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女影片單《衰拉出來賣》邀請作者柴來為大家觀影,這是關於女同志賣春的故事,但裡頭沒有養眼刺激的性愛,而著重在性的荒誕。「你主修女性研究?」這句話,在點頭的那刻,輕巧地以黑色幽默說出賣春後的性壓抑。(延伸閱讀:AV 女優躍上臺北悠遊卡:波多野結衣揭露無所不在的厭女情結
 

落魄害羞身材渾圓總是穿著加大尺碼牛仔褲的 Margaret,大概不是任何人心中想要花錢上床的理想女同志,但被時勢所逼,女人還是得自立自強。

隻身一人來到紐約,Margaret 在新港客運總站(Port Authority Bus Terminal)這個完全無法性感起來的地方,尋找中年女人上床,好賺些生活盤纏。若不是遇到經驗老道的同路人 Jo,教導去哪尋找飢渴萬分的保守郊區婦女,毫無才華的 Margaret 大約無法發展事業第二春。

雖然《衰拉出來賣》的故事是關於女同志賣春,但請別期待它有養眼刺激的性愛橋段。它以描繪受強大社會壓抑的性的荒誕為劇情軸心:無法接納自己性傾向的中年婦人原來擁有自創的荒妙性愛語言;反同志的共和黨高層黨員私下也是蕾絲邊;而開跑車的貴婦有著迷戀警察抓姦的性癖好。(延伸閱讀:想當妓女的女人:男人買春的價格,就是對自己性慾的定價

劇中沒有一個女人的行為可以被常理所理解,也因此沒有額外的道德枷鎖或美學包袱。沒有帥T、身材火辣的「站壁的」、嫉妒心旺盛來抓姦的老公,甚至沒有與顧客間那些性及愛情交錯的經典性工作困擾。

《衰》基本上是反社會的,不特別多費力氣的討好觀眾,大量的哏鋪著也不做收拾,好比客運總站的公用廁所中,Margaret 鋪地用以維生的塑膠袋,不痛不癢,更無法取暖。

《衰》最成功的黑色幽默,大概是諷刺念過太多女性主義的藝術人,對她們而言,再沒有什麼關於女人的笑話是政治正確的,不如自嘲自婊。

像是 Jo 第一眼在街頭見到狼狽的 Margaret,劈頭便問她:「妳是遊民嗎?」Margaret 含糊回答。

Jo 再問:「妳主修女性研究?」Margaret 帶著一絲罪惡感的點頭承認,彷彿給予了她們接下來所有不合時宜且落拍的冷笑話有了全世界最好的藉口。

 


這個月我們與女性影展合唱時代妖嬈的【女巫】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