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禮拜日就是母親節了,你打算怎麼慶祝呢?無論如何打個電話告訴她多想念她吧。作者丁菱娟想起了當年母親給自己的禮物,當年還是小二,她就已經在心裡許下要讓媽媽以自己為傲的小小心願...(推薦閱讀:當有一天,媽媽老了

每個母親,都有一張面容,是刻印在我們心中的。在你心目中母親是什麼樣的形象?有沒有一個面容,一個影像是永遠停格的?我有,我的母親雖然離開我已有十多年了,但一想到她,那個影像就像電影的流動,一直在那裡。母親的面容就是那個停格,那麼溫暖。(推薦閱讀:寫給媽媽的告白信:親愛的媽媽,你可以不堅強

她對我的愛在那一刻,深深的烙在我的心中,成了永恆的一幅畫。

小學二年級換了一位新導師,我心情非常的鬱悶,因為覺得這位新老師大概不喜歡我。我的家境貧窮,穿著土氣,從他嫌棄、不關心的眼神已經透露了端倪。

開學第一週的某天,老師發了小考考卷成績,說今天要先選排長,由座位每一排分數最高的同學當排長,再由六位排長中選一位班長。那天成績單發下來,我是第一排分數最高的,我和其他排的五位同學開開心心的站了起來。老師看著我愣了一下,突然叫我坐下,他說:「丁菱娟,妳的分數我一定算錯了,妳不可能是最高的,先讓第二名的當排長。」

我當場眼淚直直的滴在考卷上,心中又委屈又氣憤。當天回家後,淚眼婆娑的跟母親道出了原由,母親心疼地把我摟在懷中感慨的說:「一定是我們家太窮了!」,因為她已經聽說了有關班上老師的一些為人,接著母親問了我老師的作息時間,雖然我當時完全不懂為什麼。

結果當天,母親把家裡養的一隻母雞殺了,煮了,裝在一個籃子裡。我心中十分高興,因為記憶中只有在過年或重要客人來的時候才可以殺雞,我當時以為有什麼重要客人來,我可能可以吃到剩下的。小時候爸爸問我的願望是什麼,我毫不猶豫的說,吃雞腿配汽水,那時小時候最實際的渴望就是如此而已。

那個難忘的影像就發生在隔天的學校朝會時,當我和全體同學在艷陽下的操場參加朝會時,我遠遠的看見母親的身影走在教室長長的走廊上,她手提著菜籃躡手躡腳地進了教室,見了待在教室的老師。她出來時,往操場的學生望了一下,但似乎沒有搜尋到我,我遠遠的看著她低著頭走在長廊上,慢慢離我遠去,我的淚水融合著汗水,站在大太陽下已經模糊得不知道什麼叫哭泣。

她遠遠的望向操場的那個面容,那種殷殷期盼以及無助的眼神交集在一起,我不忍與她目光接觸,但我記得那個面容。

我回到教室,看到老師的位置底下,一個紙袋裡有一個鼓鼓的形體,我知道那是母親的禮物。老師突然說話了:「丁菱娟,妳的分數上次算的沒錯,妳下星期起就是第一排的排長。」我眼眶又再度濕了。

老師和同學以為我感動得哭了,只有我知道,我人生的第一個排長是那隻母雞換來的,而母親殷殷期盼的眼神是我這輩子持續努力的動力,我知道爾後我要更加的努力,不讓別人看不起我和家人,我要讓母親以我為榮。(推薦閱讀:媽媽,全天下最溫柔的名字

這些年,這個動力一直隱藏在我的心中,在母親節的前夕,我要告訴母親,「我很好,希望妳在天上也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