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站在鏡子面前仔細觀看著自己的身體嗎?人們習慣被觀看、被注視,卻很少時候真正凝視著自己並且感到滿意,我們已經太習慣透過別人欣賞我們的方式來理解自己,女人迷理解的美是:美的東西使我們感到「賞心悅目」,如同字的排序,先看見了對方的心、內裡的質地,從而將飽滿的意義轉移到注視他的眼神,我們認為勇敢的人很美、女人為孩子剖腹留下的痕跡很美、青春期留下的痘疤很美,那些深刻你生命的事,使你成為一個更完整的人。(推薦閱讀:女人,妳其實比妳想像的美麗)

 

「女人的皮膚最神奇之處,在於它是一座永遠不會消磁的記憶庫。皮膚的每一個細胞都儲藏著女人的回憶,一定要面對這些細胞裡頭的過去,讓這些儲在裡頭的情緒與問題經由每天的觸碰得到安慰與一點抒發,日子才能繼續過下去。」-李維菁《我是許涼涼》

人的身體是很奇妙的構造,好像每一處都有靈魂,你的手用來寫字、嘴用來親吻、耳朵用來傾聽,身體的每個局部都有各自的情感功能、秘密與記憶。

一群芬蘭的社會藝術家為一群女人發表了幾張摩登的泳裝照

monokini-1-650x486.jpg

monokini-5-650x487.jpg

「這些疤痕藏著一些痛苦的記憶,也是我勇敢過的痕跡。」

monokini-3-650x487.jpg

「我不想隱瞞,不想停止游泳,不想接受整容手術,在沙灘上如果還要攜帶著塑膠填充物那會讓我感覺很不自在。」
(你會喜歡:安潔莉娜裘莉的勇敢切乳抗癌宣言

monokini-4-650x487.jpg

我想要感覺自由,就像我曾經擁有過的那樣。」

這一系列藝術作品肯定的不僅是一群帶著戰績的女人,更是所有女人的身體。我們可能有缺陷、也許受過傷,但是我們愛自己的模樣,很美。(推薦閱讀:15 個替女人爭一口氣的珍貴瞬間

20 世紀中期的女性主義攝影家漢娜・威爾克( Hannah Wilkes )也曾透過鏡頭發表了一系列「女性傷痕的身體書寫」,除了反抗文化體制對女體自主的壓制和男性為女性編制的「美麗符碼」,也忽告人們對女人內在和精神的關切。

602802772b4fe085eac22523443a2f9e.jpg

這裡用身體上的汙點拒絕男性觀看的角度,顛覆了女人的身體要「男人看起來舒服」才是美的權力結構。什麼是美?由創作者自己主宰。如果他人「主觀的快樂」已經迫使我們成為某種取悅眾人的樣子,開始思考怎麼做自己身體的原創吧!(做自己的主人:從女孩到女人,愛上自己的六種不完美

 

909243eebc4f6b90a6c08176cee60435.jpg

漢娜・威爾克也記錄了母親晚年及自己癌症末期的模樣,我們直觀影像中人物的痛苦,甚至感覺到心酸、經歷了他人的生命,她展示了一個男性一定不會喜歡、但完全根本的屬於「我自己」的身體,漢娜・威爾克從對女性生命的真實體驗,來重建女性的存在意義和價值。(你會喜歡:2014 年女人可以活得多不一樣?讓她們告訴你

我們真正凝視過自己的身體、甚至是身體裡的力量嗎?你的善美是無法取代的,因為你擁有別人沒有的疤、那些疤就像刺繡一針一線,縫合出獨一無二的燦爛。

 

 

圖片來源:圖片圖片圖片圖片圖片