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我們採訪了中國趁早網的 CEO王瀟以及《非常完美》的男嘉賓夏東豪,帶來中國看世界的觀點;11月,我們為你專訪香港寸嘴女作家王迪詩!被封為香港最犀利直白女作家的她,腳踩高跟鞋踏過中環土地,點評時事,世故卻善良。看過她的專訪,你會發現她讓挑剔的香港人心服口服的魔力,也敬請期待王迪詩在女人迷的點評專欄,將在12月登場!(同場加映:香港作家鄺俊宇寫給愛的12句問答

如果你是香港人,你不會沒聽過「蘭開夏道」;如果你不是香港人,你該開始認識王迪詩這個名字。

2007年那一年,香港信報上出現了「蘭開夏道」專欄。28歲的執業律師王迪詩,腳踏 Jimmy Choo 高跟鞋踩在中環的寫字樓裡,不忘拿筆寫下犀利夠「寸」的文字,辛辣又感性,世故而良善,王迪詩幾乎是一夕之間,在香港掀起「解碼王迪詩」的風暴。

「世上最悲哀的,不是說真話會被打壓,而是有權暢所欲言,卻不敢說真話。」

在連香港人都自嘲「拜金世故」的時代,王迪詩帶領了新形態的雙B(Bourgeois-bohemian)以及「說真話」風氣。在光怪陸離的中環,她看盡了愛情與社會的種種不合常理,依然能在這不完美的世界享受生活,學著用幽默去化解哀愁。(推薦閱讀:在香港,寫下屬於我們的傾城之戀

現實生活中,沒人知道她是誰,王迪詩這個名字,是個只有她自己有本事解開的謎團。儘管曾在埋名寫作四年後公開露面曝光,甚至舉辦近距離 Talk Show,港媒和讀者對於她的性别、年齡、身世總持有懷疑的眼光,他們不相信世上竟有女人如此了解男人,覺得王迪詩這個名字該是集合名詞、共同創作,背後肯定另有玄機。

於是,2007年開始,王迪詩永遠28歲,永遠是一團謎,而蘭開夏道這個位於香港九龍塘的街道,有了另一種象徵。

女人迷特別邀到王迪詩,與她進行了一系列專訪。從王迪詩代表的香港時代意義,聊到香港現下怪現象,再聊到拍拖、婚姻,偶爾撞邪的愛情狀態。當所有人都企圖解構王迪詩,王迪詩說:「有時候,知道不一定要說穿,有才華不一定要顯露,買得起不一定要買,吃虧也不一定要追究。留白是一種優雅。工作如是,戀愛如是,待人接物本應如此。」

Q1. 首先,來聊聊蘭開夏道這麼專欄吧!當初為什麼想用「蘭開夏道」這個名字?

Daisy: 蘭開夏道是位於香港九龍塘的行道,英文是 Lancashire Road,取名自英國蘭開夏郡,我喜歡這富英倫味道的名字,而且這街道兩旁種滿了樹,座落著低密度房子,充滿小資情懷,不像香港大部分住宅區高樓大廈密集的情況。

我專欄裡的女主角王迪詩就是一個人住在蘭開夏道一座三層高的房子,過著 bourgeois-bohemian 的生活。蘭開夏道不單只是街道名稱,更代表著一種情懷、一種品味,所以我選了它為專欄名字,後來亦成為我其中兩本書的名字。

透過「蘭開夏道」,我要表達王迪詩的信念,一個年輕女性處身光怪陸離的中環、面對愛情和社會的種種荒謬,依然能夠在這不完美的世界享受生活,以她的幽默去化解哀愁。(同場加映:拒當乖乖女!香港女人的灑脫魅力

Q2. 蘭開夏道專欄一炮而紅,你怎麼看大眾企圖解碼「王迪詩」是誰的現象?

Daisy: I don’t care。別人怎樣解讀我跟我沒有關係,我一直只是寫我喜歡寫的。在我的生活裡,我就是主角。

我寫作的首四年隱姓埋名,沒有人見過我,坊間謠傳王迪詩其實是男人假扮的,或一群男人集體假扮女人,王迪詩在專欄裡是28歲的,那時也有許多人謠傳王迪詩其實是一個阿伯,或根本不止28歲,我想世上有些人喜歡將簡單的事複雜化。其實整件事由頭到尾都好簡單,我不過把我真心相信的東西寫出來而已。至於為什麼有人認為王迪詩是男人?大概因為他們不相信世上竟有女人如此了解男人,他們認為只有男人才能寫出男人心底深處的那些秘密。其實了解男人真那麼困難嗎?男人來來去去的特點不礙乎陽具指導腦袋,第二是要威要面子。相比起來,寫女人要困難得多,因為女人的心理很複雜。

