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女權鬥士 Eve Ensler 伊芙恩斯勒首度來台,並在今日(1/10)下午發表了唯一一場演說!來看看女人迷現場直擊的演說節錄,從《陰道獨白》到募款一億美元的 V-Day 組織,協助剛果婦女重建家園的 City Of Joy 計畫,再到終止暴力 OBR 的全球運動,來看女人迷的現場直擊,伊芙恩斯勒又會帶給台灣什麼力量!感動分享

伊芙恩斯勒 Eve Ensler ,著名的女權運動家、暢銷作家與東尼獎得獎劇作家,最有名的作品是《陰道獨白》 The Vagina Monologues ,藉由與陰道對話,點出月經、生產、性侵、壓迫等陰道經歷,展現女性的主體意識,更讓世界正視性暴力一題,此劇在全球 145 個國家上演,用了 50 種語言,影響了上億的觀眾。

「我的陰道是美麗的村莊,有青山綠水;我的陰道是美麗的花朵,有層層的花瓣,有柔軟多變的形狀與皺褶,我的陰道是生命的核心。」

伊芙.恩斯勒被英國《衛報》評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女性,也被美國《新聞周刊》選為150位改變世界的女性,更在TED上發表「擁抱你內在的女孩」演說,1/7-1/13,她接受勵馨基金會邀請首度訪台一週,在 1/10 的下午時分,她發表了唯一一場「從傷痛焠鍊力量.10億人的全球起義」演講。(推薦閱讀:點此看 Eve Ensler 擁抱你內在的女孩 Ted 演講

女人迷也獲邀出席現場,坐在第一排的媒體採訪席上,身後有推動台灣性別意識不遺餘力的尤美女立委、各個不同婦女團體的理事長、以及一個又一個期待性暴力可以終結的面孔,看著台上的伊芙.恩斯勒與 OBR 全球行動召集人 Monique Wilson 一個小時的對談,從最初的起點:《陰道獨白》談到創傷經驗帶來的力量,再到受害者如何原諒的討論,心理有許多感觸,感謝這麼美好的一個小時,給我們帶來了長遠力量。(推薦閱讀:承受傷痛!哥大女學生扛著床墊控訴強暴文化

若你沒有機會到現場,希望透過以下五個節錄,跟你分享在場的感動。

「每個女人都有自己的陰道獨白」

從陰道獨白談起,伊芙.恩斯勒笑著說,自己最初沒想過會寫一部讓陰道說話的劇作,直到在多次採訪經驗後,她發現許多女人提起身體和私處,常用負面的語言形容她們的身體與性經驗,甚至其中一名更因過往曾有性受暴經驗,讓她從此對於發生性行為充滿恐懼。於是她突然覺得「身體甚至陰道這件事,是女人該說,卻從來沒機會說的事。」”Woman never has the chance to tell but it need to be told."

自此,陰道獨白計畫開始進行,伊芙.恩斯勒驚訝地發現,每天晚上都有女人等著要告訴她,她們的陰道故事。而讓她感到傷心的是,有90%的故事都跟暴力、性騷擾、性侵害與亂倫有關。於是她集結150個女性的故事,出版了陰道獨白的劇作。

伊芙.恩斯勒分享某次在美國中部奧克拉荷馬洲表演陰道獨白時,那時候的場地很克難,有位女性在看表演的中途昏倒,一問之下才發現她幼時曾有遭受繼父亂倫的創傷經驗,一直沒有告訴任何人,看著台上的表演太過熟悉與深刻,終於能夠說出自己的故事。

伊芙.恩斯勒於是想,每個女人都有自己的陰道獨白,那何不邀請女人來扮演陰道獨白中的角色,藉由說出自己的故事與傷痛,讓此劇做為治癒傷痛的媒介?那時是 1998年,第一年就出演50場,不同的地方對《陰道獨白》都有不同的詮釋,用自己的方式演出自己的陰道獨白,透過藝術表演點亮中止暴力的契機。“Everyone has the right to adjust vagina monologues in their own way. We use the play to end the violence.”伊芙.恩斯勒無比感動的說。(同場加映:我的陰道我的決定:女人該有權選擇是否避孕或墮胎


