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中天新聞台的政論節目〈新聞龍捲風〉而爆紅的「太陽花女王」劉喬安近來因為《壹週刊》報導指稱她為高級援交女,而徹底對她的人生產生影響。這一週以來,媒體開始不停揭她瘡疤、各種未經證實的爆料紛紛出籠,劉喬安沈寂了一段時間後,也在自己臉書上發表長達七千字的公開自白信,揚言將對《壹週刊》告到底,這場風暴還沒有結束,輿論持續對著這普通女生施加道德壓力,在媒體戰中我們也看到了許多獵女巫的圈套,這其中究竟存在著怎樣的問題,一起跟女人迷來思考!(推薦閱讀:人人是媒體的時代,你的媒體原則是什麼?

在反服貿運動期間因外型亮麗而被封為「太陽花女王」的劉喬安,近日被壹周刊以香港男子偷拍之錄像直指是高級援交妹,除了報導之外,壹週刊也公布了劉喬安疑似援交的影片,影片畫面中雙方疑似討論到援交的價碼,後因價錢喬不攏而作罷。劉喬安也對此解釋,自己是因為透過友人牽線,為了洽談生意,才與男子相約在飯店,怎知到現場後才發現該名男子想要和她發生性行為,為了能夠順利脫身,當下只能順著該名男子的話對答。事件爆發後,嗜血的媒體開始瘋狂報導劉喬安的過去,把劉喬安塑造成壞女人,大眾也對劉喬安的行為開始進行銳利批評,認為她敗壞社會風氣,全都是咎由自取。

劉喬安昨日發表了一七千字的公開信向大眾說明事件始末,正反兩方的聲音又開始交戰,支持劉喬安者認為單親媽媽維生不易,應該還給她隱私的空間,而反對劉喬安者則認為是她自己沒有注意到行為是否妥當,有失當就不要怕大眾批判。

面對這個不斷在獵女巫的社會,心裡有好多的疑問,難道沒有一個公審的女巫,我們就不知道怎麼愛這個社會了嗎?在這樣扭曲的媒體環境下,我們又中了幾個獵女巫的圈套?(你也會喜歡:太陽花女王與黑紗女:父權社會共犯結構與主流女性主義的侷限

1. 圈套一:太陽花女王想紅就要付出代價,自己都不潔身自愛!


劉喬安在臉書PO文自清

從小茉莉的「我要強姦你事件」到劉喬安說自己「pretty tight.」,壹週刊罔顧新聞倫理,都在當事人未同意的情況下,散播性愛隱私問題來消費女體。在媒體的搧風點火下,社會開始公審劉喬安,大眾隨著媒體起舞,不但不譴責壹週刊屢次使用偷拍影片,還訕笑原來好緊的英文這樣用、太陽花女王好棒棒還有愛國價七折、華幹先知,大眾不斷與骯髒的太陽花女王切割,認爲她自我物化,將女性純潔客體染黃,這也是她成名後不潔身自愛的代價。

但劉喬安在學運期間從未自願登上媒體版面,一切的起因在於彭華幹在新聞龍捲風中對她有不恰當的評論,使得她在媒體報導的追逐下變成公眾人物,這一切都不是她自己的選擇,而是媒體為了自身利益而強行賦予在劉喬安身上的!太陽花女王的名稱始終是媒體自己冠上的,劉喬安在意外爆紅後也未利用此身份來進行公眾活動。

媒體以「學運」形象的純潔造出了女神以後,現在為了點擊率又以聳動的內容來滅神。太陽花女王與家人的關係不好、整形、當小三、被包養等許多未經當事人證實的新聞一再消費著這個普通人,但我們不問媒體的報導的正當性來源,也不問媒體為何可以從女人的性愛中,獲取龐大的商業新聞利益,而是持放大鏡檢視劉喬安這個非自願的公眾人物。

今天不管太陽花女王當下的行為或想法是否恰當,我們都不能高舉著道德的大旗,要她背負潔身自愛的義務,去跟大眾公開解釋性私密,無論她的情慾體現為何,她對自己身體擁有自主權利且向自己負責,而不是向大眾負責。

劉喬安在公開信中說:「我從來沒有以玉女自居,我也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我會跑夜店,喝醉酒會暴走會打人,看到帥哥我也會喜歡,有時候也會主動搭訕。那就是我!一身缺點的平凡女人。」

為何當他們非自願性當上公眾人物後,他們就必須忍受大眾的道德高標準?在大眾前面保持道德完人的形象?我們看著新聞,一起向淪落的女神丟石頭,但我們都忘了關掉新聞後,我們其實也沒有比較高尚,一樣會說謊、在感情上有瑕疵、妄想著財富的手到擒來。或許她的價值觀不是每個人都認同,但尊重個人的選擇,該譴責、該抵制的是連最基本新聞倫理都不顧的媒體,而不是一個跟你我一樣,性格可能有缺陷的普通人。(推薦閱讀:台灣媒體聽著!請放過非自願性公眾人物

2. 圈套二:只有好女人值得保護?壞女人就活該被丟石頭?

劉喬安的自白公開信在網路上公開後,開始有人跳出來爆料裡面寫的都是謊言,企圖告訴大眾劉喬安是個謊話連篇的壞女人,並非自白書呈現的單親好媽媽形象,網路上也有人紛紛支持爆料者,認為這樣的壞女人不值得被保護。但一事歸一事,不管劉喬安本人生活的真實樣態如何,這起事件真正可怕的是媒體的設計手法以及有恃無恐的態度。

劉喬安對於《壹週刊》不當的採訪手法揚言告到底,《壹週刊》方面回應若劉喬安提告,也許對她來說會適得其反。從《壹週刊》的回應,我們可以看出其深知如果劉喬安堅持提告,對於她個人的名譽只會有害無利,因為各種負面爆料不會放過劉喬安,更會把道德壓力重新轉回給劉喬安,也使得《壹週刊》對於自己罔顧新聞倫理的手法更為有恃無恐。

在我們不斷執著於道德正確,並且在把劉喬安塑造成辛苦、有母愛的好女人過程中拉扯,我們會忘了譴責這樣不正確的媒體心態。難道當負面爆料開始重新建構一個打破貞潔迷思與道德框架的女子,「壞了」、「糟糕」的劉喬安,就活該被媒體予取予求嗎?

