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聊過職場媽媽的弱勢,這次談的是一個專職奶爸在社會會遇到多少困境與冷水?「男人顧小孩」總會引來婆婆媽媽側目、岳父岳母的關心,甚至是整個社會的質疑,如何在這些雜音中靜心聆聽「家庭」真正的需求?一起聽聽小玉與小狼的故事!(推薦閱讀:

受訪者:小玉、小狼


兔寶是小玉和小狼的女兒,目前三歲半,一出生就由小狼在家專司照顧、小玉負責上班賺奶粉錢。一個女外男內的家庭,在現今看似開放的社會會遭遇什麼壓力?夫妻之間又有什麼學習?

(圖為小玉、小狼與兔寶)

小玉:「關於兔寶會交小狼帶,是她還在肚子裡就討論好了,主要原因有好幾個。小狼原本在做社工方面的事情,一直忙於輔導別人的小孩,有天意識到如果維持這麼忙碌的工作,自己的小孩怎麼辦。因為他想知道怎麼帶小孩,所以去上了保母課,上了之後卻發現他不敢把小孩交給別人。由於社工會去感受別人的自我價值是不是處在良好的狀態下,但很多保母是二度就業的阿北阿姨,他們本身因為經濟壓力來做這份工作,自己的狀況卻不太理想,而小孩3歲前是很重要的心智養成期,小狼覺得放心不下。另外就是小狼小時候家人都在做生意,缺乏陪伴,他很在乎擁有平凡快樂的親子關係,所以自己帶小孩也算圓夢。基於剛剛的原因,我們做了很多評估,包含經濟狀況、怎麼跟家人溝通...如果遇到反對的聲音,怎麼調適自己的心態等等,就算我們已經決定這麼做,依舊要尊重親友的善意關心。(推薦閱讀:

即使到現在,還是會聽到旁人的評判。像小狼的大姊覺得男生就是得在外面打拼,不管賺多賺少都要有事業;我爸媽則是站在小孩長大後小狼如何重回職場的角度在思考,他們會問:『這是短期決定嗎?那中長程怎麼辦?』我們的同儕倒蠻能接受,很多人是羨慕我,覺得小狼把女兒帶得很好。

兔寶八月就要上幼稚園了,大家的反應都是問小狼『接下來打算幹嘛呢?』,其實我們有準備生第二個,在小朋友的上學時間,小狼也會有他的安排。

一開始小狼就告訴我,如果我有一絲一毫的疑慮,他就去上班。我沒有懷疑過他到底行不行,只是想像不到以後是個怎樣的狀態,事實上我的選擇就是小狼帶或保母帶,因為我知道自己沒有耐心一直在家帶小孩,我只帶過幾個小時就覺得快起肖了,家裡的事情很多很多。」

Family Walk

(圖片非受訪人/圖片來源:www.GlynLowe.com,CC

小狼:「雖然我有心理準備,但真的帶小孩之後,實際狀況跟想的還是不一樣。現在我和兔寶至少有互動,可是那時兔寶是嬰兒,除了哭就是喝奶換尿布睡覺,大多時間我像在自言自語。上班工作時有個目標,後來天天泡奶做家事,目標是什麼都不知道了。

以前有空檔可以和同事朋友聊一聊聚一聚,尤其同性朋友常約運動K歌,但他們知道你在帶孩子,根本不會找你去。忽然之間我變成一個人,平常都要等到老婆下班才能『講話』,那時我終於理解電視劇不是亂演的:老公回家後,老婆真的會巴著老公說一些對方沒興趣的柴米油鹽。

同時間家人也會帶來壓力,尤其當育兒書上寫的進程跟你經歷的不一樣。有時親友看到兔寶,會說她面黃肌瘦,委婉一點的人會說:「瘦瘦的臉色沒有很好」,好像自己不夠稱職。當你的工作目標不見、朋友一個個消失、家人又給你打擊,實在很難熬。

兔寶這孩子不太需要睡覺,只要早上七點睡到十點就會飽。好不容易哄她睡了,換我睡不著,因為天亮了,到了中午我累了她又醒了...現在都不清楚那4、5個月怎麼過的。每天我都像遊魂一樣,抱著小孩在暗暗的房裡散步6小時,想看她到底睡了沒,發現她在對你微笑...太崩潰了。

兔寶食量小卻很會便秘,所以每天的例行公事包括要用手把便便摳出來。我研究過很多解便秘的招數,即使喝天然黑棗汁,每個人適合的量也不同。在還沒找到解決方法前,兔寶一便秘就大哭,用手摳她會流血,她哭你也哭。加上她常常生病,你會忍不住擔心:『天啊!又生病!這樣是正常的嗎?』,轉頭老婆不在家,那個心情非常茫然。有一天我晾衣服晾到一半哭出來,不懂自己到底在幹嘛?以前聽別人講,你會懷疑有這麼嚴重嗎?就算跟老婆說了,她還是無法全盤理解,所以她的回應好像都淡淡的。