為什麼有人認為王迪詩不止28歲?因為他們不相信28歲這麼年輕能夠對世情、政治、文化藝術有自己一套的見解,他們以為不是久經歷練是寫不出來的,所以不可能是28歲。

他們也以為一個人不可能既懂音樂,又懂文學,對社會時事又有自己的看法,所以一定是多於一個人的集體創作。這些對我來說只是常識,毋須大驚小怪。從頭到尾都是我一個人寫的,這種小事何須找人幫忙?一個人的思想跟年齡是沒有關係的,四十歲的人可以很幼稚,但有些少年人十幾歲已經很懂事。

再說,許多事情不是必須親身經歷才會有感受的,不一定需要七老八十才有「人生閱歷」。每一個人都可以透過文學、音樂和藝術去經歷別人的人生。(推薦閱讀:專訪跨界音樂家蘇子茵

比如說,我讀中學時聽 Rachmaninoff 就有曾經滄海的感覺,好像跟 Rachmaninoff 一起經歷了他所經歷的一切劫難,音符裡有人生的百般滋味。他的 Piano Concerto No. 2 是我終此一生最愛的樂曲。文學、藝術可以令人的思想更加廣闊、更加成熟。

事實上,我28歲開始在《信報》寫「蘭開夏道」這個專欄,所以王迪詩28歲。我選擇讓她永遠停留在28歲,因為王迪詩所代表的是一種青春的精神,一種愛自己、永遠充滿生命力的精神。(推薦閱讀:愛上自己的人生

Q3. 對於你來說「王迪詩」是誰,你會怎麼形容她?若用三個形容詞說王迪詩,你會怎麼說?


圖片來源:王迪詩 FB 

Daisy: 王迪詩就是我,儘管我的身份證上的名字不是王迪詩,我也不是執業律師,我寫作時為了方便,於是把自己所有的性格喜好全部放在王迪詩身上,因為重新為她想一遍性格喜好實在太麻煩了。以性格而言,王迪詩跟我相似度99%。剩下的1%是什麼?

我比王迪詩更聰明。

三個形容詞嗎?我想一個就夠了,我在家裡有一個綽號叫「颱風小姐」,是姑母給我起的,因為我從小到大行事都像颱風,一旦對什麼感興趣便會一股勁兒栽進去,家人也認為我經常作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行為,常常為他們帶來驚嚇,例如我的母親有天醒來翻開報章,居然看見自己女兒的照片刊在全版報頁上,一看,原來自己的女兒就是「寸嘴王迪詩」,幾乎把我媽嚇死。全職寫作前,我做過八份工作,所以家人喚我「颱風小姐」,來無蹤去無影。

Q4. 你認為「王迪詩」的出現,具備什麼樣的時代意義?反映了什麼樣的香港現象?

Daisy: 這是我不斷在文章裡提倡這個訊息:我們身處一個多變的時代,一個紛亂的時代,別那麼容易受世界影響。不管世界變成怎樣,我也必須保持自己的原則。

香港是一個物質主義的社會,許多香港人為了生活營營役役,有些人為了在職場向上爬會漸漸放鬆原則,變得圓滑,凡事無所謂,但我們絕不能忘記當初的自己。

人要有稜角,不是用來傷害別人,而是不管在中環走得多遠,學到什麼生存技倆,也不能讓自己圓滑再圓滑至連自己都認不出自己的地步,我不想自己變成那種人。

就算那樣可以讓我爬得更高、賺更多錢,我寧願不要。在我的眼中,有棱角的人都有他們的美。就算這樣的個性會讓人在路途上遭遇更多跌跌碰碰,也總勝過失去自己。我想我的作品之所以能引起一些讀者的共鳴,是因為大家心底裡其實都有這個想法,都有著自己渴望追逐的夢想,但為了生活、賺錢,不得不放棄一些原則,內心其實是不快樂的,卻無奈向現實低頭。(同場加映:「妳每一個決定,都是讓蝴蝶振動未來」中國趁早網 CEO 王瀟專訪

我是個看見棺材也不流眼淚的人,我不會跟現實妥協,堅持以自己的方式去過自己喜歡的生活,有些讀者也許覺得王迪詩道出了他們很想說卻不敢、或不知如何說的心底話,所以一直支持王迪詩,跟她共同進退,彷彿是戰友,也是朋友,一同在人生路上打拚。

Q5. 到目前為止,你出了許多不同類型的書,寫小說之餘,有舞台劇及個人 talk show,更在今年出版了講造型的書『style』,和我們聊聊你的書吧!

