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外表,曾經被他人拿來開玩笑嗎?「我從小對外在的焦慮,不僅僅是來自內在修養的匱乏,更來自早期被大人開玩笑的陰影。」女人迷駐站作家 Chloe Wu 這麼說。我們無法決定自己生下來是什麼樣子,因此,堅定自己的心,讓心發光,才是真正的美。(同場加映:就是要大膽反擊!亞莉安娜、加布蕾絲迪貝、芮妮齊薇格:「我的美,自己定義!」

「哇!妳的耳環都比妳的臉還大了!」那天去買早餐時,老闆娘這樣對我說。

我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離開後在路口等著紅綠燈,我開始想著,如果是以前的我,聽了會是什麼感覺?

我從小就很在意別人的眼光,也非常在意穿著打扮,更在意自己的長相,我非常需要別人肯定我外表。我的母親相當樸實,也不愛打扮,但我從小就非常需要外在帶給我的安全感,一直到接觸心理學後,我才一個個打破外表、裝扮與名牌用品的迷思。(推薦閱讀:美女的臉都左右對稱?其實失衡一樣美

「妳是不是不甘願生啊!怎麼把女兒生成這樣?」這是我有意識以來,外婆曾經對母親說的話,這是一句大人不經意的玩笑話,卻深刻地停留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剛出生的我,毛髮不茂密,皮膚有過敏般的紅疹,沒有新生嬰兒該有的白皙漂亮,沒有新生兒該有的討喜面貌。

但這並不是我可以決定與改變的事實。


(圖片來源

「妳是醜小鴨!」小時候下課時我就常跑到母親工作的地方,有一個叔叔曾經這樣跟我玩鬧。
「我不是醜小鴨!」我很大聲的回應,我那時候,國小三年級。
「妳就是醜小鴨!」他一邊笑一邊更開心地回應我。
「我不是!」我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大聲地喊了回去,就跑走了。

我的心,難過地哭泣著。

我忘了這個人是誰,我也忘了後來是否還有互動,但我一直在心裡緊抓住這句話。對於外表,如果是一個外人的嘲弄,我們都可以輕易地與他們斷絕關係,老死不相往來。但如果是家人,往往需要很漫長的修復與面對,才能擺脫這些玩笑帶來的陰影,而如果妳剛好也在一個媒體文化對「美」是多麼狂熱地膜拜與追隨的環境裡,將更難擺脫這層束縛。


(圖片來源

我記得我小學六年級開始節食減肥,就再也沒有長高了。也記得高中時剪了王菲當紅的超短髮,被同學笑說像小男生,憂鬱了好長一段時間。

後來我終於發現這麼需要仰賴外在的肯定,讓自己感到存在的價值,因為我沒有好好耕耘我的內在。我花了這麼多時間努力變美,卻不願花時間讓自己變好,我願意逛街一個下午裝扮自己,卻不願花時間閱讀、上課,為自己的學養、氣質扎根。(和你分享:「忠於自己,你天生完美!」Lady Gaga 的女人故事

因此我開始學習,也開始更深刻地認識自己。

也因此我看見我從小對外在的焦慮,不僅僅是來自內在修養的匱乏,更來自早期被大人開玩笑的陰影。而我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讓自己一步步地理解,接納外表,在一次次練習自我讚美與肯定中,找回對穿著、打扮的自由,一種不再受限於他人眼光的自由,更是一種逐漸了解自己是什麼特質、是什麼風格的自由,讓自己從他人的言語中解放,而我終於可以輕鬆自在的面對他人,任何針對外在的言論了。

親愛的,這是一個難以避免的成長過程,我們都活在對美崇拜(偏執)的環境中,我們不需要成為 super model,而我們可以透過接納自己的不完美的外在(喔!誰是完美的?),發掘自己獨特的美,找到專屬自己的自信,讓他們的言論像一陣風,而我們優雅自在的感受它,穿越它,更堅定自信地肯定自己的美。(延伸閱讀:內在堅強了,外在的美更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