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的第一次值多少錢?在柬埔寨文化中,有許多男人存有「處女迷思」,也因此,處女性交易問題也層出不窮。因為貧窮,母親只好親手賣掉女兒的童貞。來看看這些女孩的故事。(同場加映:「我八歲,我有一個小孩」童婚小新娘的悲歌

離別的時刻來臨,Dara Keo 和媽媽 Rotana 相視而望,淚流不止。電動黃包車緩緩駛達她們位於柬埔寨首都金邊的破舊房屋,來接十二歲大的 Keo 到未知的地點。因為害怕,Keo 止不住地哭泣,母親 Rotana 則因為自知做了一件不堪的事而流淚—她把女兒的童貞賣給一個有錢有勢的男人。

黃包車司機戴 Keo 到一間非法經營的醫療診所,一位受雇於皮條客的貪婪醫生,負責檢查她的處女膜是否完好、抽血檢驗她是否感染愛滋。「他確認我是一個處女,而且沒有染上任何疾病。」現年十七歲的 Keo 回憶說,「然後我就被帶到買我的男人那裡,在那一星期內,他沒有戴保險套就強暴了我好幾次。」(同場加映:2000個被強暴後的勇敢故事

檯面下的處女性交易

國外觀光客或本地人可以十塊或二十塊美金,在首都的酒吧或 KTV 買春。然而,柬埔寨高度地下化的頂級處女性交易,卻是完全不同的樣貌。那些嫖客都是來自柬埔寨政府、軍方、警界的高層官員,或是亞洲其他國家的富豪菁英,他們支付500到5,000美金不等的費用,與處女共度春宵。

處女交易蓬勃發展主要的原因是「文化迷思」,Chhiv Kek Pung 博士解釋:「老一輩的亞洲男人相信,和處女做愛可以得到神奇的力量,使他們永保年輕。處女性交易可以敲詐柬埔寨無以計數的清寒家庭,而且這方面的法規非常薄弱。」人口販賣、買春和賣淫在柬埔寨都是違法的,但是因為政府貪汙、警力吃緊,所以從來沒有人因為嫖處女而被柬埔寨法庭判刑。前英國警探、現為金邊反性剝削顧問的 Eric Meldrum 說,「這些男人一點都不怕,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可以逍遙法外。」

Dara Keo,今年18歲,與家人在金邊的貧民窟租了一間小屋;六年前,Dara 的母親將她的貞操賣給了一位當地政客。

Vannith Uy,41歲,母親 Uy 在女兒18歲的時候賣了她的童貞。

回顧灰暗過往

Keo 和 Rotana,在她們月租十美元的迷你高腳屋裡頭,對我說出她們的故事。屋外嬰孩嚎啕大哭,牆壁隨著人們經過貧民窟搖晃的通道而左右擺盪。現年62歲的 Rotana 很沉默,她說,出賣女兒的童貞是不得己的選擇。(和你分享:巴西女人成為教師要經過「處女檢測」?看父權社會對女體的潛在控制

Rotana 三十幾歲才結婚,相比之下算是晚婚,婚後育有六名子女。她無法早婚的原因,是由於在赤色高棉共產政權統治下,自由戀愛和自組家庭是被禁止的。她的六個小孩中,有三個死於熱病,其餘三個靠她每天微薄的一美元拾荒收入得以溫飽。她的先生酗酒賭博樣樣來。Rotana 說:「他死後留下一大筆賭債,債主在我沒有錢還的時候恐嚇我。」幾個在當皮條客的女鄰居或老鴇便跟 Rotana 接洽,「她答應我,如果出賣Keo的童貞,就會給我一大筆錢。」處女性交易會雇用當地女性來誘騙少女,因為她們比較容易和媽媽們變成朋友。「恐懼和焦慮使我心力憔悴」Rotana 說,「最後,我只好答應了。」

Srey Bopha,今年19歲,兩年前,她的童貞被母親給出賣了,如今,因為 Riverkids 的協助而重獲新生

47歲的 Sothea Oung 和15歲的女兒 Lina Chey,她們站在房屋前合影。Oung 曾經想要出賣 Chey 的童貞,但因為有了 Riverkids Project 的協助,Chey 才得以拒絕母親的要求。(延伸推薦:被撿屍是女人活該?無所不在的強暴文化

這群啤酒花園的女服務生,她們在舞台上一字排開,讓客戶指定坐檯。

在柬埔寨啤酒花園的一角,女服務生等待著客人的到來,她們在這裡提供客人服務,也通常是酒客下手的對象。

完整文章請見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