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悠遊卡公司找來 AV 女優波多野結衣拍攝特別版悠遊卡,引來了正反方的討論熱潮。有人抗議「找 AV 女優拍攝,我怎麼跟小孩交代?」有人則表示「虛偽的是悠遊卡公司,利用波多野結衣的名氣,又翻臉不認人」,聽作者 Kanghao 從厭女情結角度切入探討這次的事件,也歡迎留言告訴我們你的想法!

悠遊卡公司找 AV 女優波多野結衣拍人物單元,販賣所得全數捐做公益。沒想到此舉卻在台灣引起軒然大波,網路上一片譁然,當然也有人聲援波多野結衣。台灣網友的反應傳到日本,波多野結衣也親自回應:「或許因為我在日本的職業是 AV 女優,所以有相反的意見產生⋯⋯只因為我是 AV 女優,就不能參加有善意的活動貢獻社會嗎?難道我不能對我愛的台灣以行動來報恩嗎?」此話一出,我臉書上的朋友們都瘋了,都開始「無限期支持波多野結衣」。(推薦閱讀:AV 女優與臺北:波多野結衣的悠遊卡


兩款波多野結衣的募款紀念卡(圖片來源

 一個 AV 女優即將在公共展演她的身體時,竟然會引起一個社會如此大的反彈,我覺得還滿有趣的。

為什麼販賣消防猛男月曆可以,而 AV 女優不可以? 

這件事情一發生,在我腦中第一個跳出來的疑惑是:為什麼市面上那麼多消防員的猛男月曆,大方在網路上販賣,而 AV 女優三點不露的美顏照卻不能印在悠遊卡上面販賣?(同場加映:裸露的女體等於色情?英國女子賽艇隊慈善年曆遭禁


新北市消防員英雄風月曆(圖片來源

難道青春期的小女生看到猛男月曆不會有性慾嗎?猛男月曆上的男人們這樣露點,小女生看到難道不會造成不良的心理影響嗎?還有,小孩看到這種猛男月曆,家長要怎麼向小孩解釋,為什麼這些消防員不去救火要露兩點?消防員猛男手上拿著那一根滅火器難道是在暗示「我也很粗、想滅火可以找我」嗎?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這個社會還不夠亂嗎?

各位試想,如果今天警消推出猛男月曆,收入所得全數捐做公益,會有保守人士這樣質疑嗎?為什麼今天把女人的身體放在悠遊卡上,家長們就突然不知道怎麼教小孩了呢?其實這與我們社會存有的厭女情結有關。(同場加映:最惡名昭彰的傷口:時代厭女症 Misogyny

很多人可能會覺得,「我又沒有討厭女性,是那些保守人士歧視女性,為什麼要扣我帽子?」。但厭女情結是一種集體狀況,是一種社會不由自主貶抑女性、覺得女性就是弱者的一種狀態。單一個體沒有厭女,不代表整個社會沒有厭女情結。

從之前的FreeTheNipple運動,男人可以露點但女人不可以露點,到男人可以拍露點肌肉照,而女人小露酥胸就會引發反對聲浪,這些都還不夠證明我們是一個充滿厭女情結的社會嗎?我們的社會總是特別在意女人的身體如何如何,必定要對女人的身體嚴加控管,否則家長們就會不知道怎麼教孩子。我們的社會總是特別在意女人有沒有扮演好女人的角色,連總統參選人洪秀柱都說:「女人就是要安定,不要吵、不要亂,道德很要緊」。

可是,究竟女人應該是什麼樣子,為什麼不是由女人自己決定?

這些證據還不夠嗎?悠遊卡的 AV 女優風波發生後,就有網友推出三款「女性露乳性感照」,他希望網友「在不同猥褻程度中票選出社會能接納的」,並且他會「將結果送交北市府作為參考依據」。

這是什麼樣貶損女性的言論,竟然還可以有幾百則的轉發數?最左邊那一張,把對馬英九總統的怨恨,歸咎於他「很娘」。把男性「娘化」,就成為了罵人的工具。最右邊的那一張,則是極盡所能地嘲諷「醜女」,彷彿這世界上唯一值得存在的就只有「正妹」。


網友推出惡搞版的悠遊卡,提供票選(圖片來源:翻拍自臉書)

她是 AV 女優耶!那又怎樣!?

