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說「家」是永遠的避風港,沒錯,但避風之外,我們常常忘記就算沒有風雨的時候,家還是一個我們永遠可以回去、永遠毫無條件地接受我們的地方,我們應該多多想起家的美好,而不是總在離家好遠好遠的時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多麼幸福的被寵愛著。元宵節,回家小團圓吧。

「只有在想家的時候,才痛恨道路為何如此漫長。」

前幾個禮拜結束替代役的訓練,因為要把所有家當扛回家,所以身上行李特別沉重,其他台北朋友們都直接輕鬆回家,當我走到熙來攘往的台北車站時,突然一陣狂風吹起,抬頭看著霓虹燈閃爍,狼狽地把行囊丟在地上,我腦袋閃過的念頭就是:「我現在好想立刻回家。」

大學時期的我都在台北念書,主要生活圈和朋友也都在北部,通常久久才回家一次,電話也是一個禮拜才打,身為不太戀家的人,最近竟然因為開始當兵後,開始很頻繁的想家。

家是一個當你困頓不堪的時候,會思念不已的地方,想回去吃母親燒的菜,聽父親憶當年,在從小睡到大的床上翻滾;但當你一帆風順在拼事業、跟愛人熱戀時,你卻忘記她的存在。當家人打電話時,只會簡單的說:「喔我沒事啦,媽你別再念了啦,掰。」然後匆匆地掛掉電話。(推薦閱讀:長越大離家越遠,十首催淚想家歌單

家是永遠的避風港。因為人就像條船,在社會這個大海中航行。風平浪靜時勇往直前,抵達目的地;然而當驚濤駭浪,狂風暴雨時,就想立刻回到安全舒適的避風港,逃避一切的紛擾和困難。

 

 

平常安逸習慣的我,即使在成功嶺跟大家處的不錯,但畢竟還是軍事化的管理,沒那麼自由舒適,一放假時歸心似箭,巴不得立馬衝回家的擁抱中。之前看受刑人紀錄片,許多硬漢被關監獄都無所謂,但當一看到家人隔著窗戶拿起聽筒時,眼淚也都撲簌簌地往下掉,止都止不住。

從小都住在家的人可能很難想像長時間離家的感覺。許多中南部人在台北念書工作,要開始自己洗衣服,獨立處理許多事情,跟家人的連繫只剩下電話,每次電話中總是會聽到家人說:「有沒有吃飽?甚麼時候要回來?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我們總用沒問題來避免爸媽擔心,但有時掛上電話的時候很想大哭。可能剛分手,被主管罵時,希望回家讓媽媽輕拍你的背,溫柔的跟你說都沒事了。另外有次電話中聽到父親受傷的時候,人在外地不便回家的我,聽完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回去幫爸爸,卻又覺得力不從心,嘴上說不會想家,但其實內心惆悵不已。(推薦閱讀:十封給爸爸的情書

家鄉不也是這樣嗎?大家總是愛嫌棄家鄉的不好,數落台灣的亂象,嘲諷我們是鬼島;然而當人遠在國外時,卻會想念台灣的人情味,方便的生活機能,並且大聲地說出:「我來自台灣。」

去年在荷蘭交換時,雖然短短半年卻實際體驗到想家的感覺。當自己假日出國旅行時,總會忘記台灣的一切,盡情享受當地風情;但當大雪紛飛,一個人窩在房間苦讀時,卻忍不住想一直用 Skype 跟家人視訊,看看大家過的如何,台灣發生了甚麼事。在鹿特丹跟長期在當地念書的台灣人相處,聊起台灣他們總是話匣子停不了,不斷憶起台灣的種種美好,誠實的說他們想家,很想飛回台灣。(推薦閱讀:為什麼我們捨不得離開台灣?

孫燕姿〈天黑黑〉裡這麼唱著:「原來外婆的道理,早就唱給我聽,下起雨,也要勇敢前進。我相信,一切都會平息,我現在,好想回家去。」

我想她唱出許多異鄉人的心聲。

原文同步發表於作者Alex的部落格
喜歡這篇文章不妨參觀我的粉絲頁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