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日漸強大的南韓,現在是由該國史上第一位女總統朴槿惠領導。身在政治世家的朴槿惠締造了許多第一的記錄,但她的從政之路在看似輝煌的背後,卻經歷了父母親前後被槍殺、變相軟禁、本人遇襲等一般人難以想像的痛苦,但她卻展現了超乎超人的意志力,用最溫柔的力量把自己奉獻於對國家的熱情中。「女人迷政治」的系列文章,想讓大家看見女性在政治領導下的心路轉折與現實狀況。(推薦閱讀原來妳不是這樣,女性領導者的真面目

 

12 歲成為韓國「第一千金」;22歲時母親遇刺身亡,結束法國留學生涯回國,代行「第一夫人」部分職責;27歲時,時任韓國總統的父親朴正熙又遭刺殺,從此自政壇退隱近20年;1997年韓國經濟危機之際重返政壇,連續五次高票當選國會議員;2006年本人遇襲,與死神擦肩而過;2012年,當選韓國首位女總統。

她,是朴槿慧。

朴槿惠在南韓總統選舉中以創下歷史新高的51.6%得票率當選,一年後在執政方面仍得到一半以上國民的支持,甚至支持率比當選時的得票率更高。朴槿惠的高支持率使她獲得了選舉女王的封號。在高支持率的背後,是朴槿惠堅持傾聽民眾聲音的心,不管身在何方,對人民的承諾都伴隨著她,她走訪世界各國時,抵達的第一天都會堅持安排與當地的韓國僑胞見面,而且與同胞見面時一定會穿韓服,讓同胞感受到國家領導人對他們的關心,對朴槿惠而言,如何讓人民感受到安全感和依賴感、為人民創造一個燦爛又務實的未來,是她從政以來不曾忘記的目標和希望。

時時以人民為念的朴槿惠為以男人為中心的南韓政壇帶來一股女性的嶄新力量,許多韓國人認為,朴槿慧同時兼備了溫柔與堅毅的特質:除了有著傳統韓國婦女的安靜、有禮、溫和外,同時也有著截然不同的另一面,她繼承了其父朴正熙的鋼鐵意志。(推薦閱讀:細看朴槿惠!南韓首位女總統

朴正熙十八年的總統生涯中,使韓國經濟迅速起飛,締造了「漢江奇蹟」,但也留下了「獨裁者」的政治評價,使得朴槿慧被政敵譏諷為「獨裁者的女兒」和「政治遺產的繼承者」,在往後的數十年裡,朴正熙的功過,連同鋼鐵般的意志一併留給了朴槿惠承擔。「我既然當選了總統,如果不堅持正確的道路和正直的人生,那將是痛苦的。」這位因沉穩特質和堅定意志而被外界熟知的「冰公主」,就這麼揹負著父親執政歷史的榮辱,成就了女性在韓國政治的新頁。

「冰公主」朴槿惠在韓國政治新頁上締造了五項第一:第一位女總統、第一位未婚也未生子的總統、第一位得票過半數的總統,第一位主修電子工程出身的總統、第一位父女皆當總統的例子。而擁有這麼多政治光環的朴槿惠卻自稱從未身處過夢幻的「公主」生活,因為第一家庭形象的壓力,朴槿惠時常被要求節制自我,在她記憶中,一生最快樂的時光,是小時候隨家人到鎮海的療養所去度假的日子。


(圖片來源:來源

也由於身處第一家庭的緣故,朴槿惠的人生與政治緊綁在一起,母親遇刺後,當時正在法國留學的朴槿惠立即放棄學業,回國充任韓國的第一夫人角色,代行母親原先的政治職責。而在充任「第一夫人」的五年時光中,不僅是朴槿惠實際接觸政治的第一步,也是冰公主鍛鍊鋼鐵意志的開始,朴槿惠曾回憶說,當父親朴正熙遭中央情報部長金載圭刺殺身亡的消息傳來,她聞此噩耗時,第一句話問的是:「南北朝鮮交界有無異狀?」而非父親的狀況,此舉並不是因為朴槿惠不關心父親的生死安危,而是當時她被訓練得凡事都必須以大局為重,只怕父親死後政局動盪,會為韓國帶來重大的災難,所以情感只能被藏匿在政治現實之後。

「不是只有一位,父母親倆都中彈過世——我痛恨這殘酷的現實。洗著沾有父親血漬的衣服,那晚我流了一般人恐怕要哭上一年的淚水。當時我正在度過比死還要痛苦的歲月。」

一路壓抑的的冰公主朴槿惠,因父母先後遇刺身亡的重大變故在她心上留下了巨大的創傷。 但朴槿惠的考驗在父親死後才正要開始,由於政治權力的鬥爭,韓國前總統全斗煥在掌權後限制朴槿惠參加公開活動,變相軟禁了她,且政治圈內開始全盤否定其父朴正熙的功績,「獨裁者、造成地域紛爭的元兇、高壓政治、以軍政壓制個人意識……」肆意誇大的歪曲事實層出不窮地環繞在朴槿惠四周,使得整整六年時間,她都不敢公開舉行父親的追悼儀式。

