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充氣娃娃的愛好者,社會總會為他們貼上「變態」的污名化標籤。攝影師 Benita Marcussen 用《Men & Dolls》系列照片來為這些男人平反,就如心理學者紀傑克說:「戀物使我們迴避了存有之匱乏。」他們沒有異常,只是和我們一樣,一直在練習著失去,除了性玩具的功能以外,充氣娃娃也可以是真實情感的填補。(延伸閱讀:做自己的心理治療師:簡單四格遊戲,建立你的自我價值

說到充氣娃娃,我們總會對這樣的戀物者貼上「沒有社會化的宅男」、「變態」、「怪胎」的標籤。被扣上污名化大帽子的性少數者,他們的愛難以說出口,他們的性愉悅總帶著見不得人的羞恥感,正是這份藏在陰暗處的迴避,說明了汙名的存在。當我們去端視汙名的本質,終是來自我們對未知和不同的恐懼與焦慮

躲在陰暗處的焦慮


而來自哥本哈根的攝影師 Benita Marcussen 選擇用鏡頭來逐步解構這樣的污名,以不帶異樣眼光的方式捕捉那些與充氣娃娃長期共同生活的男人們。

在拍攝計畫的一開始,Marcussen 透過網路上的私密論壇找到這些充氣娃娃的戀物者,這是一個無法攤在陽光下的秘密,他們深怕被社會有色眼鏡檢視,所以只能藏匿在私密論壇相互討論。在這裡,他們可以暢所欲言,並展示自己娃娃的照片。還有一個虛擬的市場,可以購買和出售娃娃。

這些私密社群對外來者的闖入懷抱著恐懼,「如果被大眾知道,女人會認為我們噁心,而遠離我們,我們就再也無法建立正常的親密關係了。」他們這樣對 Marcussen 表示,經過六個多月的私下接觸,Marcussen 才取得了戀物者們的信任,願意讓她帶著相機去揭開他們與充氣娃娃的故事。(推薦閱讀:以「愛」為名的排斥:沒有愛,我們就無法對人好嗎?

在污名背後的真實情感需求

《Men & Dolls》系列是 Marcusse拍攝的溫柔影像,她希望能夠讓更多排斥娃娃戀物者的人,看到他們地下邊緣的真實情感。

有些人批評這些戀物者只需要一個滿足慾望的幻想伴侶,並對女性「美」的刻板想像極大化, 因為人類女性有缺陷,且有自己的思考能力,男人無法像任意支配充氣娃娃般控制真實女人,所以他們只能選擇把娃娃的外表改造成他們心目中理想的女人,並把這些充氣娃娃當作單純洩慾的性工具。

但 Marcussen 在捕捉畫面時,並不只著重在男人與娃娃的性關係,而是想讓他們在生命底層湧動的愛慾與掙扎,藉由照片敘事來展現

性是慾望的語言,愛是關係的語言,男人與娃娃情感的對話裡,除了性以外,也有愛的語言。

我們對非典型的情慾實踐有著未知的恐懼,所以把娃娃戀物者們都認為是千篇一律的「性變態」,而無法去探究其中細微的孤獨與渴求,所以 Marcussen 用攝影紀實了一般人在清純透明的世界中,難以直視的「愛」。(延伸閱讀:日劇《晝顏》裡的女性情慾:人妻出軌的情感出口

男人與娃娃的故事

「這些娃娃,根據每個戀物者的不同幻想,都有自己鮮明的個性。」Marcussen 說,男人和娃娃之間都有著自己的獨特故事。

這些充氣人偶愛好者們,有的已婚、有的離婚、有的未婚,有的是伴侶早逝,還有些從來沒有與現實世界的女人建立關係。他們雖然有著不一樣的外在與背景,但在內心中卻一樣地渴望愛與理解。

他們也都同樣細心而溫柔地照顧著充氣娃娃:輕輕梳理著她們的頭髮、為她們添購衣裝與化妝品、照顧她們的起居、和她們談話,這些戀物者知道自己並不只是活在妄想裡,而是清醒而真實地愛著幻像的女人。每個娃娃的存在不僅提供了原始性慾的發洩管道,也滿足了情感的心理需求。 (同場加映:梁洛施談《念念》:「你對愛感到匱乏,就努力朝愛走去」

這讓人想起了《空氣人形》的電影開頭,一個平凡的男人下班回家,向一具美麗的充氣娃娃說話。這個男人就像任何一個孤寂的現代人——在封閉自我的同時,又渴望被理解,所以他衍生出熟練的扮演行為。 在這滿佈塵埃的世界裡,男人忠誠地賦予幻想的女人意義,並在生活的斷裂面中填滿情感的細節。

心理學者紀傑克說:「戀物使我們迴避了存有之匱乏。」我們以為戀物者是活在虛幻中的夢遊者,但其實戀物者比誰都明白現實的苦難,所以他們選擇了用替代的填補,來抵消現實的衝擊。戀物者並沒有異於常人,他們與一般人一樣,都害怕失去,並期待擁抱。

可以在龐大的恐懼前嚷讓不算勇敢,真正的勇敢在於能承受擁有的消失,並找到安頓自己徬徨的力量。在這匱乏的世界裡,污名的複製就像以一些刻板的人物形象、事件和警語,來揭示一切的軟弱與憂傷,但人人都有自己的地獄,愛與情慾流動的實踐裏,願不管怎樣的我們都能得到自由。


照片裡的男人在妻子患癌去世後買了這個娃娃,他按照妻子的樣子設計並命名了她。


1986年第一個孩子出生後,Chris 的妻子訴請離婚,這衝擊使他與真實女人相處上產生障礙,他有兩個充氣娃娃,晚上陪他睡覺。


Everard 喜歡把 Rebekka 和 June 帶到後院裡拍照,這時他的鄰居會躲回房子裡。


訂做的充氣娃娃並不便宜,價格在$6,500-$50,000之間。照片裡的 Phil 不得不戒菸一年才買下了 Jessica。 Phil 的朋友們知道 Jessica 的存在,他表示不在乎別人怎麼看自己的這種癖好。


在很多人的印象裡,充氣娃娃不過是滿足奇異性幻想的玩具,但也有些戀物者會把她當作生活伴侶來對待,就像這個男人與自己的三個充氣娃娃合用衣櫃,而後者佔據了大部分的空間和抽屜。

參考資料:來源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