Daisy:我是一個很「八卦」的人,對世上所有事物都感到好奇,巴不得把全宇宙的奇聞趣事寫個痛快。

過去曾寫過旅遊散文《一個人私奔》,愛情文集《沒有你,不會死!》,職場系列《王迪詩@辦公室》(1-3集)。另外,《我是我․王迪詩》(1-5集)談時事、文化、音樂和生活感受,小說《孔雀男與榴槤女》諷刺知識份子的虛偽,《不是米芝蓮》介紹餐廳,最近還開始寫鬼故事,而那部關於日本在二戰時期侵佔香港的作品亦進行得如火如荼……

至今我最喜歡的作品是《一個人私奔》,很多香港讀者(尤其大學生)告訴我讀過這本書後便停不了,上癮一樣不斷追著我的其他書來看,這可說是我所有作品中最受大學生歡迎的書。這本書記述了我到許多國家旅遊浪蕩的故事,在旅程中經歷或回憶愛情、友情,有著浪漫、青春的情懷。(推薦閱讀:敬有點迷惘彷徨的20幾歲

經常有讀者問我,Daisy,你寫作的題材如此廣泛,怎麼卻不見你寫你的強項?我們等得好心急呀!小妹的強項除了吃,就是扮靚。

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是身為女人的責任,I’m decorating the city,任重道遠啊。

這樣說來,大家一定馬上想到 shopping 吧?Well,購物當然是搜羅漂亮衣服的途徑,但有一件事比購物本身重要得多──style。

穿衣應該有自己的風格,而且不止穿衣,就連吃飯、戀愛、工作、交友,都應該有 style。我想既然要寫,就寫一本既實用又有精神價值的 style book,除了分享買衫化妝等心得,也談如何建立個人風格,令自己變成一個更有魅力的人。(同場加映:女人不只有一種樣子!十個你該追的 Instagram 時尚部落客

如果你想做一個 fashionable 的人,有錢就可以了。只要買來每季最流行的款式堆上身,大爺你就很時尚了。那即是說一個無腦、無品味、無原則的人,只要有錢,依然可以很fashionable。到底為什麼要穿得像一本 catalogue,上癮一樣緊追潮興名牌?那是因為缺乏自信,要靠 logo 來肯定自己的價值。Style 卻是另一回事。

只要有信念,有個性,不用花很多錢也可以穿得 stylish。 穿衣是一種態度。如果歲月是個「神偷」,它可以偷走一個女人的骨膠原,卻絕對不能偷走一個女人的 spirit。

青春,是一種態度,一種信念。名牌可以粉飾一個人的外殼,年輕可以彌補一個人的無知。但你心中的光,名牌燃不著,年齡撲不滅。老了,就不再對生命有所期盼,這是令一個女人變成肥婆奶奶的原因,不要賴煮飯辛苦,不要賴孩子難教,也不要賴老公去嫖。

偷走女人青春的人,是她自己。

曾經有記者問我:「Daisy,你覺得港女穿衣的最大問題是什麼?」我說,香港有些女孩衣著打扮很有 style,在街上碰見她們總忍不住回頭多看兩眼呢。但也有些女孩性格模糊,大夥兒穿什麼就跟著穿什麼,或許有點害怕與眾不同吧。我想這些女孩的問題是不喜歡自己,或不夠喜歡自己。如果你喜歡自己,即使一件平價衣服也可以被你穿出光彩。因為你相信自己有吸引力,衣服只是讓你發揮魅力的玩具而已。

有些人照鏡,總覺得自己的眼睛不夠大,鼻樑不夠高,屁股太大,小腿太粗……數著數著,真覺得自己應該挖個洞鑽進去。抱著這種心態,就算穿上十萬元一件 Dior 也是暴殄天物。其實重點是人,而不是衫。

想將衣服穿得好看,首先要喜歡自己,那包括自己的缺點。我不完美,so what?因為這些缺憾,我才是今天的我。這些缺憾是我獨一無二的標誌,令我在世上無可取替。

如果你喜歡自己的樣子,那就不會在意別人的眼光了。

社會對衣著打扮有許多標籤定型,化濃妝就是雞,穿得 punk 就是壞學生,師奶一定是電細圈鬈髮的胖女人……讓我分享一下親身經歷。我曾經隱姓埋名寫作四年,那時很多人說王迪詩其實是陶傑、倪震或幾個男人假扮的,因為我的觀點很「男性化」,文章也不像「典型年輕女性」能寫出的東西。後來我公開了照片,大家經「目測」後才勉強相信我是女人。