金曲獎最佳客語歌手 羅思容表演《陰道獨白》之一:村莊
用中文以及台語穿插表演

「性暴力不是女性議題,而是人權議題」

在陰道獨白之後,伊芙.恩斯勒接著創立了 V Day 組織,從 1998 年 2月 14日創立迄今,以替世界各地婦女組織、超過一萬三千個反暴力計劃募集一億美元。談到 V Day 的理念,伊芙.恩斯勒更直言:「父權思維就像是傳染病」“Patriarchy is epidemic” 父權思維不但頑固又根深蒂固,她這幾年不斷思考該如何進行下一個大膽行動,挑戰父權社會。(事件分享:巴西女人成為教師要通過「處女檢測」?看父權社會對女體的潛在控制

「根據聯合國數字顯示,全球共有10億的女性受暴,每三位就有一位女性曾遭受性侵或暴力虐待。」伊芙.恩斯勒不解地說:「女性是生命力的來源,我們的身體上卻有許多無以名狀的暴力,讓我們厭惡自己的身體,拒絕與它產生關聯。」

「於是我開始想,如果這10億的數字是另一種形象會是什麼樣子?」

2013年,伊芙.恩斯勒帶起另一波全球運動 One Billion Rising, OBR(十億人起義),邀請全世界十億的各地男女一起參與,藉由「跳舞」的形式慶祝身體的重生。伊芙說許多人或許因為過往糟糕的經驗,心靈與身體是脫離的,藉由跳舞,重新與身體產生連結,重新擁抱自己的身體。

第一年,OBR 邀請大家站出來,共有 207 個國家,共一百多萬人,Rising and dancing,第二年,OBR 將方向定位為正義 Justice,尋求屬於身體的正義,第三年,也就是今年,活動的方向則定為革命 Revolution。藉由一次比一次進階的行動終止,改變過往我們認為難以撼動的父權價值觀。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

終止性暴力,是地方議題也是全球議題;
終止性暴力,不只是女性議題,更是人權議題。

(推薦閱讀:艾瑪華森的聯合國演講全文:「不只爭取女權,而是兩性都能自由」

「翻轉創傷經驗,把傷痛淬煉成力量」

伊芙.恩斯勒一生為女權奔走,她沈痛且激動的分享自己在剛果看到的例子,非洲內戰多以強暴作為要脅的武器,非洲女人的性器官遭到無情的蹂躪與破壞,性別歧視、資本主義、殖民主義、種族歧視全像砲彈一樣砸在女性殘破的身體之上。“Sexism, capitalism, colonialism, racism all have been riot on woman's body”到過許多戰地,她說從未有一個地方如剛果一樣讓她心情沈痛。

2007年,伊芙到了剛果民主共和國的 Bukava,長達 13 年的內戰,奪走這個非洲中部國家 800 萬人的性命,其中,好幾十萬名女性,被戰火蹂躪、被強暴與虐待。在飽受戰火摧殘的 Bukava,伊芙建立了 City of joy(歡喜城),庇護身體與心靈都受傷的婦女,協助他們痊癒,找回自己的身體,並把重建生命的能量帶回社區。至今,已有500個女性將創傷變成力量,成為當地的領袖把生命經驗分享給更多人。


圖片來源:來源

「我特別想跟大家分享 janes 的故事,她走過性暴力的創傷經驗,把傷痛轉化成協助他人站起來的力量,一直到現在她的故事都帶給我很大的力量。」

Janes 是剛果無情戰火下的性侵受害者,在醫院治療了九個月她回到了所在的村莊,沒想到等待她的,卻是另一次的內戰與民兵入侵。當時 Janes 的身體已經非常脆弱,卻又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的被強暴性侵(rape,re-rape,re-re-rape),她當時被強迫綁在樹上,只能吃著樹皮以及喝自己的尿,她的叔叔被民兵殺害,屍體就被扔在她的身上。當她被救援團隊發現的時候,她的身體殘破不堪,不成人形,醫生說我幾乎不認得這是個人。

隨後,janes 進入 City of Joy 接受療養與照護,現在的她已經是剛果當地非常優秀的領導者。她撐過性侵的黑暗時期,最慘痛的經驗淬煉出最無堅不摧的力量。她持續用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傷痛,給也在傷痛之中的她們力量(同場加映:平均一天有 92 人被強暴!扭轉印度殘酷現況的漫畫女英雄 Priya Shakti

男孩長大之後,為什麼會變成他們從前討厭的男人?

