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媽媽婆婆總是喜歡用一副「過來人」的樣子和我們說話,甚至質疑我們做事的方法?劇場媽媽謝淑靖要來和我們分享他的觀察。如果女人,一輩子只能用付出來獲得認同和自我肯定,失去了這樣的平衡,他們還剩下什麼?(同場加映:一個女兒,兩家新創公司!張瑜珊:「做媽媽,也要做自己」

我一直很好奇,上一輩的女性到底過著什麼樣的日子,於是造就了現在的她們?

當我們成為媽媽之後,最難解的親子問題,常常不是發生在我們跟孩子之間,而是發生在我們跟媽媽或是跟老公的媽媽之間,上一代的親子關係,黏呼呼的影響著下一代。

為什麼婆婆媽媽總喜歡表現自己講的才是對的?

為什麼婆婆媽媽總愛說自己當年過得有多苦?

為什麼婆婆媽媽這麼喜歡干涉下一代的教養?

為什麼婆婆媽媽總是覺得自己的兒女沒有她就完了?

為什麼婆婆媽媽總是看不慣那個兒子身旁的女人?

為什麼婆婆媽媽在仲裁某些事物上總是顯得如此偏心?

為什麼婆婆媽媽總是忘了對晚輩的人生也是需要尊重?

這麼困難的問題,劇場媽媽建議,要從戲劇領域的角色分析著手。

在導演或演員著手剖析角色之前,我們通常會做幾件事:

  • 把台詞反覆地唸,用力揣摩她當時的心情,然後唸著唸著,我們就會開始走進她的內心。
  • 為她的角色行為尋找動機,她這樣說,真實的原因是什麼?最終的目的又是什麼?
  • 為角色建構背景,尋找她生命過程,哪些事件影響了她,導致於她有現在的形貌。
  • 易地而處,同理她的心境,在舞台上為這個角色活一天。

在很多課程跟排練場,以至於人生的小劇場,常常上演這樣的戲碼:在社會的關係上面,我們很親密,比如母子、夫妻、兄弟,但是在情感關係上,我們很悖離,甚至是站在對立面,生活就像一座小到不行的拳擊場,天天上演互毆的戲碼,除非我們解除這樣的關係,才有離開擂台的一天。(延伸閱讀:家人攝影集:24 歲這年,我開始認識老爸

青春正茂的我們,面對新生的喜悅跟焦慮,如何接受那個婦人,不斷的用過來人的語氣告訴我們,三四十年前她的育兒經驗,是多麼老道,多麼可靠!好像我們什麼都不懂,無知可憐,多麼需要她伸出援手。這時的我們,可能憤怒、可能不服氣,更多的時候感到被羞辱、壓抑、否定,感到沮喪、難堪、焦慮。而這時的我們,再無力想到對面的「她們」,心中到底在想什麼。

且讓我們,做五分鐘的局外人,讓自己飛到另一個高度,來看這場世代交戰的戲碼。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當年的她們,在戰爭結束的前後,來到這個世界上。那時所有的秩序正在重建,她們都是父母手中乖乖的女兒,貧或富,都有被疼愛的權利。依循著父母的威嚴,她們漸漸長大,看著辛苦的父母如此努力,她們也希望自己有能力組建幸福的家庭。然後她們戀愛,羞澀的結婚,可能事業還未開花,就走入家庭的藩籬。離開疼愛她的爸媽,走進一個陌生的大家庭,從此扛起一家大小的起居。(同場加映:人生是一幕幕的極短篇:那年,她才十六歲

她不再對工作滿懷抱負,就算出來工作,也是為了貼補家用,無關理想。這個社會的花花草草,她沒有機會享用,她想的總是怎麼讓這個家更好。為了這個願望,她必須脫下她小公主的外衣,把她兒時的夢想收在床底,當老公不在的時候,她要做這個家跟孩子的肩膀,為她的所愛擋風遮雨。慢慢地,她忘了她自己,也曾幻想美麗,她忘了她自己,也享有幸福的權利。沒有人紀念她逝去的青春,慢慢地,變成老公眼中沒有情趣的太太,變成兒女口中嘮叨的媽媽。

然後,下一代的下一代來了,那個美麗的太太生了可愛的孩子,大家都關注這個女人,取代了她們一直以來費盡心思所經營的「媽媽」的角色。在新的一幕展開之後,她發現這個舞台上已經沒有她的位置,人們已經忘了當年她們的含辛茹苦,忘了她們當年為家庭披荊斬棘。她們就像從沙場退役的老兵,世上已無戰爭,她們只能不斷的訴說當年的英勇,而享受著成果的我們,卻根本不想聽。

清晨醒來,她看著身邊躺著感情已淡如水的伴侶,起身看見鏡中逐漸老去的自己,懷想著已經仙逝的爸媽,又念著已經飛奔離開她一心奔向未來的兒女。易地而處,如果妳是她,會不會感到一種悲哀的心情?如果妳是她,會不會想要在她人生最擅長的角色「媽媽」上使上一點力,試著提醒妳,不要忘記我對這個家的努力。(一起來看:當有一天,媽媽老了...

寫到此,我已忍不住哭泣,婆婆媽媽之所以成為世代教養的阻力,成為媳婦女兒的壓力,不斷上演歹戲拖棚的娘家戲碼,只因為無人紀念她們幾十年來獨自吞下的悲哀,而青春已成灰燼,她們還剩下什麼?沒有什麼是她們還能掌握的,手中的一切,就像黑髮漸漸變白那樣,時間不為誰停留。

如果妳,身為現代的新女性,心有餘力,也想解決婆媳問題。請每周花點時間,聽聽她們說小時候的故事,送她們一件美麗的衣裳,尊榮她們是稱職的母親,告訴她們妳會努力,就像她們當年的自己。請她為妳獻上祝福,接下來的人生重擔,就由我們來承擔。然後給她們一片,可以釋放愛心的田地,她們必須藉由付出來自我肯定。因為那個世代,女性失去本家的姓氏,妳/你才成為她緊抓的藤蔓。她把一生的精華,所有的心力,都給了家裡,除了這個家,這個母親的位置,這世上再無她可掌握的權力。

如果妳的婆婆跟媽媽,令妳煩悶不已,去看歸亞雷主演的《重返二十歲》,妳會為她淚流不已。(推薦閱讀:重返二十歲,終於懂的五個人生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