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主題「女人,妳可以定義自己的美」,我們整理了許多相關文章:非洲女人,美的疼痛你口中的缺陷,讓我與眾不同《女人的房間》攝影集。而作者 KangHao 則想從實際面切入,該如何讓「胖女孩也很美」不再只是矯情口號?我們需要一個差異能舒服並存的社會。(推薦閱讀:別用「秩序」打壓我!偷窺狂與性少數的真實心聲

那天,我收到訊息,希望女人迷的專欄作家們,可以依著三月份的主題「女人,妳可以定義自己的美」來安排作家們的寫作。當然主編並沒有要求我一定要配合,但我一直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中。如今三月已經過了一半,我遲遲未動筆,原因是我不知道身為一個生理男性要如何書寫不同(生理)女人的美,憑什麼是由我來替她們書寫?可是我想了想,我還是決定提出我的看法,來跟其他篇文章對話。

比起「女人,妳可以定義自己的美」,我更想要去問:「女人,妳如何可以定義自己的美?」。

到底那些說「女人,妳可以定義自己的美」的女性主義者,你們是站在什麼立場、擁有什麼條件,今天可以登高一呼說:「女人呀!你們要做自己身體的主人」?難道胸罩廣告,把高矮胖瘦的女孩一字排開,訴求「the perfect body」,女人就真的取得「主動性」了嗎?難道美國模特兒圈,出了一位白斑黑人女孩,我們就可以說「女人掌握了美麗的詮釋權」嗎?我們需要改變的究竟是怎麼樣的性別處境?


維多莉亞的秘密 The Perfect Body 廣告過後,有一群女人自發聚集,
穿上黑背心與內褲,拍攝了屬於她們心目中的 Perfect Body 廣告。
圖片來源

胖女孩也很美,然後呢?

還記得某一次出差,公司讓我搭高鐵去洽公。上車時,我身邊坐著一位穿著藍底白點點洋裝的胖女孩。有搭過高鐵的人都知道,高鐵的座位對於一般體型的人來說,攜帶一個包包或手提行李都還算舒適,可是當時我旁邊的那位胖女孩,卻一副擠得受不了的樣子,她的肉幾乎都溢出座位之外,而擠壓到我的座位。她見我坐下後被她擠壓到多次調整姿勢,便連忙向我說:「抱歉!」,而後緊縮著身子,決定委屈自己,把被她「侵佔」的部分座位還給我。

我相信比起我的不舒服,她揪著身體一定比我更不舒服。當時,我就在想,如果我們希望高矮胖瘦的人,都可以不用因為自己的身形與外貌而遭到歧視,那麼高鐵車廂的座位配置,是不是能夠劃設出一個給身材較為巨大的人,讓他們可以購買「空間拓展票」一類的票券,還給他們一個舒適的旅程?


高鐵座位的標準化,其實是空間權力的展現 (圖片來源:sizzle0209・CC

我們的社會上,各式各樣的空間都非常的「現代」。我們習慣在建築與空間設計中尋求標準化,每個椅子都設計得一樣大,所以「現代人」,其實就是要想盡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讓自己能夠「放得進」那些空間。前面所說的這個過程,就是現代化的過程。人的身體開始有一個標準、人的身體成為需要被控制的對象。可是這跟我們現在訴求「多元差異」的身體是相互衝突的狀況。

胖女孩搭高鐵所產生的不適感,揭開空間設計的黑暗面,它就是直接了當地告訴她:「抱歉,我們的座位就是那麼一丁點大,別人都坐得下,但是妳坐不下去,妳要不要考慮一下該減肥了?」。

這種「成為現代人」的呼籲,其實就是空間權力的展現,就是歧視。我們長期以來所堅信的理性、標準化與單一化等價值觀主導了空間權力,進而產生排除不適合的人的歧視效果。這種歧視的力量很強大,絕非找幾個高矮胖瘦女孩,自信地穿著內衣,拍幾張照片就能有所翻轉。我相信我們是打從心底覺得胖女孩也很美,可是在她的日常生活經驗中,卻沒有讓她覺得身為一個胖女孩有什麼好處,那「胖女孩也很美」的說法,就會讓人覺得矯情。我們一方面說要看見差異、尊重多元,可是卻沒有生產一個足以讓人家得以展現差異與多元的空間。(同場加映:看不見的問題,是因為出不了門

男人總是佔據比較多的空間

我以為這種搭交通工具的不適感,只要是胖子都會有相同的經驗,可是男女仍然有別。

同樣是我自己搭乘高鐵的經驗,當時我買到三人座位的中間座位。我上車時發現靠窗是一名中年胖男人,待我入座後,靠走道竟然又是一名中年胖男人,我便被兩個龐然大物夾擊。他們兩人各自佔據我座位的一部分,我簡直「左右為難」。旅程中,我不斷調整姿勢、移動身體,希望可以找到一個舒服的姿勢,可是真的沒辦法,真的太擁擠了!令人感到不悅的是,我不斷暗示這兩位男士,他們仍然穩如泰山,繼續張開他們的腳、打開他們的報紙與玩起 iPad。

其實一直都是這樣,在公共空間,特別是大眾運輸工具,男人經常都佔據較多的空間。男人坐著時,腿總是張得特別開、報紙也攤得特別開。胖男人更是了,他們彷彿「自動獲得」佔據較多空間的授權。相較之下,藍底白點點洋裝的胖女孩可就沒有兩腳張得特別開,反倒是捲縮起來。一般而言,女人在公共空間中仍然被假設是佔據較少空間的一群人。(推薦閱讀:你聽過 Manterrupting 嗎?

在公共空間中,同樣體型的男人與女人,得到不盡相同的對待。胖男人的身體超越座位界線,但他不必因為有可能會影響別人而調整自己,可是胖女人就得調整自己的坐姿。雖然男女在座位使用上的不平等並非空間設計者的初衷,但我們的社會的確存在著這樣的不平等。

成就另類美的代價

所以,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堅定地做一個「大號美女」所要付出的代價。這不僅是性別議題,也是身體與空間的政治。由於我們車廂座位的單一化設計,即使妳覺得自己很有自信、很美,可是妳還是得買商務艙才可以享受到比較舒適的座位。要是妳沒有那麼多錢,抱歉,妳還是得乖乖地,自己想辦法塞進那對妳而言狹小到不行的座位(階級政治)。


身體與空間的政治無所不在(圖片來源:SkyLuke8 ・CC)

當這個社會所有的制度跟空間設計,沒有一項是對胖女孩友善的情況下,我們對身體自主的呼喊其實就淪為空話。現在,誰都知道要尊重「女性的性自主」、「女性的身體自由」,可是那些胖女孩心裡早就清楚明白,雖然胖也可以胖得很美,可是「瘦不下來」終究還是要付出代價。

這時候,雖然「女人,妳可以定義自己的美」,但是「女人,妳也要付出代價」,抱歉,因為我們的社會很落伍,還沒有進步到可以讓你舒適地做自己。

當妳是胖女孩(或者各種不同身體狀態的女孩),由於空間設計的緣故,妳的生活中就是會有各種挑戰與不便。我們每一次總是會喊「看見差異」、「勇敢做自己」,卻從未打造讓「差異共存」、讓我們可以「勇敢做自己」的社會與空間,那些「差異者」永遠都在適應不屬於他們世界裡的事。(推薦閱讀:別再把胖女孩與瘦女孩放在天秤上:停止用體重定義一個人


(點圖看三月專題:用各個角度談論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