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上了,就得生?孕育下一代的生命,是女人最得天獨厚的禮物,只是,女人能不能有生不生的選擇權利?一架無人機從德國飛到波蘭這個嚴格限制墮胎的國家,空投兩顆墮胎藥,引起了許多人對墮胎法的關注,一起來看看這項行動!(同場加映:我的陰道我的決定:女人該有權選擇是否避孕與墮胎


攜帶著墮胎藥的無人機

無人機可以用來做什麼?肯定不只是求婚。六月末,一架從德國起飛的無人機攜帶著墮胎藥飛往波蘭。儘管受到波蘭反墮胎人士的威脅和德國警察的干預,無人機仍順利降落。在彼端等待的兩名波蘭女性,吞下了無人機攜帶的墮胎藥丸。

不過實際上,這兩名波蘭女性並沒有懷孕。這場象徵性的活動是為了引起人們對於波蘭嚴格墮胎法律的關注。在歐洲,許多國家都允許女性墮胎,波蘭也曾是其中一個。但從1993年開始,在羅馬天主教的支持下墮胎被嚴格限制。只有在一些特定情況下,比如因強姦或亂倫導致懷孕,或懷孕對孕婦造成生命危險時,波蘭女性才可以合法墮胎。

再窮再不願意,只要懷上了就得生。這樣嚴格的墮胎法律加劇了社會不公,對於經濟弱勢和缺乏資訊的女性尤其如此。而且,即便是在法律所允許的情況下,墮胎要求也可能被拒絕。一名被強姦的14歲波蘭女孩就因受到騷擾和恐嚇而被醫生拒絕提供服務。(推薦閱讀:胎兒畸形能不能墮胎?西班牙墮胎法惹爭議

美國 Jezebel 網站評論這個活動說「太炫酷,不如建立一個安全墮胎無人機戰隊」。而活動的發起方也是一個炫酷的女權組織——來自荷蘭的「破浪女性」(Women on Waves)。


在船上的「破浪女性」發起人瑞貝卡·龔帕茲

「破浪女性」的故事相當傳奇,它由荷蘭一名婦產科醫生瑞貝卡·龔帕茲(Rebecca Gomperts)在1999年發起。之所以叫「破浪」,是因為她們把航船作為一個流動的診所,行駛到不能合法墮胎的國家,為當地婦女提供性健康服務,預防意外懷孕和避免不安全的墮胎。

在創立「破浪女性」前,龔帕茲曾是一名船上的隨行醫生。在途徑的很多國家裡,她發現了不能合法墮胎給女人帶來的巨大痛苦,於是想到了開一艘四處航行的診所幫助有需要的女性。從2001年以來,「破浪女性」曾開船行駛到愛爾蘭、波蘭、葡萄牙、西班牙和摩洛哥。每一次的行動都吸引了眾多媒體的關注,同時迎來的還有抗議。

基於宗教、文化、法律等原因,墮胎在很多國家仍是一個爭議性話題。但龔帕茲認為,如果你相信掌控自己的身體是人最基本的權利,如果你同意女人有權自由處置自己的身體,那麼應該不難明白墮胎就是女性的基本人權。

根據世衛組織的數據,全世界每年都有47000名女性死於不安全的流產,這佔全部孕產死亡率的13%。「眼睜睜地女人死去是全世界的醜聞,而這本來是可以避免的。這更令人出離憤怒。」龔帕茲在一次接受訪談時這樣說。(一起來看:巴拉圭十歲女童遭強暴懷孕:墮胎法,該不該通過?

在「破浪女性」的歷次行動中,她們會與當地女權組織合作,為這些在本地開展工作的組織助力。龔帕茲強調,出航的任務是像徵性的,目的是希望在世界範圍內吸引對女性墮胎權的關注。「登上我們的船尋求幫助的女人們非常重要,但她們並不是我們唯一幫助過的人。借助媒體的報導,更多女人能夠得以了解藥物流產的信息和方法。」

「破浪女性」相信,在墮胎非法和醫生拒絕提供服務的情況下,藥物流產給了女性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可能,它能夠拯救女人的生命。她們提供和發放的藥物主要是米非司酮和米索前列醇,這也是世衛組織認可的、在懷孕九週內效用可靠的墮胎藥。(推薦閱讀:這些女人的流產日記,讓我們從另一個角度看待墮胎

但阻礙女性接受安全墮胎的,不只是法律限制,還有信息的缺失。「破浪女性」還成立了一個分支「網路女性」(Women on Web),在網上幫助女性獲取安全墮胎的知識和提供諮詢服務。它也是一個在線社區,曾有過墮胎經歷的女性可以在這里分享她們的故事,打破禁忌。

「墮胎是那種最好永遠都不要為人知的秘密,人們通常也對此閉口不談。所以為女性提供墮胎服務和教育,而且是不帶羞恥感的、不遮遮掩掩的,這非常有力。」龔帕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