這一切使得當時只有二十七歲的朴槿惠決心從政治圈隱退,在從政壇退隱的二十年間,朴槿惠彷彿消失在韓國的歷史當中,世間對其不聞不問,但朴槿惠對韓國這片土地的熱愛不曾動搖過,曾有人勸朴槿惠離開韓國,但她倔強地認為這裡是她出生長大的國家,「就算再痛苦、再疲憊,我都會在我的國家裡完成我的人生,並長眠在這片土地裡。」

至今未婚也沒有孩子的朴槿惠曾說過「我沒有父母、沒有丈夫,沒有子女,讓國家更好是我最執著的夢想。」

而這樣未曾放棄韓國的朴槿惠在1997年爆發亞洲經濟危機時,不再因外界的限制和抨擊彷徨,帶著為大韓民國奉獻餘生的使命感,重返政壇,下定決心要走「政治人朴槿惠」這條路,把自己的人生與國家的前途緊緊地繫在一起。

(接下來,繼續看冰公主的成長之路)


圖片來源

在當選韓國總統後回首這些慘痛的人生經歷,朴槿惠坦誠她曾一度陷入深不見底的絕望之中,日復一日在痛苦的煎熬中度過。直到後來朴槿惠才頓悟:「人們之所以變得脆弱和不幸,就是因為對幸福的追求過於執著。人們普遍擁有一個天真的念頭,即不希望自己身邊發生絲毫的不幸,但其實最重要的是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失去自己。」因為暴風雨不是永遠持續的,總有一天會過去,當天晴後就可以重新起航,但如果在挫折當中,連自己都失去了,擁有的東西都不會是真實的,終究會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同場加映:凡事都要求快!韓國人高速進步背後的不快樂

堅持著自我信念的朴槿惠在參政生涯中表現出堅強、獨立、執著、勇敢、果斷等剛性氣質,屢次率領所屬的大國家黨在險中求勝,當大國家黨由於政治醜聞瀕臨絕境,朴槿惠挺身而出擔任黨魁。她走遍全國向人民表達悔改之意,一年之後,朴槿惠成功帶領大國家黨重返第一大黨位置,而被外界普遍認為是個堅忍執著、不畏困難的人。 但在具體施政綱領上,朴槿惠又表現出柔和、照顧弱勢、信任感等柔性色彩,為的是讓每個普通的人民都能擁有生活的幸福感,並改變南韓這在兩性平權方面的表現排名末段,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還不如的國家。

南韓從受到戰火蹂躪的窮國一路蛻變為亞洲第4大經濟體,但在經濟高速發展的同時,很多方面南韓的社會風氣還是相當保守,男性仍主宰了政商大權,女性在國會僅占15%席次,而在民間企業,全國1500家大型公司的主管階層只有12%是女性。女性平均薪資比男性少了幾乎40%,這個差距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當中居第一位。(你也會喜歡:男女薪資差距有差嗎?聽脫口秀主持人妙答

在競選綱領中,朴槿惠將經濟公平和國民幸福提高到首位,承諾政黨女性候選人四十%保障名額、增加社會福利政策、改善南北韓關係、實現經濟民主化、創造工作機會等。韓國政界普遍認為,強調和諧、妥協與溫和的女性領導,將會改變過去韓國社會男性為主的「力量的政治」,塑造嶄新的政治風氣。面對重重的現實挑戰,朴槿惠表示:「建立一個孩子們充滿憧憬、女性可以家庭事業兼顧,實現自己的夢想、窮人和弱勢群體也能擁有希望的國家,這是我現在最大的夢想。」

選出女總統不必然會帶來由上而下的性別平權變革。如同台灣早期許多女性能夠當選議員或立委,是因代替受到政治迫害的丈夫或父親出征,亞洲大多數女性領導人都是政壇中非正常死亡者的妻子或女兒,在政治權力方面,她們與她們的父親或丈夫之間有著某種程度的繼承關係。不少女性從家庭主婦一夕之間變成黨和國家的領導人,老套的寡婦孝女受到原先支持者擁戴的故事,被賦予現代的形式,女性當政表現出濃厚的權力繼承色彩,家族政治遺產成為其參政的重要資本。(推薦閱讀:從歐美看台灣,女人參政讓社會更好

這些問題朴槿惠都被質疑過,雖然男性主導政治的歷史無法抹煞,亞洲女性在得到政治權力的道路上,也無法輕易擺脫男性的影子,但不同的是從政治生涯隱退到重返政治人的道路,朴槿惠展現了自我堅忍的意志與對國家的熱情,當曾經只是妻子、母親或女兒的女性有了多重身份,從依附到獨立,從幕後到台前,從關心柴米油鹽醬醋茶到心懷天下蒼生,從朴槿惠的經歷中,我們看見了原先的政治議題或執行手法,也因不同於傳統的性别元素參與而被賦予了新的面貌。朴槿惠剛柔並濟的女性問政特質,正是其在南韓獲得高度支持的原因之一,每次選舉,朴槿惠都會成就一個故事,如果因為握手太多而疼痛,她都會用繃帶包紮,纏繃帶的手成為其重要表徵

也正是因為朴槿惠這雙永不放棄的手,我們看見了透過長久自我奮鬥而登上高位的女元首,正發展成更有力量的群體,她們代表著女性對於政治的渴望,在溫柔中透著堅韌。

 

女人迷邀請所有女人,讓我們一起發聲,讓改變發生!(一起來!【問卷調查】女人,迷政治!讓我們用選票改變台灣


【女人,迷政治】萬人問卷活動

文字:Hype Lab / Fant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