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我們再如何強調月經來潮的正常生理觀念,社會還是不知不覺為月經貼上「不潔」而避諱的標籤。蘭琪・甘地透過全程不使用衛生棉/棉條跑完馬拉松全程,任由經血染紅她的褲子。此舉不只讓我們看見負面評論裡尚待改變的思想,還有因為貧窮而不平等的衛生條件。(推薦閱讀:第一次使用棉條就上手!寫給妳的全方位使用教學指南

你有過花費一整年準備時間去達成某件事的經驗嗎?尤其,那天到來時,還因為計畫之外的不可控變因可能得被迫放棄。這時,你要奮力一搏還是選擇接受?琪蘭・甘地( Kiran Gandhi ),在歷經長達一年的刻苦訓練後,卻在倫敦馬拉松當天發現:她的月經來了。月經來潮會為女孩們帶來諸多的不適,但琪蘭要放棄她的第一場馬拉松嗎?當然不!且琪蘭更決定藉此做一件更有意義的事:不使用衛生棉、衛生棉條等任何衛生用品跑完全程,任經血自由地染紅她的褲子。(推薦給你:月經來更要做的六種好運動,要美就要動!


( photo credit:going with the flow blood sisterhood )

看到這裡,你的反應是什麼呢?皺眉了嗎?此報導一出引起諸多負面觀感與評價,但琪蘭會這麼做不是因為她喜歡洗褲子或沒錢買衛生用品。她在個人部落格寫著這樣一段:「當我起跑後,我心想為什麼女人與男人都被社會化地去假裝月經並不存在?社會透過建立羞於見人的月經觀感,有效地阻止我們分享這佔了每月二分之一的經驗。因為難以開口談論,在工作場合我們便沒法表達疼痛,且更不能承認男女之間有著一些些不一樣,因而去建立一可接受的基準規範。我們全都選擇沉默,社會規定女人不能抱怨、不能談論她們的生理功能,只因為沒有人看見它在發生。你沒看見,可能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但為什麼這很重要呢?因為它正在發生啊,就是現在。所以我開始讓它自由地流下。」

蘭琪將經血視於眾人面前,行動背後想告訴大家的,不只是社會對女人生理期的沈默與避諱,還有世界衛生條件的不平等。

在美國,有超過四千萬名的女人處於貧窮邊緣,每年衛生棉或衛生棉條的供應量平均是70美元,這卻不包含在食物券裡;在印度,更只有12%的女性能使用安全高品質的衛生棉 / 衛生棉條。嘿!看到這裡,你又是什麼反應呢?蘭琪的確流著經血跑完一場26.2英里的馬拉松,她的爸爸與哥哥,選擇在終點迎接、擁抱這位跑完全程,勇敢為自己身體與女性革命的女孩。


( photo credit:going with the flow blood sisterhood )

從經血看思想與衛生的「貧窮」現況

月經的沈默與避諱存在許多地方,有時連女孩們自己都不曾意識到。月經來潮時,你都怎麼和大家說呢?最常見的如「大姨媽」、「好朋友」、「那個」、「小紅」、「小月」、「月月」⋯⋯。仔細一想,如此拐彎的說法,就像小說《哈利波特》裡,人們因為不敢直呼佛地魔姓名,而為他取了另一名字「那個人」一樣吧

台灣廟宇、傳統習俗,多將女性的生理現象「月經」視為不潔,一如拜拜守則:月經來潮不能入廟參拜、不得拿香。《月經小屋( Menstruction )》影片更描述印度尼泊爾的中部與偏遠西部村落裡,當地人深信女性在經期時會污染所有她們觸碰過的東西,因此她們每個月需要待在不衛生、不安全的小屋裡。下方為尼泊爾隔離月經女性相關影片(非《月經小屋》喔)


( video credit :Al Jazeera English )

然而從醫學角度來看,經血是子宮內膜脫落的細胞,是體內「乾淨」的血液,且經血是象徵一女孩成熟,能孕育生命、成為母親的關鍵,更是女性身體健康的重要指標。

為了打造一個女孩與女人能夠有隱私、安全、尊嚴地管理月經的衛生環境,5/28日是國際月經衛生日( Menstrual Hygiene Day )因為打破月經的沉寂、提升刻不容緩。這一天,世界各地透過各活動聚在一起。尼泊爾將上午10-11點訂為「經期一小時」,4000所學校和74個廣播電台都會在這段時間開啟月經的話題討論。