公開露面初期,一份時裝雜誌邀我訪問,要一張我的照片,我給了一張穿黑色晚裝的,肩上一縷雪紡紅玫瑰與大裙襬隨風飄起。雜誌拒絕使用,理由是「太華麗了,不像一個女作家應有的模樣」。

我很懊惱,什麼是女作家「應有」的模樣?爛身爛世?中國人就是有這種毛病,總認為文人應該穿一件破長衫,而且絕對不能有飽飯吃,這樣才夠淒美。也有雜誌要求我拍照時拿一支筆裝沉思、裝文藝,因為「女作家應該是這樣的」。裝沉思裝文藝?你當讀者白癡?(推薦閱讀:請你們,把我們的外貌還給我們

我反問:「女作家為何不能穿得華麗?」只要做好寫作的本份,我無論穿什麼依然是個稱職的作家。我做人的唯一關注是活得爽,我沒有義務滿足別人的期望。我喜歡什麼,討厭什麼,不會因為我的職業而改變。假如有天我不再當作家,我也永遠是我。

普羅大眾時常給某些人定型,最弊的是許多定型都來自電視劇、姨媽姑姐的閒言閒語、有權威而無知識的所謂「opinion leader」,令一些女性失去自信,害怕打扮一旦跟主流的定型不符便會遭到批評。有些女性會因此而戰戰兢兢地穿上「符合自己身份」的服飾,所以世上才會有距離十呎遠已被認出「那個師奶」的婦女。

為什麼家庭主婦一定要穿得像師奶?為什麼主婦不能穿得好看?然而到了最後,我要問的是──為什麼要在乎別人的眼光?(推薦閱讀:當欲望師奶帶帥哥廚師回家:陰性空間的情慾流動與主婦叛逆

在我的生活裏,我就是主角。 我從不「穿得像個女作家」。
我的衣著有人欣賞,有人批評。
但我爽,我痛快,關你鬼事?

Q6. 曾聽你談過「作家的責任,是寫出真心相信的東西。」你會把作家是為「身份」嗎?

Daisy: 寫作是為了從垃圾裡尋找詩意,讓人知道世界縱使千瘡百孔,我們仍有微笑的理由。This world is basically a piece of shit, yet we can write poems out of it.

一個作家的責任,是要寫出他真心相信的東西,透過作品來表達他認為真實的信念,並且令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能夠從作家的文字裡看到自己──真實的自己,這對我來說就是真實。

我寫的小說反映了人們所面對的生活,但當中所提到的人物、情節,並不是現實裡特定對象的形容。「故事」是一個容器,作家用這個容器來盛載他的信念。這個容器和當中的人物、情節是一種創作,但它所盛載的信念不是創作,不是虛幻,而是真真實實,會痛會哭會流血。(推薦閱讀:寫字讓生命更美好的五個關鍵

Q7. 你寫愛情也同樣犀利,你心目中的理想愛情是什麼樣子?是否有你喜歡的一句愛情對白?


王迪詩,三歲

我說一個笑話,他懂得笑,這就是匹配。

「我愛你,但我知道你不愛我,所以我會放手,祝你幸福。」我覺得愛情裡最重要是尊重,不是單單狂呼「我愛你」就不用理會對方感受。(同場加映:是誰先說我愛你?

Q8. 女人迷網站的讀者同樣也見證了台灣社會的種種變動與無常。請迪詩最後也跟我們這群女人們對對話吧!

Daisy:做人的風格就靠兩種「氣」──骨氣和勇氣。一個真正有風格的女人,無論任何環境都能抬起頭做人。有智慧的女人根本不需要名牌。她們穿什麼,那什麼看來就像名牌。

「靚」是一種態度。我喜歡自己,毋須在意別人的眼光。化妝扮靚是一種樂趣,並不為取悅男人。就算五官不美也可以很有魅力。一個字──真。虛情假意的人都很醜,用再多化妝品都沒有救。

每個女人都應該擁有一雙玻璃鞋。不用天賜,也毋須王子贈送,而是憑自己的本事去賺錢買。(推薦閱讀:她們就是名牌!時尚代名詞的五個經典女人


在紛亂的時代,價值散落,從前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現在社會教我們學著向錢看齊。但在王迪詩的身上,我們看見了某種不向時代低頭的擇善固執。想介紹這樣的王迪詩給你,學著讓自己變得圓滑柔順的日子裡,別忘了自己的稜角,其實是多麼美麗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