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台北市長柯文哲「未婚女性是國家危機」一說引來熱烈討論,許多人提醒柯市長言論中的性別歧視。這次,女人迷也想和大家一起討論:「未婚女性到底怎麼了?」以及,我們有沒有更好的方法去改善所謂的「國家危機」?言論引來的撻伐或許是一個誤會,可是就是因為有那麼多的誤會,所以我們依然必須為性別努力、為爭取那些誤會下的犧牲者努力,請不要放棄任何可以解開誤會的可能。(同場加映:女人大聲說!連勝文和柯文哲政見及辯論會沒提到的五件事

日前,台北市長柯文哲提到「30歲以上的女性30%未婚,是國家危機」,此一言引發眾怒。網民大舉撻伐柯 P 言論中的性別歧視,不少未婚女性反駁柯 P 管太多。

隔天上午柯 P 出面澄清、改口回應,此發言是擔心未來簽署手術同意書時找不到家屬:「這不是性別問題,而是社會福利問題。我在台大當主任時,常遇到要動手術卻找不到親屬的情形那我們社會福利制度,對於未婚女性在老年時,到底準備好沒?」我們認為他的回應並沒有解決失言問題,反而更直接的坦露這個社會對女性的偏見與對結婚的功能性期待。


(圖片來源

我們推論,柯 P 想談論的是少子化現象,以及老年社會福利制度,但是,我們仍不能同意他針對 30 歲以上的未婚女性發言,彷彿將單身女又推入「敗犬窠臼」。

柯 P 也發表:「每一個沒有結婚的女性,都有對應沒有結婚的男性,不結婚是男女都有問題。」根據社會局提供的數據,目前在台北市35到39歲當中,未婚男性有34%,女性則是32%;30到34歲男性則是59%、女性是50%,整體呈現晚婚現象。(延伸閱讀:

更進一步想,國家安全問題難道男女結婚就能解決?晚婚現象年年高生、許多人寧願選擇單身、以及柯 P 所提及的「動手術找不到親屬問題」,我們是不是有更多可以思考的地方?

在這裏,我想引用柯文哲在 2014 年台北市長候選人首場電視辯論會的發表:「如果我被兩性議題盯的那麼凶,相信之後一定是最注重兩性議題的人。我覺得校園性別平等教育應該從小學國中開始,小時候教育的好,未來就比較不會有性別歧視的問題。在制度面上,像是台大醫院任何公共空間的設計跟改變,都要通過三個委員會:女性、感染、安全。所以未來臺北市政府也可以學習。」(延伸閱讀:

並且,我們提出三點不同意,邀請柯市長與我們一同討論,如何不只注重兩性議題,更注重性別流動。如何不只談男女平等,不只視女性為弱勢來謀求福利與政策,而是正視身為女人、男人、第三性,都應該享有的,「人」的權利。

一、國家危安不能強迫我結婚生子

柯 P 發表論述針對30歲以上的單身女性,也是我們一般認為的適婚年齡,我們在網站上曾經聊過,。那是因為我們相信,我們有不結婚、不生子的自由,如同男人那般,這不是任性執拗,更不是「因為男生可以,所以我也可以。」而是有些人準備好他的人生將要迎接新的生命到來,有些人不曾想像他的生命裡會出現子嗣,有些人渴望家庭,有些人嚮往流浪,並沒有哪一個選項是絕對的正確答案。

再者,即使30歲了,我們一定要匆匆找個對象,在還沒有準備好擔當一切,糊塗地上了床、糊塗的生孩子嗎?生下一個孩子,女人懷胎十月、陣痛無數,承擔這個生命至少18年的光陰,並非每個人都有足夠的能力給予一個孩子完整的生活環境。(同場加映

所謂國家危安問題,柯 P 想說的或許是「因少子化老後無人照顧」、「因沒有伴侶而失去簽署手術同意書的搶救機會」,可是這些如果都和「女人應該生孩子」扯上關係,那是不是就變成變相的恐嚇生子?「你不生孩子,所以我們國家動盪。」除了生孩子,我們有沒有別的解決方案?如果今天在並不完全樂意生孩子的情形下,那個來到世上的孩子,或許體驗更多貧窮、或許未曾能經歷父母的愛、或許看不見任何他來到世上的美好,這樣的社會,相對安定嗎?

