量雙頁設計的情況下,白人模特兒就有94頁,其他膚色的人只有13頁半。(同場加映:奧斯卡女配角 Lupita Nyong'o 真情告白:別讓外表決定你的價值

她們還比對了《Vogue》雜誌,雜誌內一共有272則廣告是「只有白人的廣告」,只有38則廣告是「有其他膚色人種出現的廣告」。顯示著主流的審美觀仍主宰著時尚界,這個世界美女不只是金髮碧眼、細腰、大胸部,但時尚雜誌的封面仍是白皮膚的纖細美女為主角,因為「非白人模特兒、大碼模特兒的封面會影響銷量」。

就像美國著名的《運動畫報》泳裝特輯從2008年來就沒有用過任何有色人種、A&F CEO 自己都承認:「只賣給瘦的、美的、帥的和有魅力的人!」、美式休閒服飾品牌 Tommy Hilfiger 曾因歧視華人而吃上官司,不只是非白人模特兒,身心障礙模特兒、大尺碼模特兒、跨性別模特兒……等非典型身體,在時尚圈中主導自己身體的可能性仍相當微弱。

非典型身體的困境是即使耗盡心思擠進時尚這道窄門,也難以和這套機制抗衡。或許有少數非典型身體的模特兒能走上舞台,但他們的身體仍須被時尚消費才能獲得自我實現。離開了伸展台,現實的眼光仍然讓他們感受到赤裸的灼熱。

如「醜模特兒」經紀公司(UGLY MODELS Modeling Agency)旗下因暴牙聞名的男模 Del 就曾表示,儘管他已幸運在時尚圈擁有穩定曝光,甚至主流時尚品牌,例如 Calvin Klein 等也邀請他登上廣告,他在現實中因歧視所生的痛苦依舊根深蒂固。(延伸閱讀:當我們無法打造差異共存的社會,「胖女孩也很美」便成為矯情

很多時候他甚至不敢跟別人表明自己是模特兒,因為他的怪奇長相與大家對模特兒的想像不同,「人們不願相信我是模特兒」,於是 Del 寧可告訴別人自己是一個清潔工,將自己與主流社會排斥的低下工作連結。這誠實的自白血淋淋地宣告了,不管是在時尚圈,還是在現實當中,「美」的想像並未鬆動,期待的未來也還在遙遠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