好吧!也許有些人會說:「她又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是 AV 女優耶!」那問題到底是什麼?除了性別差異,還有職業的差異嗎?AV女優是一個見不得光的職業嗎?會說出「她是 AV 女優耶!」的人,背後所沒有說出來的,而且不願也不敢說出來的,就是對「性工作者」的歧視。

AV女優正正當當賺錢,運用她的「身體資本」、「美學勞動」,加上應付那些男人所要負擔的「情緒勞動」,她們根本專業到無以復加!任何專業與職業都應該受到尊重,否則真的就像波多野結衣說的:「只因為我是 AV 女優,就不能參加有善意的活動貢獻社會嗎?」悠遊卡的 AV 女優風波,真實地反映出台灣社會的兩種歧視。(推薦閱讀:性工作者就是壞女人?污名下你看不見的工作專業

支持波多野結衣,還是支持性工作者?

當然,網路上也出現很多聲援波多野結衣的聲音。但是,我也很想問,這種一面倒支持波多野結衣的聲浪,究竟是因為「支持波多野結衣」(因為她的主流美、因為她是暗黑林志玲),還是人們真的「支持性工作」?

網路上的部分網友,一方面支持波多野結衣,但另一方面台北市文萌樓,那棟屬於娼妓的記憶卻始終面臨各種危機,甚至,性工作在台灣仍然尚未除罪化,不論娼嫖都會受罰。所以,誰可以告訴我,網友們是「支持波多野結衣」,還是「支持性工作」?(同廠加映:娼嫖皆不罰!皮條客是性工作除罪化的最大利益者?

支持波多野結衣的網友,讚頌她的身體、認同她的專業,甚至願意付給她適當的費用(肖像版權、買正版光碟?)。「選擇」從事性「工作」的女人,靠著自己的身體資本、學習而來的美學勞動與情緒勞動而獲得高薪,進而改善自身的地位。但是特定單一的性工作者得到高薪,不代表這個社會上男人對女人的剝削與壓迫已經消失,也不代表全面的性別解放。

我們都得承認,性工作或多或少仍然包含男人對女人的剝削與壓迫,用金錢交換女人的身體與性,性工作是一種「性別壓迫」。可是對性工作的箝制、將性工作入罪,卻會讓願意(或不得已)靠身體付出勞動賺錢的女人無法翻身、生活處境雪上加霜。從事性工作固然可能是一種不得不的選擇,但卻是「正在從事性工作者」生存下去的方式,那只是一個工作。

悠遊卡的 AV 女優事件所展現的職業歧視,都一再暗示我們應該「支持性工作除罪化」。性工作除罪化,才能有機會創造一個保障性工作者的環境。

同時,我們應該靜下心來反省:我們是不是給不同的性有差異評價,讓性成為一種階層?也就是,某些人的性比較高級、比較值錢、比較不會被譴責。當然,如性工作是工作,每個人在工作上的表現與專業不一樣,得到的報酬必定會不一樣,但是現在的狀況是,性工作者在制度上、觀念上受到不同的差別待遇,那問題就比較大。例如:波多野結衣這樣的美女,從事性工作就是高尚的、令人尊敬的,可是萬華的越南小姐、大陸妹、茶室阿嬤就是城市的毒瘤,永遠得躲在黑暗的角落生存。甚至,還會有些越南妹、大陸妹來到台灣,夫家經濟狀況不佳,她自願出來賺錢,但卻因此領不到台灣的身分證、得不到台灣人的認同。(推薦給你:五分鐘看越南妹的污名建構


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也推出兩款妓念款(圖片來源

一場悠遊卡的AV女優鬧劇,也許新聞過著幾天就過去了。

可是這件事件背後所隱含的「厭女情結」、「性別歧視」、「職業歧視」卻不可以輕易帶過。我希望無限期支持波多野結衣的網友,背後的原因是大家真的支持性工作者、尊敬性工作者,而不是只因為她是波多野結衣。我也希望持反對意見的網友,可以給台灣社會一個好的示範,不要性別歧視、職業歧視,好好地說明你們為什麼反對。


這個月我們與女性影展合唱時代妖嬈的【女巫】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