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跟安室奈美惠最新 MV 《I’m not yours》你看了嗎?當女性主義成了時代琅琅上口的名詞,作者 Kang Hao 想反過來聊聊流行文化裡的女性主義,或許每天都埋首在大眾文本裡的我們,能夠更深入思考女性主義的真正意義:女性主義的精神,並不該是要有什麼樣的定型,一定要是「什麼樣子的女人」才能被稱為「女性主義者」,而是擁抱多元,接受自己喜歡的樣貌

最近蔡依林推出第七支MV《I’m not yours》,與日本歌壇天后安室奈美惠的搭檔,肯定會掀起另一波話題(果然我的臉書一整天都有人分享,讚嘆依林、讚嘆安室奈美惠)。其實蔡依林這張專輯從一開始的《play呸》、《第三人稱》、《第二性》到《不一樣又怎樣》,每一支MV都話題不斷。其中,或多或少都圍繞著性別議題打轉。連蔡依林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也表示:「這次(專輯的)概念的確是講女性主義,就是提醒所有女性對自己不要沒自信,應該要活出自己」。(推薦閱讀:大女人主義:不靠男人,寵愛自己


蔡依林與安室奈美惠合拍第七支MV《I’m not yours》 圖片來源:圖片

一時之間,以往讓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女性主義』,突然成為最炙手可熱、最潮的概念。不過在進入今天主題以前,先說好不打臉,我個人還是非常愛蔡小姐本人,以及她的音樂,甚至還可以跳上一段《play 呸》,如果各位想看的話,我也是絕對不會跳給你們看的(呵)!

蔡依林是哪一款女性主義?

蔡依林說她專輯的概念是在講女性主義,那我們就來檢視她是哪一種女性主義。她在《play呸》中,極盡所能地嘲諷現下種種病態的性別關係(露奶、對身體的要求、拜金⋯⋯),以及假掰的文青文化;在《第二性》中也坦率地表現跨性別者的處境;《不一樣又怎樣》更是虜獲同志朋友們的心,大談特談婚姻平權議題;最新的《I’m not yours》也說出女人當自強、做自己好自在的態度。不過,說到最後這些 MV 終究還是得跟商業掛勾在一起,成為大眾流行文化消費的背景而非目的。(推薦給你:同志愛情的真實畫面:愛,有血有汗

跟商業掛勾在一起會怎麼樣呢?從《愛情三十六計》開始,蔡依林的歌就有意無意地倡導「我要自己掌握遙控器」的這種女性自覺與自主意識,女性就是要勇敢做自己,像蔡依林和劉嘉玲(或陶晶瑩)這一類擁有名氣、美貌與經濟能力的女性就是完美女人。號召姊姊妹妹站起來,以此挽救女性的尊嚴與提高女性的地位。這其實很激勵人心,也難怪她們會受到大量女性與同志朋友的喜愛。女性主義正夯,你不知道嗎?但我不是很願意說蔡依林的女性主義就是包裝,但它就是包裝。

那些歌、那些內涵當然或多或少表達蔡依林等一類女明星對女性意識抬頭的肯認,可是在現實生活中,女明星們又有誰可以拋棄「努力瘦身」、「盡力美容」的身體規訓(當然也不是說女性主義就要又胖又醜)呢?這麼做又是符合誰的審美觀呢?如此一來,得最多利的可能不是「台灣集體女性」,而是蔡依林、是唱片公司、是經紀人。

就像《I’m not yours》的MV一出來,我身邊的男性還是對蔡依林與安室奈美惠的女體評頭論足、打分數,絲毫沒有要理會「I am not your girl... I am MY OWN GIRL」的宣稱與對既有性別權力關係的批判,換得「這 MV 好華麗、好屌」、「安室奈美惠腿好細」、「蔡依林臉不夠像藝妓」等評價。

很多人可以會批評:「女人想要美、想要瘦,錯了嗎?」沒錯!沒錯!只是「做自己」應該是我要瘦、要胖、要醜、要美,是我的身體自主權,干卿底事?可是蔡依林等女明星不同,某個程度她們販賣的是身體美學,一面宣稱做自己、另一面又塑造出「女神模型」讓人追隨。說到底,這一套劇本就是「女性主義=有自信做自己=賣錢」,至於女性主義所應該具備的顛覆性與批判性,在這種邏輯下通通消失了。(推薦閱讀:別再把胖女孩和瘦女孩放在天秤上:停止用體重定義一個人

翻轉性別由每個人做起

當然,我也不是歇斯底里的酸青。但我還是希望各位仔細想想,女性開始談論自己的身體、性,甚至去實踐各種的性、實踐各種性別平等的舉動,我認為都非常好。這也代表女性已經啟動自身,試著去翻轉性別權力關係。就此,我仍然肯定蔡依林在各種性別議題上積極表態的立場。

只是,我們當然不可能因為蔡依林的MV破一千萬點擊率,看著她穿得美美的、腿細細的,在現實生活中女性就真的得以解放,進而改善既有的別權力關係。(推薦閱讀:做喜歡自己的非典型美女

每個人都要問自己,到底是什麼東西讓女性(或男性)無法擁有身體的自主性(我不願直接說是男性霸權)?蔡依林說劉嘉玲是完美女人是什麼意思?怎麼樣的女人是完美?大眾流行文化塑造的是一個怎麼樣「好」女人形象?我們有需要一個完美女人的典範嗎?這重要嗎?如果不重要,又是為什麼不重要?哪種女人可以成為完美女人,而誰不能?為什麼?不完美又會怎樣?(推薦閱讀:他們都想說,女人不只有一種


蔡依林稱讚劉嘉玲是完美女人  圖片來源:圖片

持續問去自己這些問題,等於就是在反省跟梳理那些與自己有關且猶如翻花繩一般的性別關係與性別經驗。唯有如此,才能有所作為地從自己開始,一一去屏除阻擋性別友善到來的障礙。因為不管你是誰、性傾向為何、性別認同是什麼,這些問題永遠都是最大的課題。也唯有如此,我們才能跳脫商業操作的虛假,真正地改善我們的性別處境。(推薦給你:「不只爭取女權,而是兩性都能自由」艾瑪華森聯合國演講全文

好了!我該去練練《I’m not yours》的舞步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