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編按:
上週日,十月五號是婚姻平權革命陣線推動的「婚姻平權,為愛啟程」的彩虹圍城活動。在這場活動裡,作者 Fantine 不只看到了一群爭取婚姻平權的鬥士們,還跟一對兒子剛出櫃的反同志夫婦交換了彼此的想法,在這場婚姻的革命當中,我們想說的是同志沒有不一樣,願每個人都在愛裡自由!(推薦閱讀:愛,沒有不一樣〈男生愛女身〉

「願每個人在愛裡都能自由。」

故事的開始在十月五號彩虹圍城活動的現場。(推薦閱讀:同志權益的勝利!法國通過同性婚姻及領養法案幕後血淚

那對老夫婦很特別,不同於周遭氛圍的激昂與鼓舞,他們從頭到尾都只是靜靜地站在舞台的遠方不發一語,偶爾夾帶些疑惑的皺眉神情,但他們又比誰都專注,始終直視著舞台上短講的每一位講者,目光不曾離開。活動結束的當下,他們卻沒有隨著人群散去。一直站在這對老夫婦附近,偷偷觀察他們的我,在此時與他們的眼神對上了。

被發現偷看他們的我,羞赧地向老夫婦交換了一個微笑,像是開關突然被打開,老夫婦用急促的聲音突然向我拋出了一個問題:「小姐,你是那個嗎?」

「哪個?」對這沒頭沒尾問題感到困惑的我,在理解老夫婦所指「那個」是指「同志」後的我,搖了搖頭。

「那你為什麼會想來參加這活動?」老夫婦又拋出一個問題,此時我心中的疑惑更擴大了,我是不是同志,跟我要不要來參加彩虹圍城,這兩件事之間,並不具有必然的因果關係。不是同志,就不能關心婚姻平權問題嗎?

「我關心這議題很久了,所以我想到現場表達我的支持。那你們呢?」我笑了笑,決定反問這對老夫婦。

老夫婦沈默了好許,老先生推了推老太太,示意老太太向我說明,老太太低聲表示:「前一陣子,我們的兒子向我們坦誠他是同志。一開始我們完全無法接受,他是獨子,從小也很乖很聽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們一直追問他,他也什麼都不說,最後我們大吵了一架,雖然現在和好了,但面對我們的問題,他還是都選擇不回答,一心只想要他變回正常人的我們,卻發現他因為我們變得很不快樂,我們愛他,但還是有很多不能理解的東西,所以我們決定自己到現場來看看。」

聽到這段回答的我,心在瞬間被揪得好緊。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試著用盡我知道的概念跟老夫婦溝通。有時候我們自以為的溝通,常常是在各說各話,沒有定論之後,而做的妥協,但雙方都不知道對方究竟真正期待的是什麼。這次難得有這樣的機會,我們都不妥協,我們都要把我們最想要說的那句話攤開來,然後再把想像力擴展開來,去尋找雙方交會的可能。

太多時候我們習慣了自身擁有的一切,用自己的眼光來看待和評判世界,卻忘了這個世界從沒有所謂的理所當然。翁山蘇姬曾經說過:「真正的自由是無所畏懼。除非擺脫恐懼,否則無法保有尊嚴地生活。」(你也會喜歡:愛,就是喜歡我真實的樣子

願每個人在愛裡都能自由。


「你們沒有不一樣,不需要刻意去迎合誰,我只想要你們做你自己。」

回家之後跟朋友在臉書上分享今天的經過,朋友好奇地問我為了什麼這麼執著於婚姻平權的問題。我想了想,打下了這句:「我相信愛沒有不同。」

柏拉圖在〈饗宴篇〉曾說過:「從前是雌雄同體被切成兩半的,現在尋找另一半,是為異性戀。從前兩半都是女人的,被切成兩半後,尋找的另一半當然也是女人,男人亦同。」

這段話我不同意,同性戀和異性戀不一定都是與生俱來的天性,愛會流動,性別建構也會流動,只是我們愛上的生理性別不同罷了,而不管現在愛上的是同性還是異性戀,我們在情感上的索取是相似的。

我們都期待著這麼樣的一個人,在日常生活裡溫暖著彼此。清晨,摸摸對方的頭,一天從那句「起床啦!」開始; 中午,煮著對方喜歡的拿手菜,飯後為誰洗碗吵點小架; 傍晚,手拉著手去公園散步; 夜晚,窩在對方的懷裡看電影,最後彼此相擁而眠,踏實的連夢也懶得做。這樣的日子算什麼都是從複數開始,還有我們計畫的「之後」裡都有著彼此。(同場加映:為愛發聲!世界各地不分性別的深情攝影集

而為什麼我們要剝奪同志計畫的「之後」裡都有彼此的權利呢?

反同志團體說把同志納入婚姻裡,會破壞傳統婚姻價值,甚至有鼓吹性解放的可能。對於這種說法,我只覺得愛有時候是種最可怕的意識型態,當愛成為一種你我的共同信仰,冠上愛的字眼,我們好像就有了無限的力量,就可以一起無所畏懼地牽引著彼此,走向美好的未來。

但當群體對愛的想像只有一種淺薄的正向力量時,愛也是個太狹隘的可能,都從單一的價值出發,而顯得貧乏。一味鼓吹愛的陽光面時,會使得我們只知道愛模糊的口號,卻不見得了解愛實踐的方式,不了解愛裡的苦痛,可能會讓曾經最感動的一句話成為今生聽到的最大謊言。(值得看看:「家,是用愛打造的」同志養育的孩子告訴你什麼叫愛

而我身邊有好多的同志朋友,為了讓自己的愛受到周遭的認同,會刻意讓自己和伴侶呈現出一種陽光、正向、乾淨的印象,但這時愛的想像開始變得扁平化,而變得單一。

生活不會只是童話,就如同愛裡不會永遠都只是陽光、正向、乾淨。即使被貼上骯髒與不堪的標籤,仍相信的才是愛。同志跟異性戀一樣,愛情實踐的過程裡同樣有著性慾、一夜情、性交易、劈腿、性病的可能,難道因為同志不是你我想像的乾淨、正向、陽光,同志就不配擁有愛的可能?締結的婚姻就沒有價值?

當我們用異常「神聖」的標準去看待同志婚姻,卻忘了同志的愛本質沒有不同,他們有七情六慾,在愛裡也有占有、不貞、嫉妒、摧毀。當愛有了界線,是另一種壓迫的可能。

你們沒有不一樣,不需要刻意去迎合誰,我只想要你們做你自己。

單身的你們,或許還是會被歌詞或電影情節觸動,但卻寧願小心翼翼去等待下個人的到來。又或著相信不愛的愛情,永遠不會變壞。 所以不斷地調情和曖昧,卻永遠不要相愛。有伴的你們,或許忘記了轟轟烈烈的愛情誓言,但卻一直擁有那種在寒冷的日子裡,牽起一雙溫暖的手,踏實地向前走的感覺。

與其不斷找一種「對」的愛,不如找自己適合的、喜歡的人生旅程過。「同志要的很簡單,就和我們一樣。」但不代表同志的樣貌必須都變得一樣。(推薦閱讀:教孩子從小尊重同志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