伊芙一再強調世界必須認清性暴力是個急需被解決的議題!她說這幾天看到以上這支義大利影片,裡頭的義大利小男孩被要求掌幗女孩,他們紛紛拒絕,表示「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男人不該打女人」「這麼做根本不是男人」她雖然欣慰,但也忍不住想

「為什麼這些男孩長大後,卻會變成這樣的男人?」

原因來自父權體系的潛移默化!伊芙指出,男孩小時候的反應是自然而然的,然而在他們的長大過程中,他們被父權社會教導該如何「成為一個男人」,也就是不該帶有情緒、不要表露自己的心情、要表現得強勢、要讓女孩知道誰才是老大。

「我們的社會,能不能正確的引導男孩成為男人?告訴他們,你可以有感覺,你可以哭,你可以不懂,你可以表達情感?」

改變社會影響男孩成為男人的路途,讓男人知道,他可以忠於原本小時候的自己,而不需要成為社會期待他變成的「男人」。(推薦給你:男人真心話:我覺得自己身上最 Man 的地方是溫柔

「第二點,我覺得性教育也很重要。為什麼我們不能談性?為什麼我們不教大家如何成為好的性伴侶?如何取悅對方,讓彼此快樂?」(女人迷也一直在努力,因此我們有了優雅談性說愛的臉紅紅

在與男人女人對談時,伊芙發現許多人對於性經驗的觀感都很差,女人從沒有過性高潮或是美好性愛的例子所在多是,男人的第一次不懂該怎麼性愛,於是只能從A片裡頭學習,強壓到女人身上,於是成了越來越糟糕的惡性循環。伊芙說我們必須讓大家明白性愛是多麽美好的過程,是兩人探索彼此身體的親密時光,也要陪伴與關心男孩成為男人的路途,這兩個方式就是從小而大,用具體行動終止性暴力的開始。(女人迷也一直在努力,因此我們有了優雅談性說愛的臉紅紅

「從受害者的身份裡走出來,就叫做原諒」

伊芙.恩斯勒過往也是性侵與暴力下的受害者,在5歲到10歲間,她曾遭父親性侵與暴力相向,她一度認為自己很髒與不堪。當讀者問起伊芙如何與父親和解,伊芙說:「在我父親在世時,我沒有與他和解,現在他過世了,我更沒有機會與他和解,但在我心裡,我們兩個已經和好了。」伊芙的面色平和,她已經從受害者的情境走出來了,現場響起熱烈掌聲,伊芙接著說

「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我們的社會總是要叫傷痛倖存者原諒?當我們的身體被強行佔有,我們的權益受到忽視,我們該怎麼原諒傷害我們的人?而到底什麼叫做原諒?後來我從自己的經驗想到,所謂的原諒,其實是脫離受害者的身份。」

當我們的社會總用刑罰懲戒來,卻缺乏讓施暴者誠心悔改的地方;當男人做了錯事,卻無需承擔自己的責任;當社會傾向將矛頭指向女人,該怎麼讓人從受害者的身份走出來?

「我想過,如果我爸在世,我不要他進監獄,我不要他被關,我只要他一句道歉,我只要他跟我說,我知道我對你做的事對你造成了傷害,其實我很後悔我做了這樣的是,那就夠了。」

「他做了錯的事情,那是他的責任。但是與我無關,我曾是受害者,但我不是永遠的受害者。」

伊芙透過自身經歷,鼓勵曾有性侵或遭受暴力經驗的人,除了透過心理治療,更能藉由身體療法 Body Therapy,宣洩身上的傷痛,讓傷痛離開身體,重新與自己的身體和好。

「從受害者的身份裡走出來,就叫做原諒。」

沒有人是永遠的受害者,每一個曾經受傷過的女體,都可能是下一個綻放的力量;每一個曾對世界失望的靈魂,都可能是改變世界的契機;每一個陰道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希望未來我們聽到的不再是流淚、性暴力、性侵、壓迫,而是愉悅、性興奮、高潮的體驗。

最後,送給大家伊芙在現場朗誦的詩作的兩個片段,我的革命力量就在我的身體上“My Revoltuion lives in my body”

My revolution is in this body In these hips atrophied by misogyny
In this jaw wired mute by hunger and atrocity
My revolution is Connection not consumption
Passion not profit
Orgasm not ownership
My revolution is of the earth and will come from her
For her, because of her

It happens in stages and all at once
It happens where you live and everywhere
It understands that divisions are diversions
It requires sitting still and staring deep into my eyes
Go ahead
Love.

只需要坐在我面前,看盡我的眼睛,去愛吧,去顛覆,就像不曾受過傷一樣。伊芙.恩斯勒串聯自己與所有女人未被訴說的故事,將傷痛淬煉成最溫柔長遠的力量,撼動頑固的父權體系,打造一個更好的明日。

下一場革命,還很長,但願有你,有我,有所有期待世界更好的你們、我們、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