二、我單身,不是一種罪名

柯 P 不只把30歲以上未婚女子歸類為國家危安問題,後來的澄清更間接表現了對單身的負面標籤。我們要再一次慎重拒絕社會對單身的污名。我從不認為單身是一種弱勢、是一個下策的選項。「單身」這個字眼,不應該是一種不得不,單身的男人可以是黃金單身漢,我們同樣對自己積極、努力經營生活,我們同樣對事業盡心盡力、有一筆小資產,可是這時,為什麼不稱這樣的女人為黃金單身女,而是剩女?(嘿親愛的

你能想像嗎?2010年當局衛生署署長楊志良先生甚至說過,單身者容易罹患精神疾患。這是一個多荒唐的論述?或許我們能更進一步想,為什麼更多女人選擇單身大於步入婚姻?也許是因為,還沒有足夠完善的企業制度,去供給一個職場媽媽平等的陞遷環境,還沒有健全的家庭觀,去支持女人婚後仍能忠於自己的人生。

撕掉所有汙名的莫須有,無論是女人,男人,或者第三性,你都要相信,你值得擁有更多選項,婚姻、出國留學、打工度假、創業、談戀愛,選項沒有優劣之分,只有哪一種是你嚮往的人生。我也支持所有人,無論性別,你們都能重新體會自己、重新思考你現在的處境對你是不是舒服的、重新從婚姻制度的意識形態覺醒、直至握有自己生活的主導權。單身,不見得是等待交往的狀態,單身,並不是任何人的錯,你是快樂的、自在的、主動選擇單身的環境,只因為現在的你享受這樣的狀態。(推薦閱讀

我想與他人相愛,可是在遇見怦然之前,更想安靜等待,我願意對生活盡善盡美、對自己全力以赴,30歲的單身,不是文明社會的病灶、不是誰的錯,只是我還沒遇到那個他。

、「成家等同於婚姻、婚姻等同於幸福」的狹隘想像

柯 P 說他的言論是「擔心未來簽署手術同意書時找不到家屬」。這不禁使我們想起前陣子蔡依林《不一樣又怎樣》MV,演繹出同志情侶沒有親屬、姻親關係不能簽署手術同意書,因而失去摯愛的真人真事。關心異性戀婚姻,也請惦念婚姻平權,請給他們為愛人留下生命的權利,請別讓他們萬念俱灰的憎恨自己身為一個女人因而無法簽署那份同意書,請別用法律拆散一對在一起生活20幾年的伴侶。在相愛之下,我們有什麼資格這麼做?還給同性伴侶平等結婚的權利,台灣現存「成家等同於婚姻、婚姻等同於幸福」的狹隘想像也將因你真正思考幸福的意義而改變,結婚真的就幸福了嗎?你要的是一段為實現「理想人生」的婚姻,還是一個家?「家」不只是一幢房子,而是一種精神。期待看見,相愛不因偏見而犧牲。(同場加映:

三點疑問,不代表否定柯 P 積極行政的總總,只是我相信我們與柯 P 都看見了,你我不只在社會政策上有更多可以進步空間,對性別的敏感與意識更能影響我們如何善待這世界、及我們被世界對待的方式。這個世界上存在中各式各樣的人,我們都還有好多需要謙虛學習的地方。三點疑問,不只問柯 P ,也問問我們自己,理想中的幸福應該是什麼模樣?犧牲少數人的權益是幸福嗎?走在社會期望上卻未曾替自己努力過的幸福是幸福嗎?30歲得嫁且嫁是幸福嗎?

歸結以上,我想說的是為什麼我們爭取婚姻平權同時又擁護單身權?那是因為,結婚,它是一個選項,我們想確保任何人都可以有通過這條路徑得到幸福的權利,不再把議題放置在男女的二元對立。這個社會,從來不只屬於他的、你的,而是我們的,當然,你的幸福或許不是只有這種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