帶兔寶的期間,我不敢跟親友碰面,尤其我的姊姊們會不停地唸。岳父岳母是用關心的角度在講,也一樣有壓力。某次聚會我又被唸了一整天,回家真的是完全放下男性尊嚴,這輩子第一次抱著老婆大哭。老婆終於明白我承受不了,她很堅定的跟我說她支持我,說我帶的已經夠好了,不需要擔心別人的眼光。我很在意她周圍的人怎麼看她,但她說她的同事朋友都是很佩服的。我覺得那次的宣洩很有效,我們開誠布公講了很多,她真心相信我很 OK,兩個人完全放棄不必要的猜測。她是我很大的精神支柱,我也因此有了帶好小孩的信心,知道我們是牽手往前走的。

Baby Father

(圖片非受訪人/圖片來源:Yoann JEZEQUEL,CC

以前你在外面帶小孩,沿路的老人家猜想你是一日奶爸,會忍不住碎碎念。好比兔寶11月生,穿再多路人都覺得小孩穿太少...每天小孩都在家看屋頂,所以我推她去公園看看書、看看天空,但長輩經過就會說現在上班時間空氣太差,不要帶小孩出來;要是兩點多帶兔寶出門,他們會說太陽很大,容易中暑;四點他們就說小孩應該要睡覺;傍晚就說下班空氣不好、小黑蚊多;晚上會有蒙神仔最好不要。我每天都要接受各種陌生人的提醒,還有的會問說:「你太太呢?男人這樣可以嗎?」,把我當成自己的小孩教。就連我想讓兔寶自由在中正廟爬行,也有很多人過來說應該如何如何。所以你真的很需要另一半支持你的作法,你才能放下茫然。(推薦閱讀:

後來比較解脫的另一個原因就是,老婆幫我想到紓壓的方式——參加街頭路跑這個社團:別人跑步,我推嬰兒車去跑!跑步時我得隨時注意嬰兒車,無法一直跟跑友交流,但漸漸還是交到新朋友、接收到大家的正面能量,以及別人對兔寶的正面能量。剛開始我只覺得去運動不錯,後來覺得融入一個團體後終於能自我釋放。」

小玉:「現在這個社會奶爸還不算多,出去遛小孩時媽媽們會留聯絡方式互相認識,但爸爸想出去交朋友,媽媽們還是會有戒心。」

小狼:「以前兔寶跟別的小朋友玩,五分鐘後對方被媽媽叫回家她就開始哭,所以她很討厭聽到拜拜,我都覺得是我的關係,讓她沒辦法有一群固定的玩伴。後來老婆又幫我找到一個親子共學團,大家都是基於『不打不罵不威逼利誘』的共同想法而去,對自己的要求比對小孩的要求高。所以在那裡認識的父母比較像夥伴,也才讓小孩體認到我們這群玩伴是固定會再見面的。透過共學團裡不同年齡階段的小朋友,你會知道自己小孩現在這樣的狀況其實沒有問題。我們在那互相分享,而不是教導別人該怎麼做,吸收之後會明白新一代的教養觀念比較接近。」

Father and Daughter Bonding

(圖片非受訪人/圖片來源:Girlie Redoblado-Saguil

小玉:「爸爸帶小孩也有它的好處,有人會批評,但也有人會覺得男人做這個不容易,上手之後大家會稱讚他,如果是全職媽媽就比較難得到肯定,可能還會問:『整天在家怎麼沒煮飯沒晾衣服?』。在他還沒加入共學團時生活很孤單,很多難處無處可說,像換尿布的地方都在女廁裡面,實在很不方便,所以小狼都想辦法在車上幫兔寶解決。印象中有個餐廳沒有親子廁所,他看有個儲藏室上面有個檯子就趕快把布墊上去處理。」

小狼:「過去不太會注意微小的事物,帶小孩開始會注意到平凡的幸福。也理解到不管你覺得別人的生活另不另類,除非別人伸手向你求援,否則只要祝福人家就好。因為人只看到當下的這一刻,不知道前因後果,路人一個眼神一句話都可能傷害別人。比如抱著別人的孩子時,無心地說:『好小隻好輕喔』,殊不知對方已經花了多少努力跟心思在照顧孩子。我以前幹過這種事,都是自己有了孩子才會注意到對方那一瞬間的表情有多失落。(你會喜歡:

如果要當奶爸,最重要的就是跟老婆溝通好。我認為結了婚還不算真的一體,你上你的班我做我的工作,依然是兩個人。直到有了孩子,遇到很多挫折跟孩子大大小小的狀況、要對抗經濟壓力跟外界眼光...你們的初衷還在嗎?一定要確定夫妻可以同心做這一段,因為這段沒做到,後面的東西都會瓦解。當你發現原來扶持這麼重要,那時你們才真正成為一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