( photo credit:Menstrual Hygiene Day )

在台灣,我們去超商買衛生棉時,店員都會詢問要不要用紙袋裝;再仔細一想,學校時的女生對於拿出衛生棉更是躲躲藏藏。英國國際兒童慈善組織 Plan 與新聞網站 V.Point 為了打破禁忌讓人們與月經展開對話,共同舉辦「 #JustATampon 」活動,讓大家對生理用品有正確的認知:沒什麼好尷尬的,只是衛生棉!沒什麼好怕的,只是衛生棉條!(為什麼台灣女生不太敢用衛生棉條?


( video credit:V.Point )

我們的生理必需品,對某些女孩來說卻是奢侈品

非洲肯尼亞的女孩,每個月平均有 4.9天會因會月經來潮無法上課。且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表示,十分之一的非洲女孩會在月經期間跳過學校課程,而被退學的女孩只因為在月經期間無法獲得安全的生理用品。甚至,布吉納法索83%與尼日爾77%的女孩們,在學校並沒有地方去更換衛生材料。類似的情況也在印度、柬埔寨、伊朗發生。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或應該要做什麼來處理它,我就用棉花、體育課本的內頁、樹上的葉子⋯我感到非常尷尬,因為經血染紅了我的制服。」這是一名坦尚尼亞女子回憶第一次來月經的情況;這樣的例子,不只發生在一位女孩身上。對整體健康來說,在印度70%的生殖系統疾病都是由窮人的經期衛生造成的。印度大城市裡43%-88%的女孩,在經期時間使用重複的布,但清理時卻沒有使用肥皂或乾淨的水。

美麗月事行動:布衛生棉,讓小女孩期待初經來臨

林念慈,因為在 NGO 工作時常到訪尼泊爾,接觸當地女性後發現她們絕口不提月經,更沒有良好的衛生觀念導致許多婦女病。於是,她開始在尼泊爾成立教導女性衛生知識的工作坊,幫助女性更瞭解自己的身體。(你可以不用,但一定要有正確知識:棉條教主 自由的具體表現 凡妮莎

了解的下一步,便是產生行動去改變。一次與男友的南印度旅行,念慈在南印度生態村 Auroville 雜貨店買到人生第一塊「布衛生棉」,靈機一動,她開始將環保又能重複使用的布衛生棉帶入尼泊爾。2012年,她成立《棉樂悅事工坊》,更運用當地布材、雇用當地婦女,親手縫製布衛生棉。

念慈的布衛生棉有許多不同顏色的花布與大小,給尼泊爾增添一個不再隱晦又美麗的風景。有一次在市場擺攤時,有一個小女孩看了好多次,於是念慈送給她一片。「那個小女孩眼神告訴我,她很期待月事來臨,可以用布衛生棉的那一刻。」

遠離溫暖的家,到異地創業、生活,林念慈從一個完全不會使用縫紉機的人,開始自己打版、剪布,製作布衛生棉,致力推動正向月事運動。《棉樂悅事工坊( Dharti Mata Sustainable workshop )》在尼泊爾文及梵文中意指「大地母親」,母親是孕育生命的大地、賦予生命意義的靈魂。


( photo credit:棉樂悅事工坊 )

早期醫療不發達的年代,人們可以對女性們每月突如其來的經血感到驚恐,甚至在不了解的情況下,就先有了「不乾淨」的第一判斷。但如今我們都知道月經的「真相」,也知道在月經來潮時,女性的身心需要更多的體諒。

蘭琪的月經去污名化行動遭來異樣眼光與評論讓我有些沮喪,但進一步思考,正因為月經議題還有許多需要改變的「不正常」才遭來反彈。一次馬拉松,蘭琪帶我們看見 至今仍被污名化、羞而不談的月經;也看見了世界衛生的不平等,許多女孩不只思想,連乾淨的衛生用品都匱乏,更甚者還危急生活。這一切,如同一場馬拉松,雖然還有漫漫長路與困難要橫越,但只要邁開步伐,總會有到達終點的一天吧!(是誰要的「乾淨」?青春期,被遺忘的感官記憶


這個月我們與女性影展合唱時代妖嬈的【女巫】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