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邁向第四周了,細數著這幾個禮拜的生活,只能用「兵荒馬亂」來形容:不停修正的企劃案、緊繃的 present、寫到枯竭的訪稿、想不出來的專欄設計。在一再重新來過的過程中,總是苦惱著要怎麼樣才能更好,說實話我說不出「我很好、我很棒」這種話,我所能做的就是睜大眼睛逼著自己思考,看自己還能變出怎樣的文字與想法,這樣被同學戲稱「一點都不輕鬆」的暑假生活,卻意外地在歸途中每每感受到的是滿足,而不是心力交瘁的無奈。

我想這樣的滿足感是因為在女人迷,我終於初次認識了「女性意識」這件事,而女性意識的覺醒,讓我看世界的角度不一樣了,就好像是一個天生就近視的人,第一次配戴上眼鏡之後,大千世界的輪廓因而清晰了起來,而更貪婪地想把這世界摸透一些,收藏這世界美好的不一樣。(更多美麗:15個替女人爭一口氣的珍貴瞬間!

 

 

還記得有一次在討論專欄版面設計時,我問了瑋軒有什麼價值是女人迷絕對不能被改變的,那時候她回答我在女人迷,不管有怎麼樣的商業考量,不能被改變的就是「女性意識」這件事。

當下的我似懂非懂,因為一直以來對我來說女性意識並不是生活中深刻的存在,比較像是周年慶三不五時出現的「女人要寵愛自己」口號,是一種理所當然的定期宣傳,卻不知道內涵該被表現在什麼層面。

從小到大,我的成長環境裡一直都是女生居多:只有姊妹的家庭、有特殊待遇的美術班、男女比懸殊的高中,某方面來說性別不友善的問題沒有真正直接發生在我身上過,到了大學我也還是習慣著自由的生活,我並不覺得女性與男性有著怎樣的不同,除了先天的生理差異以外,我也可以自己一個人出國自助旅行、爭取到自己想要的活動跟實習、為了社會議題跟同學爭論、爸爸幫忙負擔大部分家事、愛向爸媽撒嬌說要一輩子賴在家裡不結婚。(一起思考:性別歧視存不存在? Google 搜尋引擎告訴你

但是到了女人迷實習以後,我才發現女性意識原來沒有那麼簡單,女性意識無法以外在的「物化交換」作為判斷價值的標準,並不是女人走出家庭、有婦女保障名額、男生幫忙做家事等外在性的條件就代表了性別友善,問題核心在於人們無法從內在精神層面自我認知,而大都從外在的物質條件作為判定女性意識的基準。(你也會喜歡:男女平等就夠了嗎?從女性主義課堂上的一個異男談起

很多人說「台灣的女權已經夠高了,還有需要推動女性意識嗎?」對我而言,女性意識並不代表女性要表現得與男性完全相同,也不代表男性要把女性當公主來服侍。隱藏在平等外表之下的是,有許多女性仍然不瞭解自己在所處的位置上,有多少的可能性,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而讓外界的標籤主宰了自己的選擇。

我對女性主義仍有許多的不了解,但實習這段期間,我學會的女性意識第一課是珍惜自己,尊重自己身為女性的自由意志,在能夠清楚認知到社會機制的運作的基礎上,去選擇自己所處的位置與行動。

我的想法是這樣的:以女性是否要走入家庭為例,如果女生並非是處於鄉愿的假性個人自由意志,任憑父權價值的人云亦云去主宰自己的決定,而是在認知到男性所主導的運作層面之後,女生的自由意志即使看似不合某些女性主義者的外在性訴求,自己選擇三從四德又何妨?又如果自己的自由意志選擇不走入家庭,而崇尚情慾自主,有諸多令人不敢恭維的大膽作風又有何不可呢?

我也還想不透的是為什麼具有女性自主意識,某方面來說與注重外表的印象衝突?為什麼愛自拍、畫大濃妝、整形、喜歡穿性感的衣服,往往就會被認為是自我物化的非女性意識者呢?如果這些被認為膚淺的事物,在女性本身的自由意志下去認定值得,會讓自己心情感到愉悅,而能心安理得地正視自己為獨特的存在,再也不想要成為他者,放心地把自己交給自己,對現在的我而言,就是一種女性意識的表現。(同場加映:當女人好幸福,別讓性別刻板印象否定妳的美!

在這個世界所給我的認識上,理性體察現實後,我認為我是自己自由意志的主人,我掌握了我自己,於是我自由地選擇我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行為。

這樣的世界或許還是個理想,對現在的我來說女人迷正在試著去營造這樣的網路訊息環境,讓女人不再以外界眼光刻意裝模作樣,身為女性的存在不是來自於別人的肯認,而是由自我的自由意志塑造,很安心的不迎合任何人,平實的表述自己,既然無法討好每一個人,就讓自己覺得自己討喜。(推薦閱讀:Be proud to be a Woman,我的身體我做主

「Women are many, and you are the only.」

女性意識比得不是條件,沒有大是大非,珍惜自己的自由意志,就是女性最美的姿態,而我也還在女人迷裡持續探索、學習著這件事。(更認識女性意識:女權主義老是要求特權?當女權主義變成負面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