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以為2014年的今天,強暴這件事應該隨著文明的進步而消失,但根據內政部表示,2012年就有15102件性侵通報,其中還不含犯罪黑數。美國統計91%的受害人為女性。這樣悲傷的事的確一直存在,我們以為離我們很遙遠,但如果緘默,是不是變相的助長了犯罪?聽聽安潔莉娜裘莉發表的「終止性暴力宣言」,什麼是現在的我們可以做的、哪怕是一點點改變也好。(聽聽他們勇敢說:2000個被強暴後的勇敢故事

在電影《黑魔女》中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飾演的精靈梅菲瑟因遭下藥而被奪去翅膀。裘莉說奪取翅膀這個情節就是在暗喻強暴,也就是「黑魔女」被人類男子迷姦而開始一系列的復仇。劇中的黑魔女也演繹出「受創者」的善美被仇恨所侵蝕、直到最後走過內心的風暴的重生。我們知道安潔莉娜裘莉在年輕時有過許多的負面新聞,而如今她已經是六個孩子的媽了,其中也領養了貧窮國家的孩童,除了致力于慈善事業、關懷難民,一直極推動反性暴力的裘莉日前也獲得英國伊麗莎白二世女王肯定,頒發榮譽女爵士,成為好萊塢第一位獲頒這項殊榮的女星。(認識布萊德彼特眼裡最深的依戀:安潔莉娜裘莉

 

2def621545c4366c25111480af72325a.jpg

上個月,安潔莉娜裘莉以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特使身份,與英國外相赫格(William Hague)共同創設「預防性暴力倡議」(Preventing Sexual Violence Initiative),她在「預防性暴力倡議」的會議上針對「終止戰區性暴力」發表演說。以下是我們整理裘莉的發表。

cb2cfb3f885a1db66f014d36f7b706fd.jpg

安潔莉娜裘莉與戰爭性暴力受害者相擁而泣。

強暴不應該被合理化」

裘莉特別指出在戰區氾濫發生的強暴行為,不論是什麼樣的情況,強暴都是不可能被諒解的。

對於這種行為,曾經有人聲稱女人的衣著暴露、或是當女人出現讓人感覺性挑逗的動作、接受陌生人的飲料,那就是她自討苦吃。我們反對這樣的看法,強暴行為被合理、女性的外在舉止反而被污名化,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方式可以使強暴這件事是「有合法理由」的。我們不要再用一個人的外表去譴責受害者,一個女人穿得清涼,就表示她想要?司法、社會都不應該以此去批判受害者是否應該受害。(推薦你看:婚姻裡不會發生強暴?打破強暴迷思!

「如果她們承認了自己是強暴的受害者,她們很有可能要面對更多的暴力與排擠」

美國《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曾提出被強暴的受害女性站出來反抗是一種營造「受害者特權」的觀點,他指責酒後亂性的女大學生把「不自愛」討論成「強暴行為」。

不過我們更想問,難道女人酒後失去意識,就等於告訴他們歡迎來強暴我嗎?沒有任何人會希望把自己受害的可怕經驗攤在陽光下,也沒有人希望用「被強暴」去索取同情。當女人站出來對自己受害的行為進行反擊時,他們常常會受到更殘忍的污名化、更偏激的污辱和輿論,這是我們不得不正視、也不要再忍受的問題。(我們以為這很瘋狂,卻不斷在發生:被強暴不是女人自找的!

下一頁看面對暴力你可以怎麼做?

「面對這些犯罪行為,我們必須讓正義成為常態,而不是苟同、忽視」

這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問題,根據一項新的美國參議院報告,長期以來「性侵案件」的數字都被低報,他們忽略調查、甚至不起訴。有五分之一的女大生曾經在校園裡受到性暴力,但40%的大學都說明他們在過去五年內並沒有收到性侵索賠申報案件。通常,這些事件應該由「大學紀律委員會」做追溯,但他們並沒有做進一步的追查、就如同縱容性犯罪。美國的「公共誠信中心」也表示,這些人大部分沒有受到應有的處罰、也沒有被學校開除,只是用一些輕微的警告或行動禁令去懲罰他們。

面對這樣的問題,我們應該主動尋求協助,當身邊有這樣的情況發生,我們也不要漠視,以保護受害者的方式去尋求正義。

 

 

「妳的否認和沈默是助長強暴行為的兇手」

被強暴是任何人都難以啟齒的事,但是如果我們選擇不說,將會有更多的人受到傷害。

在這裡想和大家分享一則日前的新聞,美國一位女詩人Venessa Marco 在酒吧被一位陌生男子詢問:「你是深喉嚨嗎?」,Venessa Marco 回答他:「你看起來是那種誰都可以吞下的大小。」Venessa Marco 的言論以及她所發表批評「父權制」的詩引起了網路上的正負評價,有人說她的言論措詞不當、用一件事評論所有男性,也有人說他「回答的好」、感謝她說出女人心聲。

在這裡我們看見的是 Venessa Marco 做出了對「言語強暴」的反擊,儘管有些人認為過於偏激,但我們不能否定 Venessa Marco 捍衛女性價值的作為,對於「性暴力」這件事,不論是言語或肢體,我們都應該儘全力保護自己,不要因為害怕問題而退縮。

「我們要告訴全世界,你是性暴力下的受害者並不丟臉,可恥的是那個傷害你的人」

我們想告訴那些從性暴力逃脫的存活者、或是還在性暴力威脅下的人,你們並不孤單,做為一個社會,每個人也許都對「受害者的沈默」有責任,我們應該找到一個管道,去理解受害者、提供他們資源,並且不要讓他們感到二度傷害。對於這些傷害,我們應該抱持著同理心,未必能感同身受的痛,但我們能盡力理解受害人的處境,並且保護他們。(你不能對那些女孩這麼做!憤怒聲援!#Bring Back Our Girls 全球吶喊放奈及利亞女學生回家

 

「如果有一天,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了,我該怎麼做?」

不要馬上沖洗身體、留下衣物上的證據

如果真的不幸遭受侵害,一定要馬上前往警局報案,由可信任的朋友與社工人員、女警陪同,到醫院檢查傷處驗傷,蒐集檢體、毛髮等證據,做好醫療處理後,再淋浴沖洗,切勿在發生事清後,馬上淋浴沖洗、更換衣物或毀損身上衣物,以免失去捉拿犯人的線索。

如果不能馬上檢驗,也要留下與犯人相關證據

毛髮、內衣褲、身上的掉落物(鈕扣、項鍊、手錶、戒指)或其它足資證明的物體類證物,若有性侵後分泌物(精液),儘可能以衛生紙、棉布保存下來後裝入密封的塑膠袋中

撥打 113 婦幼專線

24 小時協助所有受虐待兒童少年、家庭暴力受害者、 性侵害被害者。

 

參考來源:連結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