《壹週刊》正是看準了相較於受到主流社會支持的「聖女」劉喬安,因負面爆料紛紛出籠而形象大傷的「惡女」劉喬安在這場媒體戰中,可用的資源將會少得可憐。挑戰父權規訓的「惡女」劉喬安將永遠只能在父權社會中承受第二次的污名,同屬壹傳媒集團的《壹週刊》以及《蘋果日報》還可以藉著聖女與惡女劉喬安的不同形象交替報導來賺取點擊率,而不會真心反省自身錯誤,向受到傷害的當事人道歉。(一起看看:太陽花女王的媒體獵巫啓示錄:拒絕偷拍捍衛性權益

3. 圈套三:我們不要談這些低下的新聞!還給大眾一個乾淨的環境!

的確眼前還有許多重要的議題需要我們的關注,在訕笑的反面是有另一派的大眾開始呼籲大家要關心其他有水準的新聞。是的!我們必須放棄公開討論劉喬安私領域的生活,尊重她的身體自主、性自主,不再針對「特定的」人物,來期待她保持純潔的女體形象。

但是不代表我們應該放棄針對「性別事件」本身,來做去個人化的「性別」與「性」討論。如果我們不公開討論性別與性的議題,讓大眾有個共識的底線,同樣女體被消費的事件只會一再發生。

我們的社會對性作為議題,很敏感也很脆弱。觸碰到性,就動輒得咎被認為是骯髒、不潔的,但我們如果一直把性藏在陰暗角落裡,性只會更扭曲。台灣人對於性的健康觀念非常薄弱,往往認為A片展演的就是一切,但主流A片內容通常強調男性的征服,所以我們看見了男人在性當中主要追求的是宰制女人,喜歡讓女人受到屈辱或佔有女人,而非以同等的方式相互看待對等關係。

美好性慾的展現需要女人在愛情、溫柔、感官肉慾都克服自己的被動性存在,如果男女之間在性上面仍然具有不對等的尊卑地位,女性永遠無法在性中得到自由,這需要女人可以主動從男人身上滿足慾望,又同時得到男性的尊重,彼此都體驗到屬於自己的歡愉。

當我們永遠不公開去談性與性別之間的關係,只強調一個去性化的乾淨環境時,女體就始終只會被僵化在純潔的身體框架中,一旦跨越界線就會立刻被當成下一個敗壞道德的女巫,獵女巫的行為也永遠不會停止。(同場加映:太陽花女王,喜歡做愛有什麼不可以?

4. 圈套四:性交易是女性自我物化!教壞小孩!

今天很多人會說我們不反對女生談性,但反對性具有金錢對價關係。性交易是女性自我物化的行為,會教壞小孩子。

先就自我物化的問題來談談,「物化」現在常常成為反性交易的主流攻擊論述,認為女性自己都不尊重自己的身體了,還要別人來尊重她?這是倒果為因的邏輯謬論,性交易是個人的選擇,娼妓與客人之間有性關係,並不代表你就可以認為她是骯髒的、任何人都可以唾棄嘲弄,而不尊重她的個人隱私以及性自主。(推薦閱讀:比性交易該不該合法更重要的事:尊重妓女的榮耀 Whore’s Glory

再來只單以物化為理由太空泛了,物化有許多層次:專櫃小姐需要甜美笑容來服務客人,算不算把自己的情緒當作商品?空姐要有精挑細選後的美貌,算不算把外表當作商品?有許多工作都需要身體美學勞動以及情緒勞動,性工作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我們的社會中聖女和娼婦之間界線還在,性工作者不該因為她們的職業而被劃為低下的階級,劉喬安臉書貼出遺書,說活得好累,都反映了這條界線依然捆綁著女人。

劉喬安說:「今天我是一個女人,人家付十萬塊要跟我上床,我是道德淪喪的敗類。今天我是一個男人,人家付十萬塊要跟我上床,社會會對我豎起大姆指!」

從劉喬安的回應我們可以看出男女的身體界線大不相同,當我們譴責著劉喬安不自重時,這樣的批判力道真的恰當嗎?部分女性主義者認為,性工作本身就是父權結構下壓迫女性的社會產物,但是如果我們只單談「身體自主」、「性自主」,而避談「性交易」時,我們會忽略「性勞動權」被污名化後性工作者背後的困境。

我們應該直視性工作所承受的污名,讓性工作得到平反與解放。當我們不自覺複製著職業的階級時,那些跟你我一樣會哭、會笑、會受傷害的性工作者永遠只能活在陰暗的角落不得翻身,既然性產業不可能被消滅,我們何不放下有色眼鏡,去看看那些長期被污名化為「愛慕虛榮、輕鬆躺著賺錢」的性工作者真實困難?

不要再說劉喬安會教壞小孩了!我們迴避著、切割著、嘲笑著,才是真正的教壞小孩,我們連對一個人基本的尊重都做不到,讓對性的污名與恐懼如影隨行,只會助長了媒體操作的可能性。我們必須教導小孩的是正視和分析性污名,否則產生的效果就會是各種「性」的樣貌會在日常中繼續被狠狠打壓,只留下媒體嗜血報導下扭曲的「性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