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我們在很小很小的時候多少都幻想過要成為畫家、音樂家、籃球員、明星,後來慢慢長大了,父母和現實告訴我們這不太可能,於是我們放下手中的畫筆,開始學心算,不再參加歌唱比賽,只敢在浴室裡偷偷哼歌,然後打一支安全牌的人生,可能沒有因此而不快樂了,只是或許措失了可以更快樂的機會。你有沒有想過?你可以擁有不一樣的人生。如果當年你的國文老師不要阻止你在偉人的照片上塗鴉,如果當你在台上唸出作文時同學沒有恥笑你的太空夢,如果你沒有放下你的畫筆,有沒有可能,現在的你,已經超乎你的想像了呢?(推薦閱讀:不談夢想的夢想實踐家:林弘全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創傷,而我相信面對創傷最好的療癒方式就是書寫或是重述

 

是的,別看我是插畫家,好像畫圖不是難事,但是我坦承有藝術創傷

小學時,我是班上和老師公認畫圖不錯的學生,教室後面布告欄貼的有一半都是我的圖,但是,某次在班上遭到老師公開的譏諷,從此烙下嚴重的「藝術創傷」,這麼多年來,碰到無數的人,大家都有相同的「藝術創傷」,也對藝術敬而遠之,「我不會畫啦」、「我畫不好」、「我是藝術白痴」、「沒有藝術細胞」等都是這些人的標準推託之詞。(推薦閱讀:荷蘭的孩子為什麼這麼快樂?

本是善良單純的孩子,自從那次的屈辱,彷彿在路上被人打倒了,從此以後,我再也不能夠把自已拼回原狀,少了一塊,我終生尋尋覓覓,仍舊找不回⋯⋯。我曾以為自己能駕馭這個世界,能左右自己的一切,只是有人總是會反對,你問我是誰?唉,不談也罷,罷了,總之,我就走出去了,走出家門,去了外面的世界,然後發生了許多事,遇見許多人,有好人,也有壞人。
對啊,壞人,壞的讓我想起來就牙癢癢,於是我被打倒了,身上少了一塊東西,我不知道那是什麼,總之就少了一塊東西。(推薦閱讀:你不需要總是堅強:五個面對脆弱的方法

 

後來有次看到某作家在某文學雜誌上,談及小學時受過的「藝術創傷」:美勞課要畫「最喜歡的動物」 ,他向同學借來十幾支尺,認真地想把大象溜滑梯,按照原尺寸畫下來,可是老師卻叫他重畫,他卻執意不肯,最後老師說了「搞什麼大象啊!」,惡狠狠地打了一巴掌,結果這位作家哭了,還決意轉學。而他的「藝術創傷」非常深:往後不肯踏進美術館半步,因為連不小心經過美術館都會膽顫心驚,怕裡面有人會跳出來打他一巴掌。(推薦閱讀:孩子犯錯時,這三句話千萬別說!

還記的那支廣告嗎?小學老師發給每個同學一張畫紙,要大家畫「最喜歡的動物」,有人畫獨角仙、長頸鹿、哆啦A夢,但有個小朋友一拿到畫紙,就把畫紙全部塗黑,然後立刻舉手要第二張畫紙、第三張⋯⋯。
老師覺得這個小朋友有問題,於是請他的父母來,但他們也不知道孩子怎麼了,於是請來醫生和教授,沒想到大家束手無策。 小朋友後來住進醫院,但他還是一直畫,還是黑鴉鴉的一大片。(你會喜歡:孩子教我的十二堂課 第七課:相互尊重

有一天,老師發現小朋友的抽屜裡有一個拼圖,他突然想到了什麼,拿著拼圖就往醫院跑。影片最後是在體育館,老師、父母、醫生、護士、教授都來了,他們把小朋友的畫一張一張拼起來,最後他們拼出了一隻巨大的鯨魚,一幅按照實際大小尺寸畫出來的圖畫。(我們要學會:給孩子自由

可是,這些年下來,儘管受到委屈,我還是沒有一刻放下畫筆,我用創作抵抗外界的質疑,面對我的創傷,我知道想要走出去,就得好好療傷。

唐立淇老師說「整個七月都是對抗魔頭的好時機」,七月還剩十天,好好面對吧。

 

面對自己,你可以更勇敢

〉〉把夢想的感覺拉大!越大越好!
〉〉豁出去!真正的世界在舒適圈外面
〉〉你會怎麼畫你的人生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